2032年奥运会 七个瞬间

七个瞬间
七个瞬间 | © DOON 東

由七个瞬间看2032年奥运会,玩味科技“导演”的黑色幽默。

  孙羊在泳池完成第29次转身后,暂时排名第二的智利选手阿莱航德罗还刚刚在旁边泳道朝他的方向游来。当这场1500米自由泳决赛还剩最后50米时,孙羊起码领先了5秒。但他丝毫没有懈怠,反而游得更起劲了:因为那道代表着世界记录、由激光投影出来的金线,就在他身前不远处。这是2032年奥运会首次采用的新技术:历史以具象的方式参与了当下的竞争。

  首次派出一个改造人参加奥运会网球比赛的机器人代表团本有机会赢得一枚金牌,可惜事与愿违。通过3D打印技术及无机物制造的改造人“R2DII”在网球男子单打比赛中一路杀进决赛:他的核心处理器能够在三百分之一秒内分析来球的速度和进攻角度,并针对对手的特点击出准确而致命的球。事实上,他也赢得了决赛:6:0和6:1(唯一输的一局还是因为执行了“安慰对手”程序),把世界排名第一的人类打得落花流水。但R2DII的设计者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因为缺少小便程序模块,R2DII未能通过赛后的尿检,因此失落金牌。

  他并不是保安——尽管这一刻,他正牢牢盯着眼前的十六个屏幕。的确有那么一点像监控录像:这十六个屏幕上的一切同时发生,它们是同一时刻的不同空间切面。这是2032年奥运会的电视观众观看足球转播的方式:仿佛一个多镜头录像装置,十六个不同视角的转播镜头并置在电视墙上——俯拍镜头适合展现队员的运动路线,平行跟随最后一名防守队员的推轨镜头则可以用作清晰地判断越位,还有教练及看台上嘉宾的表情镜头以及专门重播慢镜头、仿佛总是沉溺在回忆里的那一屏——他同时观看着这一切。他最爱球网内侧的视角:每当进球时,它高潮般的震颤仿佛在证明先前的等待都是铺垫。

  第一次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的高楼走钢丝比赛中发生了巨大争议:一路领先的法国走钢丝选手菲利普·格朗在大幅领先接近终点时突然停下脚步,他从裤兜里掏出iPhone 12s及特制手机支架,将之固定在平衡杆一端玩起了自拍,甚至在连发三张Instagram后都没有其他选手超越他,随后,他才慢悠悠走向终点。四位裁判一致认为结果有效,因为走钢丝比赛项目规则中并未有禁止运动员使用手机的条款;但舆论普遍谴责这一不尊重对手的行为。

  2032年奥运会太空分会场的自由体操项目是在一个10立方米的银色光空间里举行的。在失重状态下,宇航员的翻腾和转体就像慢动作般飘逸舒展。俄罗斯宇航员的表演主题是“身体之诗”,用身体的姿态模拟俄文字母,可惜评委多数不懂俄文。略显荒诞的是,采用同样表演主题(“身体之诗”的难度系数是3.3,是当时难度系数最高的太空自由体操动作)的英国宇航员却夺得了冠军——他戏仿了奥斯卡·王尔德的诗句“我们都跌进了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并将之置于新的语境中:“我们都跌进了太空里,有的人还浮了起来。”

  LVR(Live Virtual Reality)实时虚拟现实技术在2032年奥运会中被广泛使用。观众戴上LVR眼镜,便可以崭新的视角观赏奥运会:从水下观看游泳比赛;从垫子的视角看跳高运动员过竿后落下;水球被制作成全透明的,通过球体正中央的微型LVR摄像机可以展现来自水球本身的奇异的“主观视角”;同样的技术也用于跳水项目,微型防水LVR摄像机被安装在泳帽的顶端。LVR眼镜还有丰富的信息查询功能,只要使用特制手柄虚拟触碰运动员,便可查询实时统计数据及历史资料。

  2032年奥运会最有趣、也最出人意料的,是在正午举行的点火仪式——与最新被列为竞赛项目的走钢丝比赛一样,点火仪式也反映了在一个高科技普遍进入日常生活的时代里,人们悖论般的、对于“真·真实”的反向需求。十二名火炬手身穿极具未来感的贴身全镜面礼服(除了眼睛外,全身都被镜面覆盖)围绕在火炬台上方。随后,巨大的圆柱形冰块缓缓升起,火炬手高举火炬,渐渐将巨大的圆柱形冰块融化成一面用以汇聚阳光的透镜。熊熊圣火在这一刻燃起,冰块透镜渐渐消失于无形。2032年奥运会就此开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