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去哪” 李娟对于21个逃亡与移民问题的答复

李娟
李娟 | 图片: 李娟

在项目“去哪”中,来自近40个国家的作家及知识分子收到并填写了一份关于逃亡与移民问题的问卷。项目的灵感来自于瑞士作家马克斯·弗里施在其日记中就人类的普遍问题起草的问卷,问卷简明扼要,涵盖了友谊、婚姻、死亡和金钱等主题。

***

对你来说,“难民”这个概念意味着什么?

是流离失所,几无希望,却仍然想要活下去的人。

对你来说,逃离战乱和政治压迫是否比逃离贫穷更合理?

都是一样的。在我看来,极端的贫穷并不亚于其它任何伤害。

什么标志着难民身份的结束?

当一个人有生存的保障,和劳动的权利的时候。

对你来说,政治庇护算不算是一项权利?

应该算。人类文明体现于此。

如果算是的话,是无条件享有的权利吗?还是这种权利有被剥夺的可能?

我觉得应该有适度条件。

你认为一个社会是否可以无限接收难民?

没有一个社会有无限的能力。应该量力而为。

如果有上限,那么应该如何设限?

一般都是依据当地人的接受程度和社会物质现实设限吧。

在你的国家,是否有难民享有特权,也就是优先被接收?如果有的话,为什么?

历史上有过。据我所知,有政治方面的原因,也有民族情感上的支持。

在你看来,到你国家的难民是否得到了公平的待遇?

对此了解不多。

如果因为接收难民而要缩减你们国家的社会保障金额,这是否可以接受?

我个人可以接受。

在你看来,要成功融入新的环境,需要满足哪些条件?是否有最低要求?对于外来者?对于接收者?

在我看来,完全成功的融入大约是两三代人之后的事了。因此最重要的是时间,如果能坚持到那一天的话。至于“基本的要求”,无非是文化背景的相互认同。这也需要时间。

你和难民私下有交往吗?

我不曾接触过同时代真正意义上的难民。但我所生活的阿勒泰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一处避难之地。这里位于四国交界处,虽然水土贫瘠,气候恶劣,却在千百年时间里庇护了一代又一代被战乱和饥饿驱逐的人群。我袓辈也有逃难的经历。他们在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中来到这里才得以存活。

你亲身支持过难民吗?

不曾。

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无法建议。作为远离灾难的人,在这方面的任何建议都是矫情的。

在你的国家,难民状况将如何发展?1)在未来两年?2)在未来二十年?

不太了解。

你认为,未来难民会消失吗?

决不可能。这方面我较悲观。

你和你的家人过去是否有过逃难的经历?

之前说过,我祖辈在半个世纪前为饥饿所驱逐,从四川逃往新疆。这类人被称之为“盲流”,即“盲目流窜”。在那个时代,户籍管理非常严格,哪怕全国大面积饥荒的情况下也不允许人口自由流动。我从小跟随家庭四处漂泊。虽然远远算不上“难民”,但作为“盲流”,也体会过失去社会身份及社会保障的动荡生活,很长一段时期内,没有户口,上学困难重重。

你认为你一生中有成为难民的可能吗?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会作出哪些准备?会逃往哪个国家?

我想不太可能有那一天,但也无从预测。不过哪怕没有这种危机感,我也总会警惕可能降临的一切人生灾难。对此,我的应对方式是尽量保持简单的生活。如果不得已出国避难的话,我当然会向往一些体制相对宽容,文明程度较高的国家。不过,如果真到那一步的时候,可能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哪儿最近就往哪儿跑。

你在多大程度上需要一个故乡?*

我从不曾在一个地方长久生活过,无法拥有“故乡”这一体验,也不能理解人为什么会“需要故乡”。不过我喜欢我生活过的每一个地方,对它们都有难忘的记忆。我想“故乡”无非就是记忆累积得最多的那个地方吧。

*该问题摘录自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关于“故乡”的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