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经济 具有团体精神的市场

柏林的共享办公空间“广场”呼唤团体精神
柏林的共享办公空间“广场”呼唤团体精神 | 摄影: © Franz Brueck

加强团体合作,研讨气候变化,支持合作社:柏林创意经济行业项目众多,旨在为社会增值。

  达里欧(Dario)正坐在共用工作空间的办公桌前。环顾四周,他的同事并不只是创业者,达里欧称他们为自己的柏林家人。他和他的柏林家人曾经一起粉刷这所位于柏林新克尔恩区(Neukölln)的共用工作空间——“广场”的楼梯间。夏天的时候,他们在黄砖写字楼前一起摘苹果。这位意大利网络程序员甚至和同事们一起在这里欢度圣诞节。

  达里欧的经历正好体现艺术家团体“广场”的初衷:集体意识很重要。“我们希望成为一个跨行业团体的典范”,凯克∙蒂齐(Caique Tizzi)说,他是“广场”两位主创中的一位,任“广场”集体协会主席。他还说,“在我们看来,一个集体的主要支柱是:工作、吃饭、学习和艺术”。所以“广场”集体策划了“阳光下的一切”等项目。在众多项目中,“广场”都以艺术的形式从不同着眼点出发,探讨北半球国家气候变化的问题。

  在“广场集体项目”中,很多艺术家申请资助在“广场”工作数月。期间制作了一部短片,短片的中心议题是:为了促成一个更好的社会,人们愿意放弃什么?“广场”的最新项目“我饿了”为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可以对艺术合作形式进行实验的平台。业余演员在表演时与观众一起踏上通往自己童心的旅途。这项试验探讨了人们对人性的理解。

不同的人,不寻常的项目

  这个团体被称作“广场”是有来由的。来到这里的人背景都很不相同。设计师、程序员、话剧制作人、游戏设计师、艺术家等等。他们所做的项目也很不寻常。目前有一个项目组正在为叙利亚募集医疗器械。“我们希望为重要的议题研发解决方案”,蒂齐说。“广场”每个月都会有一名成员在社区聚餐时介绍其项目,并寻找有意愿合作的人。

  “广场”的经济来源一方面是共用工作空间收到的费用,此外,艺术家的项目会得到额外资助。创意经济领域的从业者这样就可以实现自己的创意,并能够在经济范畴之外的大量附加值。“广场”是柏林众多同类项目中的一个,它们都有着类似的目标。唱片公司Bar 25,艺术家小组“艺术共和国”(KUNSTrePUBLIK),“思考工坊”——自称为“解决不了问题的工作部门”,以及活动场地和创意聚会场地“柏林Impact Hub”都是这样的项目。在所有这些项目中,交流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数字化参与

  “超市”是一个涉及数码文化、合作经济和新工作方式的平台,它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提供参与和交流的机会。“超市”团队通过主持活动,技术支持和数字化研发获得收入。另外,他们还为不同的组织和公司提供咨询,进行可持续性生产和服务献计献策。“超市”还会关注工作的组织形式,比如让员工获得更多企业红利。

  “超市”也自行组织活动,“合作平台”目前倍受瞩目。这是以平台为基础的合作社,目标是提倡一种新的、数码化的合作模式,与那些如提供住宿的Airbnb等平台正好背道而驰。他们期待通过合作社模式,让更多的人分得红利。“我们希望创造一个空间,扩大我们的社交网络,引发更广泛的讨论”,“超市”的创始人艾拉∙卡格尔(Ela Kagel)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