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身体 在中间

C先生
C先生 | © C先生

跨性别男士C先生和歌德学院在线杂志谈及他身为女性的过去和未来变成男性的目标:“我只想成为目标里的那个我,而不是倒着往回走。”

  以前的照片老家还留着,但是爸妈不会拿出来看,因为他们知道这么做会伤害我。

  讲不懂小时候那种感觉,很多小孩会去问妈妈,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问的是,为什么我不能站着尿尿?当时看见男孩这么做,可能也是一种羡慕吧。

  初中时,身体开始发育,很多女生已经开始穿胸罩,我不喜欢那种东西,后来去市场上买了绷带,就是那种别人用来收肚子的,我用它来收胸,我觉得穿着绷带才比较舒服。夏天很多女孩会穿白色的衣服,比较透明,能看见中间的一条带子,但是我穿那个比较宽。别人就会说,“哎呀,你看她穿的是什么啊?好变态啊,什么东西?”“人家用来勒肚子的,她用来勒胸……”后来才知道有一种叫束胸的东西,才在网上买了束胸。以前老妈去外地买来那种全是纱的公主裙,我连试都不去试,记忆中我是没有穿过裙子的。我从小就很喜欢穿运动装,或者是比较中性偏男性化一点。

  我对月经很排斥,觉得不应该有那个东西。需要卫生用品的时候,我从来不会去买,都是老妈或者女性朋友替我买。现在我就在想,能不能用激素把它停掉。

  因为从小就太中性化,上学的时候去厕所被误解过,甚至还被一些打扫厕所的阿姨用扫帚追出来之类的。后来发现在上课时间去厕所,人会少一点,就在上课的时候请假。幸好家离学校也不是太远,实在不行就等下课之后,或者放学之后再回家解决。

  后来读了大学,离开了家,就开始真正穿男装,纯男性化打扮,短头发,男生头。当时希望给人一种容易分辨的印象吧。每次下课回宿舍的时候,有个看门的阿姨,虽说她基本上天天看到我,但是她每次都不记得,每次都说那个男生怎么进去了,拿身份证出来。我说我是住这的啊,昨天你才问过我。她说,哦,昨天问过了,然后才会让我进去。这种情况很多,而且每当那个阿姨问我的时候,旁边总会有人看到,挺尴尬的。幸好室友都很好,都没有把我当成外人,对我挺好的。后来老妈给我一些钱,让我自己出去租房子住,尽管我们家的经济状况并不是特别好。有时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我就跟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就要受这个委屈,别人就不用呢?面对父母会自责,觉得爸妈生了一个报应仔。但他们从来没有嫌弃过我,对我一直都是无条件支持,所以我无论经历什么都没有放弃自己吧。

探索

  有一次我在一个朋友开的店应征一份厨师的工作,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的情况,我就以一个男性的身份做这份厨师的工作。那一刻我觉得,仿佛我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差异,大家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始学习刀法、抛锅之类的技巧。虽然抛锅的时候我可能差一点,我的臂力没有他们那么大,但是我很努力地达到他们的水平。那次经历让我觉得,我可以真正地以一个男性的身份去做一份工作。当时觉得自己特别man,特别自豪。

  我不能接受以单纯的男女这两个极端来区分性别,因为总有一些东西会提醒我,我不属于任何一边。在女同性恋和男同性恋群体中我也曾经遭遇尴尬,被拒绝。以前我无法分辨同性恋和跨性别到底有什么区别,也问我自己到底是男是女啊?为什么我身体的性别不能代表我想成为的那个人?我也曾经尝试稍微女性化的装扮,但还是觉得自己不太喜欢那种有女性化气质的表达方式。后来咨询香港的Joanne Leung——一个跨性别的活跃人士,才知道了跨性别这个概念,然后2012年我才理解,原来我一直是想当一个男孩,这也是我的决定。我认为要以另外一个身份站出来,因为大家对于跨性别这个概念还不熟悉。我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才会有帮助。但是每次作为公众人物出现,压力都很大:我不想代表任何人,而且跨性别群体其实是很多元。在我看来性别是男女之间的一个连续的过渡,我以一种递进的性别方式看待自己的性别,过去我是女性,未来的目标是男性,虽然我无法做到百分之百地以一个男性的方式去生活,但我会以一种渐进的方式接近我的目标。无论如何,我只想成为目标里的那个我,而不是倒着往回走。

愿望

  我觉得我体内的男性荷尔蒙挺旺盛的,所以才会长胡碴。但我的声线其实是靠我自己来压低的。这次来北京之后,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开始服用激素。这个应该比较贵,而且会有一定的副作用,也许用了以后孤独感会更强烈。但是每次看到用了激素的兄弟,都会羡慕,好想赶快用激素。

  我是一个变性欲者,非常想做手术,对手术的期待大于恐惧,毕竟生活中已经面临过那么多问题了。但是出于现实的一些压力我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家经济情况非常非常不好;还有就是,手术难度很大。相比女跨男来说,男跨女的手术算是轻松了。而且,女跨男的手术做下来,一方面更昂贵,因为难度大,另一方面一些功能是没有的,(传统意义上的)性功能是没有的,主要是改变外形和身份证。而且手术中有一个步骤,要把身体里面所有的女性器官拿掉,然后给你重塑,用你自己身体上的一些东西,给你重塑一些器官,可以让你的外形上变成男性,但是内部的、那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根本无法改变,无法让我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不过可以改变身份,用另一种角色去生活,会让自己好过一些。

  我希望可以做手术,然后隐藏我之前所有的东西,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生活,去找一个我喜欢的人和她结婚,我也不会告诉她我之前的所有经历,哪怕瞒她一辈子都好,过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的生活。但是这个愿望应该不太可能实现了,因为我成了公众人物。不过其实我对感情本身也挺绝望的,我遇到的人,没有愿意和我走到最后的,大家不是形婚,就是结婚。但还是希望有个我爱的人可以接受我所做的这所有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