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去哪” 王歌对于21个逃亡与移民问题的答复

王歌
王歌 | 照片:郭延冰

在项目“去哪”中,来自近40个国家的作家及知识分子收到并填写了一份关于逃亡与移民问题的问卷。项目的灵感来自于瑞士作家马克斯·弗里施在其日记中就人类的普遍问题起草的问卷,问卷简明扼要,涵盖了友谊、婚姻、死亡和金钱等主题。

***

对你来说,“难民”这个概念意味着什么?

在绝望中去异乡找寻希望的人。

对你来说,逃离战乱和政治压迫是否比逃离贫穷更合理?

这种观点多认为贫穷是——起码部分地——咎由自取,而人在战争与政治迫害面前无能为力。然而在一个看似理想化的层面,作为地球上的生物,我们有自由迁徙和选择居留地的权利。在现实层面,我们制造边界、恐惧、他者,再制造细密的工具——包括新的语词、法律等来压抑恐惧,保障看似有序的共同生活。

那么逃离环境问题呢?

同上。

什么标志着难民身份的结束?

难民是个过渡性身份。情况好转,返回故土;或者反认他乡是故乡,我们就不再是难民。如果说我们是被生硬地抛入世界之中,不知所来,不知所往所终,我们在世间的生存又何尝不是一个流亡之旅?

对你来说,政治庇护算不算是一项权利?

是的,只要有迫害,有灾难,就应该有庇护的可能。它说明人类有超越种族、宗教和国界的团结。

如果算是的话,是无条件享有的权利吗?还是这种权利有被剥夺的可能?

尽管践行起来步履维艰,困难重重,无条件是普遍价值的基本品质。

你认为一个社会是否可以无限接收难民?

无条件意味着无上限。而无限本身不表明事实,只说明态度。

如果有限制,那么应该要如何设限?

现实的限度通常不是资源的,更多的是人的限度。既不存在理想的难民,也没有哪位志愿者可以长期超负荷工作。如果无法周到地顾及到所有人的期望,找到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式,那么双方都会感到失望甚至愤怒。应当建立一个世界难民基金,这样一来,全世界共同分担难民。

在你的国家,是否有难民享有特权,也就是优先被接收?如果有的话,为什么?

中国由于近现代的贫困、封闭,语言和文化的特质,再有政治形态的特殊性。总体说来,中国不是难民首选的避难所。 虽然中国在1982年签署了《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但国内除了《出入境管理条例》,没有与难民相关的法律。多年发展中国家的自我定位,使得中国没有难民接受国的自我定位。
二战之后的在中国的难民可分为四类:
1、优先考虑的是海外华侨。如上世纪60、70年代,中国接收过大批被从印尼(排华)、柬埔寨(红色高棉)驱赶出来的华人。
2、获得中国身份的外国难民数量非常有限。例如越南战争、中越战争背景下,有约5万难民在1997年前成为香港公民。另外在阿富汗战争期间,有约万余吉尔吉斯族和塔吉克族留在新疆。
3、多数情况下,中国是难民避难的中转站。
4、较为棘手的是朝鲜难民问题。中国官方不给予朝鲜人“政治难民”身份,而称之为“非法移民”。由于两国1998年签有涉及非法入境者的议定书,有遣返义务。鉴于大多被遣返难民性命堪忧,出于人道主义的考量,处置朝鲜难民在政策和执行层面都有很多灰色地带,连统计数字都莫衷一是(3-30万之间不等),这也是不少犯罪事件的渊薮。

在你看来,到你国家的难民是否得到了公平的待遇?

由于缺少相关法律,中国接收难民大都是在包括联合国难民署在内的国际社会协调下完成的。 目前,在中国大陆境内统一标准为每人每月1200元。难民署会给难民报销95%的医疗费用。 没有《难民法》,也意味着,难民很难成为中国公民,也没有在华工作的权利,生活被悬置了,可能的出路是被第三国接收,或是返乡。

如果因为接收难民而要缩减你们国家的社会保障金额,这是否可以接受?

是的。这个决定的必要和迫切需要整个社会的了解和参与。 中国目前的难民安置都没有触及到社会福利系统。中国的社会福利系统支出总体低于政府支出的1/3。中国的情况,安置难民,会是依赖国际难民机构的经费、民间捐款,以及政府统一调拨经费。

在你看来,要成功融入新的环境,需要满足哪些条件?是否有最低要求?对于外来者?

认同基本价值观。学习当地语言与遵守法律。

对于接收者?

仅有尊重与宽容是不够的,而是建立人类共同生活形态的新理解。

你和难民私下有交往吗?

还没有。

你亲身支持过难民吗?

没有机会。

在你的国家,难民状况将如何发展?
1)在未来两年??
2)在未来二十年?

中国受难民危机的冲击极其有限。近年来,在华难民多是索马里人、叙利亚人、尼日利亚人。近两年应尽快进行难民的立法和建立相应管理制度。

你认为,未来难民会消失吗?

在什么意义上理解没有难民?只要有天灾人祸,有国界,难民就会存在。

如果会的话,要怎么做可以达到?

我们在精神层面需要不断地更新,比如友爱代替权力支配;用馈赠补充等价交换的商品逻辑;用教育代替生产效率的逻辑;用中道、中庸、适度代替更高更快更好的逻辑。
当我们的地球可以让所有的人自由通行、工作和居住,当下意义的难民就可以消失。当我们可以在技术上满足未来寻找其他的宜居星球,并与可能的外星球居民达成共识,未来意义的难民就可以消失。

你和你的家人过去是否有过逃难的经历?

没有。

你认为你一生中有成为难民的可能吗?

一切都是可能的。

如果有的话,为什么?

因为无常。

你会如何准备?

在精神上成为一个世界公民,处于不断的自我教育之中。

你会逃往哪个国家?

中国古代文人会选择所谓隐居,即通过放弃人的“公共性”,完成一次流亡。所以去哪儿是无所谓的。作为父母,我们会考虑孩子们的教育与生活。再有懂得当地语言会是我们考虑的重要要素。

你在多大程度上需要一个故乡?*

精神上,我能所感所想之一切便是故乡,它在当下,时时更生,时时破灭。物理上,它的幅员可以是弹性的,但是根本的参照应该是世界性的。

* 该问题摘录自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关于“故乡”的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