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运动 以幽默化解仇恨

“不为搞笑消遣,纯属忧国忧民”
“不为搞笑消遣,纯属忧国忧民” | © HoGeSatzbau

在社交媒体上,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然而,如果人们表达的是极端种族主义或是仇外言论,又会怎样?“语法纠错痞”和“仇恨有大用”两项在线运动正以颇具创意的方式抵制网上散布的种族歧视观念。

  社交媒体绝非无拘无束的游乐场,大多数聚集的使用者并不是为了和颜悦色地描述自己的私生活,或是分享各种搞笑的GIF动图,这一点或许大多数网民都很清楚。打开诸如Facebook和Twitter等网站,除了不计其数的旅行和美食图片外,各种充满恶意的仇外言论也是屡见不鲜。在无数针对难民和其他外籍移民的网络攻击和谩骂中,一句“外国佬滚粗!”已算得上是不太有杀伤力的“文明”用语。尤其是在“难民危机”成为舆论热点的的整个过程中,带有种族主义、仇外情绪以及仇视伊斯兰教内容的发帖数量更是有增无减。许多发表仇外言论的网民都以“正宗德国人”自居,声称面临被外来影响“异化”的危险,必须捍卫自己的国家和文化,云云。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自诩为“正宗德国人”的键盘侠在发帖泄愤的同时,却极少能正确地使用德语。于是, 一句简单的“外国佬滚粗!!”常以千奇百怪的拼写方式出现在人们眼前。

  为何这些所谓的“正宗德国人”对自己的母语却显得并不在行?“语法纠错痞”组织(简称“HoGeSatzbau”)的三名成员对此也百思不得其解。该团体的名称是对极端主义组织“痞子反萨拉菲主义”运动(Hooligans gegen Salafisten)的一种影射和戏仿,2014年10月,后者曾在科隆街头与警方发生冲突。“纠错痞”们以“不为搞笑消遣,纯属忧国忧民”为口号,在Facebook、Tumblr和Twitter上搜索各种恶意诋毁他人的仇外言论,然后再严格按照杜登正字法一板一眼地加以纠正。当然,开设这堂网络德语课的初衷意在反讽,“痞子”们的发帖内容因此也总是怪得离谱。“语言就是力量”,从来都只用化名发帖的三名网站管理员——“挑刺儿痞”,“图文痞”和“语法痞”说,“表达能力有限的人无法以同等程度参与社会,他们在面对自己的个人生活或是其中发生的种种变化时总是倍感无力。”于是,对外国人、难民,乃至对政府官员等这些特定群体的仇恨情绪便油然而生。

拒为仇外口号点赞

  这个善于讽刺的德语补习班是“痞子”们在2014年秋天创办的。到目前为止,由他们发起的“反对右翼言论的语法纠察组织”(Initiative gegen Rechts-Schreibung)在Facebook上已收获了126,800个“赞”,在Twitter上聚拢的粉丝已有2,500人。打开他们的网站和频道,迎面扑来的是德意志帝国时期的鹰徽、纳粹党的代表色以及流行于那个年代的旧式字体——这些都是法西斯党派偏爱使用的视觉符号。“纠错痞”们都是一些纯粹的反讽爱好者,所以被他们拿来尽情开涮的不仅仅是蹩脚的语法,还有新纳粹主义的各种标志。不解风情的Facebook曾不止一次关闭过“纠错痞子”们的网页。然而令人困惑的是,Facebook在删除真正的仇恨言论方面却恰恰是声名狼藉。“很多Facebook用户给我们留言说,他们曾向Facebook举报过发布在其网站上的一些明显具有极右翼倾向的内容,或是煽动民族仇恨、宣扬暴力和进行人身攻击的帖子,而他们得到的回复却是,相关内容并不违反网站规定”,“痞子”们说。眼下,Facebook官方对于这个总部位于阿玛迪欧·安托尼奥公民社会与民主文化基金会的组织(Amadeu Antonio Stiftung) 则表现出善意,2016年8月,该组织还获得了Facebook官方主办的“英雄精灵奖”提名。

  与“纠错痞”类似,“仇恨有大用”(Hasshilft)也在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来对抗社交媒体上散布的种族主义以及仇视伊斯兰教的思想。这项由柏林民主文化中心(ZDK)发起的网络行动,将发布在Facebook和Twitter上的每一条针对外国人的仇恨言论都转化成一笔反对排外主义的“非自愿捐款”——其背后的想法简单得令人叫绝:每当有用户发表仇恨言论时,仇恨有大用的网站管理员就会在下面添加一条以玩笑和讽刺方式来驳斥种族主义的自动回复。之后,网站通过专门的工具对上述回帖进行计算,每出现一条含有仇恨内容的评论,发帖人都会被迫捐献1欧元,所捐款项被用于EXIT等一些帮助新纳粹分子退出组织的项目,或是难民援助计划,等等。“我们要做的是消解仇恨,揭示仇恨的荒谬性,因为这种赤裸裸的仇恨既荒谬又危险,除此以外它什么也不是。”仇恨有大用的发言人法比安·维希曼(Fabian Wichmann)解释。

谁仇恨,谁掏钱

  上述“非自愿捐款行动”早在2015年就已启动,负责其日常协调工作的是一个由六名志愿者组成的团队,他们当中一部分人本身就曾是误入歧途的新纳粹分子。

  “仇恨有大用”的运营经费来自其合作伙伴和支持者,当中包括几家媒体以及众多的私人募捐者。该组织在仇视异族、出口成“脏”的网民那里自然不受欢迎:“有些用户在我们的回帖下面继续喋喋不休地跟帖谩骂,散布仇恨,于是也就产生了更多的非自愿捐款。”法比安·维希曼说,“但也有一些用户表示道歉并撤回他们的仇外言论。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但也确实发生过。”有些被迫认捐的用户以报警和发律师信来威胁,更多的人则选择自行删帖或是噤声,以免再错上加错、自损腰包。

  同样,“纠错痞”们也常常会收到恶意十足的毒舌回复,但真正意义上的恐吓邮件则为数寥寥。“有一个自称是‘小学生’的用户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纠错痞子”们介绍说,“他的回帖被管理员一一纠错,引来了一众网友的围观,他们对他的言论以及所表现出的个性品头论足,最终导致他被公司老板当即炒了鱿鱼。”思考再三之后,他亲自参观了一家难民收容所,最后终于认识到自己坚持的只是一种顽固的偏见。“他写信给“纠错痞”们讲述了这一切并发来照片,同时还请求在他们的网页上发表一条匿名的道歉帖。”乐于看到这种知错必改的“小学生”的,想必不仅仅是“纠错痞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