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娜·鲍什 玻璃展柜里的舞蹈?

波恩联邦艺术大厅展览开幕式
波恩联邦艺术大厅展览开幕式 | 图片: 萨拉·塞蒂, ©皮娜·鲍什基金会

如果将舞蹈“放”进博物馆,还能为观众者带来多少体验?如何才能保留舞蹈这一流动艺术形式的鲜活性?展览“皮娜·鲍什和她的舞蹈剧场”面临这一挑战。

  每到访一个城市,皮娜·鲍什舞团都会为当地观众带来《穆勒咖啡馆》(Café Müller,1978)《帕勒莫,帕勒莫》(Palermo Palermo,1989)或是他们五十余部不朽杰作中的其中一部。这个来自伍珀塔尔(Wuppertal)的舞团在舞蹈界享有崇高地位,往往一票难求,令不少想亲临现场体验舞蹈传奇的仰慕者失望而归。德国编舞家皮娜·鲍什(Pina Bausch,1940-2009)的作品为现代舞带来一场革命,首次将舞蹈与歌唱、身体技艺和戏剧表演结合,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舞台形式——“舞蹈剧场”。正如她的名言——“我感兴趣的并非一个人如何动,而是因何而动”。

  皮娜·鲍什去世后,她的舞团仍一如既往地在全世界巡回演出。现场观看一次皮娜·鲍什舞团的演出如今已成为每一位舞蹈爱好者的必修课。一走进剧院大厅就能感受到观众翘首以待的期盼心情,入座后,观众都饶有兴味地翻阅节目单,周围交谈声不绝于耳。当灯光暗下的一刹那,全场肃静。演员一登台,引人入胜的肢体语言、音乐、妆容,令观众不知不觉走进一个动人心魄的美妙世界。微妙的感受总是难以言喻的,而舞蹈却往往能从感性层面直抵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 波恩联邦艺术大厅展览开幕当日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波恩联邦艺术大厅展览开幕当日
  • 波恩联邦艺术大厅展览开幕当日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波恩联邦艺术大厅展览开幕当日
  • “光堡”里的探戈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光堡”里的探戈
  • 娜扎莱特·帕纳德罗在“光堡”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娜扎莱特·帕纳德罗在“光堡”
  • 舞蹈工作坊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舞蹈工作坊
  • 在波恩联邦艺术大厅举行的开幕式上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在波恩联邦艺术大厅举行的开幕式上
  • 萨洛蒙·鲍什在波恩联邦艺术大厅的展览开幕式上 图片:萨拉·塞蒂奇, © 皮娜·鲍什基金会
    萨洛蒙·鲍什在波恩联邦艺术大厅的展览开幕式上

玻璃展柜里的舞蹈

  如果将舞蹈放进博物馆,人们应该如何体验这种艺术形式?舞蹈的鲜活性又从何谈起?那些只有通过舞台表演方可意会的细微之处还能在视觉上得以重现吗? 2016年,波恩联邦艺术大厅(Bundeskunsthalle in Bonn)与柏林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Martin Gropius Bau)合作,大胆尝试以展览的形式呈现这位编舞大师的作品。名为“皮娜和她的舞蹈剧场“的展览由萨洛蒙·鲍什(Salomon Bausch)、米利安姆·莱斯纳(Miriam Leysner)及赖因·沃尔夫斯(Rein Wolfs)共同策划的展览名为。

  大部分舞蹈展览的展品主要围绕摄影、演出海报、录像剪辑、服装以及与舞蹈制作相关的各种材料。在皮娜·鲍什作品展上,观众同样有机会一睹皮娜·鲍什基金会档案馆收藏的珍贵文献。展柜里的展品引领参观者回顾皮娜·鲍什的艺术生涯。从展品中窥见其生平:早年在埃森的福克旺学校(Essener Folkwang Schule)学习舞蹈,师从库尔特·尤斯(Kurt Jooss)。1955年毕业后以,获得奖学金,赴茱莉亚学院深造,旅居纽约期间曾在大都会歌剧院芭蕾舞团任见习演员。后来,她重新回到埃森,在库尔特·尤斯创立的福克旺舞蹈工作室担任独舞。皮娜·鲍什在这里完成了自己最初的几部编舞作品,为其日后赢得传奇般声誉的舞蹈剧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舞蹈存在于动态的表演过程,只有借助一种替代形式——展品才能让观者对舞蹈发展的历史脉络管窥一二,即便无法再现舞台经验。 一件件展品犹如组合在一起的拼贴画,使那些隐而不露的元素得以展现。呈现出的舞蹈图像是碎片式的,同时却比一部纯粹的舞蹈作品更加立体和丰富。

用身体领会编舞创作

  为了避免舞蹈在展览的展品中被僵化,主办方特意在博物馆内重建伍珀塔尔舞蹈剧场的排练室——“光堡”(Lichtburg),并将其作为本次展览的核心部分加以呈现。舞团演员通过开放式舞蹈训练、对话及电影放映等形式向参观者展示舞蹈剧场的特殊魅力。在半小时的工作坊中,观众还有机会跟随演员现场学习皮娜作品中的一些小片段。在互动过程中,参加者角色得以转变,从观察者变成演出者,由此创造出一种剧场无法企及的体验空间。此时,参与者已不仅仅是被动观看,而是通过自己的肢体来完成舞蹈动作,通过身体重新领会编舞创作。“我相信对观众来说,学习皮娜作品中的几个片段一定是种非常独特的体验。”工作坊的主持人,多年来一直在皮娜·鲍什舞团担任演员的玛丽吉亚·马吉品图(Marigia Maggipinto)谈到,“你会看到,当人们开始舞蹈的时候,他们的身体爆发出一股巨大的能量,使他们整个人的状态和生活态度都焕然一新,真是太神奇了。”

  参观者离开博物馆的时候,尽管满怀振奋之情,或对皮娜·鲍什的生平及其作品有了更多了解,但舞蹈艺术终归是与舞台同步的当下体验。“我们没法通过展览来呈现皮娜·鲍什的作品”,皮娜·鲍什基金会主席萨洛蒙·鲍什(Salomon Bausch)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上述的观点。“舞蹈作品是在舞台上发生和完成的,所以要想真正体验皮娜的作品只有到伍珀塔尔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