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文化资助体系 “古典艺术与高雅文化正在衰落”

德国人均占有剧院、博物馆和音乐厅的数量全世界最高。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也要归功于德国独一无二的文化资助体制。资料显示,文化资助在德国被赋予了极其重要的意义。在采访中,希尔德斯海姆大学文化传播与管理系系主任比尔吉特·门德尔向笔者解释了为何在此背景下资助体制仍需进一步改善的原因。

***

门德尔(Birgit Mandel)女士,2017年1月,易北爱乐厅在汉堡正式揭幕,单单是该项目的造价就高达8亿欧元,为了维持正常运营还要再投入数十亿资金。在德国,规模如此巨大的文化机构往往得到国家的大力扶持,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

这至少体现了我们德国的文化扶持方式:高投入、高成本,优先扶植古典、高雅的市民文化教育机构。

2013年的财务报告中并没有根据联邦、州或乡镇的行政区划对单个文化领域的经费开支进行区分。绝大部分公共文化服务经费(35%)都投入了”戏剧和音乐”领域,相当于第二大类即“图书馆”与“博物馆和展览”的总和。这三类项目所获得的政府拨款占到全部公共文化服务经费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一点在公共文化服务经费的分配上也有所体现,戏剧、音乐和博物馆所获得的政府拨款占到一半以上。

事实如此,而且即便从绝对数量上看这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投入。我们国家在文化扶持方面总共投入了99亿欧元,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尽管这只占公共财政预算的1.7%. 除此以外,德国的文化资助体系还有另外一个特点,正是这个特点使得高雅文化机构在获得政府拨款方面一直被优先对待。

是什么特点呢?

组织形式分散化。16个联邦州中,每个州主要负责自己的文化资助。此外还实行次级责任制原则,也就是说,最小的行政区划往往先于上一级行政区划承担相应职责。以文化资助为例,最小的行政区划为市一级和乡镇一级,二者承担了45%的文化事业支出;由州一级承担的比例约为40%,联邦政府约为15%. 而这种结构又导致了政府拨款高度集中在公共文化服务领域,这在全世界范围内或许都是独一无二的。

您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每个联邦州各自负责自己的文化资助事业,如此一来便要求州一级政府能够打造出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艺术场馆。与此同时各州之间也存在相互竞争的关系。总体上讲,德国国内有超过150家公共剧院(其中大多是定期上演保留剧目的音乐、戏剧、舞蹈“三合一”的剧院),130个由政府拨款的交响乐团及室内乐团,大约6000家博物馆,(其中约半数由公共经费资助),40个节庆剧院和大约7000个文化艺术节。全世界1/4的专业交响乐团和14%的永久性歌剧院都集中在德国,此外这里还有近8000家图书馆。

 

2013年,联邦各州及乡镇负担了大部分的文化支出。在“戏剧和音乐”“博物馆和展览”及“图书馆”这三类项目中,乡镇一级负担了至少一半的资助经费;相反,联邦政府的文化支出则主要集中在首都柏林的文化机构以及境外的文化活动上。

请您详细谈一下联邦政府在整个资助体系中所起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联邦政府在比如戏剧和音乐领域的文化资助中只发挥了很小的作用;而境外的文化资助却几乎完全由联邦政府独自负担,这是为什么呢?

总的来说,联邦政府在德国的联邦制文化资助体系中所担负的职责非常有限。原则上它只负责一些国家性事务,如保护具有特殊意义的文化遗产——即普鲁士文化遗产以及与之相关的博物馆、城堡和专业图书馆——跨区域性的电影扶持,以及国际文化交流等等。然而近些年来我们却能看到,来自联邦政府的拨款正在持续增加,这一点在全国范围内的示范性资助项目(包括文化和教育项目在内)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让我们回过头来再谈一下易北爱乐厅,从文化资助角度来看,这是个良好的投资项目吗?

这主要取决于怎么来定义文化资助所应起到的作用。一方面我们知道,类似易北爱乐厅这样的形象工程对于一个城市或地区的文化认同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即便有的人从不会真正走进去听音乐会,也还是会引以为豪地将其作为自己文化认同的一部分;另一方面,至少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德国的文化资助事业就以提升社会各阶层的文化素养为己任,最大的问题在于它能否胜任这一职责。现在我们知道,德国民众中间只有大约10%的人会真正利用音乐厅、剧院和博物馆等文化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其中大多是有着较高社会地位的知识分子。

“高雅文化被视为德国文化认同的核心”

可是高雅文化不是从来都只面向小众群体吗?

是有这样的倾向存在,但是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德国文化资助体系并不在意这一点。文化艺术是全社会的重要遗产,这在德国公众中已成为一个深入人心的共识。同时德国宪法也为此提供了相应的保障:文化政策应以保障艺术创作自由为前提[《宪法》第5条第3款——编注]。根据相应的司法解释,国家必须通过扶持文化艺术来确保该领域的自主性,保护其免受自由竞争和具体盈利目标所带来的压力。

初衷是好的。

从理论上讲确实很好,但恰恰也是这种想法导致德国一度忽视了对公共文化服务的实际效果方面的研究。古典艺术和高雅市民文化一向被视为德国文化认同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政府拨款主要惠及大型文化机构,这让那些文化领域的自由职业者,以及活跃于民间的文化生产者苦不堪言,而即便他们也从未对此心存疑问。然而也正是这种所谓的文化认同正在经历着潜移默化的转变。

具体有哪些转变呢?

在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心目中,古典艺术和高雅文化的地位正日渐衰落。这一方面是由接受习惯的转变所致,另一方面也和数字化潮流有关。此外,移民潮所带来的活力也是另一个重要原因。来自其他民族的人为我们的社会带来了全然不同的接受习惯和文化偏好。德国的艺术与文化政策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和新的公众、新的文化消费者及活动家一起,对现有体制做进一步改进。此外,还必须引入能满足未来几代人及文化生产者需求的更加新颖、自由的组织形式,以便形成一个有效的平衡机制,为制度化的文化产业注入更多活力。

比尔吉特·门德尔教授(Prof. Dr. Birgit Mandel leitet),希尔德斯海姆大学(Universität Hildesheim)文化政策研究院文化传播与管理系主任,文化政治协会副会长,柏林文化项目(Berlin Kulturprojekte)股份公司监事。

关于可视数据:
统计图表援引自2016年度德国联邦政府及各州统计部门的文化类开支财务报告,该报告每两年发布一次,专门对公共文化服务领域的各项经费开支进行汇总分析。因统计工作(数据汇总必须具体到乡镇一级)的周期原因,2016年度财务报告所提供数据实际为2013年数据。

文化类开支财务报告的主要内容为文化领域的公共经费开支状况。报告中对来自基金会等私人渠道的资金仅作估算。2013年由私人募捐的公共文化资助款项为11.7亿欧元。不依靠政府拨款维持日常运营的文化机构(如音乐剧剧院等)不在统计范围内。
2013年的公共文化事业开支为98.92亿欧元,占德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35%,占公共财政预算的1.68%. 联邦、州、乡镇的文化开支为人均122欧元。联邦政府在文化扶持方面投入的资金占总财政开支的0.8%。上述两个图表中均不含文化周边领域的统计数据:2013年,联邦政府及各州、乡镇为广播、电视、教会机构、成人教育中心及其他再教育机构拨款19亿欧元;公共文化事业支出合计约118亿欧元。
图表中所列统计类别大多无需做进一步解释,以下是对其中几项所做的简要说明:
文化财务报表中的“图书馆”包括公共图书馆、学术性图书馆和专业性图书馆几类;“文物保护”一项除具有重要艺术价值的单个历史文物外还包括重要的历史景点、公园及工业建筑;“其他文化维护”专指用于扶持电影事业、民俗及乡土学研究的经费开支,以及乡镇一级用于保护地方性文化及自然景观的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