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策展人 分享电影的乐趣

克劳斯·勒泽(Claus Löser)在敖德萨(Odessa)的巴伐利亚之家(Bayerisches Haus)文化中心讨论东德的影像艺术(2015)
克劳斯·勒泽(Claus Löser)在敖德萨(Odessa)的巴伐利亚之家(Bayerisches Haus)文化中心讨论东德的影像艺术(2015) | © Katerina Bakurova / 敖德萨巴伐利亚之家

电影策展人为电影节、电影院、电影资料馆或者其他文化机构挑选电影——一项梦寐以求的工作,却不经正规的培训。

       不论在柏林和科隆这样的大城市,还是在博登湖或者最偏远的省份——电影节在德国几乎无处不在,从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多元化的电影节之一柏林国际电影节,以至涵盖特定风格、主题或国家的活动。

       电影节上展出哪些电影、如何安排,是由所谓的策划人决定的,电影策展人类似于博物馆的展览策划人。作为柏林国际电影节“德国电影单元”总监,琳达·索夫克(Linda Söffker)每年负责甄选大约十二部德国新生代电影。“必须有敏锐的观察力,”这位文化与戏剧专家如此解释她选择电影的关键因素。“年轻导演的电影可能带有瑕疵,但是必须能够作品中识别其独特性及潜质。而且:所有电影放在一起,必须能够构成一个整体。

 “无法规划的职业”

柏林国际电影节“德国电影单元”总监琳达·索夫克 柏林国际电影节“德国电影单元”总监琳达·索夫克 | © 柏林国际电影节        

       随着时间的推移,索夫克培养出了发现新趋势、新人才的敏锐眼光。虽然这个职业已有八十多年历史,但目前仍没有专门的职业教育或者相应的专业学位。1932年首届威尼斯电影节时,带有创造性职务的项目策划职业随即诞生。如今,虽然不乏关于策展实践的进修学习项目,不过主要针对视觉艺术领域。

       因此,索夫克从事电影行业不如说是巧合。大学期间,她遇到讲授电影的老师,于是对电影产生了好奇。她在专门放映经典冷门电影的柏林军械库影院(Zeughauskino)实习,后来参与到学生工作中,随后担任研究及策展人。由于要进行为期数年的维修,军械库影院于1999关闭,她辗转从事柏林电影节的项目组织工作。期间她对德国电影的兴趣并未消减。当电影节主席迪特·考斯雷克(Dieter Kosslick)2002年设立“德国电影单元”,她与当时的策展人阿尔弗雷德·霍利加斯(Alfred Holighaus)展开紧密合作,并在2010年被任命为总监。 “这是梦想中的职业”她说,“但是没法做职业规划。”

团队合作,身兼数职

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节(Leiterin Internationales Kurz Film Festival Hamburg)艺术总监比吉特·格隆比察(Birgit Glombitza) 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节(Leiterin Internationales Kurz Film Festival Hamburg)艺术总监比吉特·格隆比察(Birgit Glombitza) | © Xenia Catrinel Zarafu      

       像大多数策展人一样,比吉特·格隆比察在2010年担任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节艺术总监之前,从事其他工作。大学期间开始担任电影记者,将自己定位为文化编辑和自由撰稿人,后来她与一位同事首次策划了一次当代德国电影系列的活动。看到短片电影节(KurzFilmFestival)的职位招聘时,她产生了要把孤独的创作事业转移至团队工作的想法,因此提交了申请。

       格隆比察作为策展人开始,她的工作不再孤独。在电影节筹备伊始,大概半年时间,她会和同事一同调研,前往其他电影节,与电影院校、电影发行公司和档案中心取得联系。为了选片,格隆比察会与电影节不同竞赛单元的评审选择委员会离开城市两周,进行密集式的回顾与讨论。随后便是以团队的名义发出邀请、拒绝,并筹划放映的剧场效果。期间不同的播放格式与对观众造成的故意或者无意的效果必须一并列入考虑。“特别是在短片单元,一定要考虑到电影本身和影片之间的影响和关联,” 格隆比察解释道。“排片上,某些电影放映后最好衔接默片或者黑幕画面,还有就是,有的电影太震撼,以至于后面什么电影也不适合放。”在电影节期间,格隆比察接待受邀的制片人、赞助商、媒体或者其他短片演员,在单元的所有重要环节代表着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艺术节。她的工作量在电影节接近尾声时尤其繁重,因此,每年夏天她会有两到三个月的假期。

工作与事业

       格隆比察和索夫克强调,除了电影和电影技术等专业知识以外,电影节行业里最重要的是团队协作能力和组织能力。主要筹划历史类影片系列的克劳斯·勒泽表示,自由职业的策展人也不例外。他在2012年为德累斯顿电影节策划了对东欧短片的回顾,并为联邦文化基金会(Kulturstiftung des Bundes)和德国电影资料馆(Deutsche Kinemathek)策划了《告别寒冬- 变革期间被禁映的影片》,于2009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首映。勒泽列举他的工作职责是:“研究档案,解释版权,解决技术问题,寻找现存的语言版本,是实打实的文化管理工作。”

       勒泽担任德国艺术院线-面包厂电影院(Berliner Arthouse-Kinos in der Brotfabrik)的项目总监、电影记者和持有博士学位的东德地下电影及实验电影专家,他有一份“拼凑而成的工作”。虽然他在他的专业领域“极权主义环境下产生的电影”中如鱼得水,并且从德累斯顿到敖德萨到东京都策展过电影,然而,仅靠策展,他还是无法为生。与最初积攒职业经验相比,现在尚且简单,“作为一名为影院制订排片日程的人,年轻人带着好的想法来找我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电影节通常欢迎实习生和志愿者。用勒泽的话来说,活在自己探索的欲望之中、与他人分享特别的发现与思想的冲动,比职业本身更重要。电影策展人的工作无疑就像一份使命。

Hofer Filmtage: Heinz Badewitz und Wim Wenders testen das neue Deckenkino "Weisse Wand" Foto (Ausschnitt): © Evelyn Kutschera 主流之外:德国电影节(德语)
德国大大小小的电影节几乎涵盖了来自世界上所有地区的各种影片类型,形成独一无二的世界景观——如此多元,以至于让人有些波不清头脑。电影评论人米切尔∙科勒(Michael Kohler)在此介绍了他的十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