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导演威尔克 “士绅化并非自然法则”

城市的生存空间由什么构成?
摄影(局部):©安德雷亚斯•威尔克

纪录片导演安德雷亚斯·威尔克于2011年至2015年间观察了柏林房地产市场井喷式的发展,拍摄成纪录片《以城市为牺牲品》(Die Stadt als Beute)。该片认为城市发展给柏林带来负面影响,指出高速发展的房地产市场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
威尔克(Andreas Wilcke)先生,在你纪录片开头的某个场景,我们看到现任柏林市长克劳斯·沃维莱特(Klaus Wowereit)正在进行竞选演说。沃维莱特警告人们,不要试图将柏林视为一个具有衰败美感的都市。他的话该如何理解?

实际上,他是指迄今为止人们对这座城市的刻板印象:贫穷而又时尚。沃维莱特本人也曾对这个形象进行宣传。在2003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这样描述柏林:“我们很穷,但很性感”(arm aber sexy)。这一幕于2011年在一艘游船上拍摄,当时船只正往柏林东部克佩尼克区(Köpenick)驶去,经过一整片尚未开垦的耕地。按沃维莱特的话来说,与其沉醉在怀旧情绪中,不如着手进行投资,只有这样柏林才有机会。

这听起来有些道理。

城市发展,理所当然是值得投资的。但是因为怀旧情绪而阻碍重要的发展项目,当然不行。可惜柏林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虽然城市快速变化,但改变的代价实在太高。

这是为什么?

城市多样化、对人的关注、社会中的共存等——这些议题都是一座城市的组成部分,却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机。我在柏林的弗里德里希斯海因区将近十年(Friedrichshain)生活将近十年,观察到的是零售业逐渐消亡,低收入人士因为负担不起昂贵的租金被迫迁出。前段时间我的一位朋友从国外来探访我,在城区周围闲逛了一圈,大为震惊,因为街上几乎看不见一位老人。

你的纪录片探讨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指出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柏林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市场。

没错,不过有一点很重要,我尽量避免以施害者-受害者这种陈腐思维切入——尽管《以城市为牺牲品》一文标题或许有所暗示。影片中出现的房地产中介——尽管他们讲述的是骇人听闻的事实,我却不想把他们形容为向租客张开血盆大口、或驱赶租客的贪婪禽兽。这样分析太流于表面。柏林的根本问题不是房地产市场本身,而是政府任其肆意发展,疏于规管的事实。房地产经纪不是恶棍,他们只是按照自己的逻辑行事。但是他们对于城市生存空间的理解极为单一。这种观点一旦被加以推广和实践,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房产中介是怎么理解的?

许多房产中介认为,离市中心越近,楼宇环境越好、地价越高,而越向城市外围延伸,地价越低,环境越差。人们普遍认为,在像克罗依茨贝格区(Kreuzberg)和米特区(Mitte)这些“中心地带”,大学生会自然而然成为高收入人士,也愿意为设施完善的社区缴付更多租金。而负担不起租金的人,自然会往城市外围迁移。这种替代效应,也被称作“士绅化”(又译城市中产阶级化),被视为是社会制度固有的特征。

然而实际上不是这样么?

不,士绅化并不是自然法则。特别是柏林,这是一座有着多元社群的城市。这正是它的有趣之处——对于投资者来说也是如此。所以,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确保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并不以破坏阶层多样化为前提。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 Die Stadt als Beute (The City as Prey) Die Stadt als Beute | Photo (detail): © Andreas Wilcke

你的纪录片似乎呈现了较为悲观的一面。

是的,很不幸是这样。起初政府政策不明朗,扰乱了柏林的房地产市场。2005年,为了填补政府的资金空缺,柏林议会将国有资产中的65000套住宅房屋出售给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子公司。许多投资者认为这是进入柏林的地产市场有利可图的重要指标。国家调控政策曾一度被认为是多余的。官方长期声称,市场是宽松的,因为有充足的空置单位。

现在人们认为有必要采取措施,对吗?

至少公共房屋已成为政府重要议题。并努力采取各种措施遏制租金的涨幅。例如,2015年出台的“区域保护”决议,禁止将租赁住房转为私有住房。在这些区域内,由不同社会社群组成的居住人口应该得到保护。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恰恰是这项禁止转变的政策存在许多漏洞,这些漏洞最好也能得到完善。

政府能否控制市场的负面效应?

这很难说。虽然当地官员对于问题的症结十分了解,但他们的权力范围非常有限。柏林政府依然谋取资金来源填补财政空缺,同时希望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

你的纪录片以貌似市郊住宅区的镜头收尾——但这些都是发生在柏林城市中心的建筑项目。这是不是一种听任的态度?

并不一定。这不过是在了解过真实的建筑情况之后,所留下的关于影片开头呈现的积极增长的现象。柏林市内多处涌现的面貌犹如市郊的住宅:以高收入群体为主的核心建筑文化和核心社会文化。我认为这种发展趋势很不利。我期待政府能够下定决心对此进行干预。

The director Andreas Wilcke Photo (detail): © Kay Ruhe 安德雷亚斯·威尔克(Andreas Wilcke)成长于勃兰登堡的一座小城,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生活在柏林。他曾就读于柏林摄影艺术学院(Ostkreuzschule für Fotografie)。自2009年成起担任纪录片导演。他自编自导长期项目《以城市为牺牲品》(Die Stadt als Beute),并负责制作和摄像。经过多年拍摄,威尔克记录了房产的兴建热潮、井喷式的租金上涨和士绅化发展给柏林这座城市带来的后果。《作为牺牲品的城市》2016年在德国影院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