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网络直播
数字音乐会:虚拟的音乐氛围?

西蒙·拉特尔爵士(Sir Simon Rattle)挥动指挥棒,镜头聚焦在他身上,全世界的观众都在同一时刻参与音乐会盛况。网络直播作为一种新的音乐传播形式日益流行起来,给乐团和艺术家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

  音乐是一种表演艺术。在短暂的演出过程中,音乐会始终被一种自然生成的“灵韵之光”所笼罩,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在1935年把表的《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一书中曾专门探讨过“灵韵之光”消逝的现象。时隔近八十年,在经历了一次媒体革命之后,音乐作为一种现象在数字时代又迎来了一次新的转变:网络直播(Live-Streaming)将音乐演出从舞台的局限中解放出来,实时传输到所有可接入互联网的终端设备上——然而,音乐会所特有的氛围也能通过数字传输一并传递出去吗? 

“走”出音乐厅

  音乐“走”出音乐厅最早出现在十九世纪末:留声机集声音的存储与传输技术于一体,电报和电话的发明则使音乐的无线传输成为可能;而如何去除杂音则成为了所有音效技术人员致力解决的问题。以卡尔海因茨·施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为代表的电子音乐先锋则走得更远,他的作品剥离了一切具体的意义指涉,在许多人眼里也随之取消了音乐所特有的“神韵”。与此同时大众传媒开始崛起,广播与电视的普及使音乐会实况转播成为一种覆盖面更广、更加流行的音乐传播方式。

  公共广播电台早在成立初期便已开始为观众提供音乐会实况转播,这使得更多人通过家里的收音机便可获得亲临现场般的真切感受。音乐会主办机构或歌剧院深明,演奏者和观众同时“在场”的氛围之至关重要,因此无论主办机构还是歌剧院都在积极尝试通过现场直播的方式将音乐会打造成一场由公众参与的听觉盛宴,而不再像原先那样只为愉悦专业人士而考虑;专业级别的音乐爱好者则将兴趣转向了如何利用高端音响设备来获得最佳的听觉体验。 

“耳朵里”的美丽新世界

  数字化技术最大程度地移除在音乐制作、存储和播放过程中产生的杂音。然而听众对直播氛围的痴迷却并未因此打消,在这一点上,保守的古典乐迷和数字音响文化的追随者似乎并无差别。在“Live-Streaming”的热门标签下,新一代和老一代的业界巨子们纷纷重装上阵,着手打造一流品质的网络直播平台。数字专栏记者约翰尼斯·波依(Johannes Boie)谈到,“实时传输的网络直播(Livestream)与现场演出同步,且有始有终,所以它和音乐会十分相仿。”同时他还强调,网络直播是一种“独立媒介”。虚拟空间为音乐体验开启了无限可能,从社交网络、创业公司到大型音乐机构,眼下新音响时代的活跃分子们都在争相利用网络直播这一新的传媒,希望以此将音乐现场特有的氛围引入数字时代,从而确保自己在行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诸如maxdome, concert Vault, Skyroomlive, electrosound.tv. Livestream和55artsclub这样的创业公司为网络用户提供了部分免费的音乐会现场视频,但大多数直播节目仍需付费观看。相反,类似“dooop”这样的服务则利用了互联网的网络优势,音乐家可借助网络直播平台,以独立发行的方式推出个人音乐会,而无需仰赖出版社和唱片公司的垂青。但在音响技术不断进步的同时,随着大众欣赏习惯的改变,音乐也面临着沦为一种“文化快餐”的危险。人们使用劣质的便携式播放设备收听音乐的情况越来越多普遍。数字音频文件在实时传输、录制和播放方面有着极强的可操控性,音乐家头上的光环变得不再如过去那般耀眼,同时对视听文化本身也造成了一种损害。 

当古典音乐遇上流媒体

  “数字时代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局面,音乐作为所有艺术中最易消逝的一种形式变得易于掌控。消费者只需支付微薄费用即可随时随地享受高品质的音乐会直播。”柏林音乐评论家弗雷德里克·汉森(Frederik Hansen)对这种突飞猛进的发展做出了如是评价。作为对上述现状的反拨,高雅音乐文化在几番犹豫之后最终也还是选择进军数字领域。科隆古泽尼希交响乐团(Günzenich-Orchester)推出了网络直播平台“Go Plus”,每一演出季为广大乐迷奉上五场免费在线音乐会,柏林爱乐更是倾力打造世界级的实时转播。该乐团为他们的 “数字音乐厅”打出了“柏林爱乐,只为您一人演奏”的宣传语,同时不忘提醒听众在收听方面有多种途径可供选择——“电视,电脑,平板,智能手机”。为实现与录音棚品质不相上下的无损音乐直播,柏林爱乐采用“高采样音频平台”,并通过显示屏上的倒计时来为下一场音乐会——如利盖蒂·捷尔吉(György Ligetis)的歌剧《末日恐怖》(Grand Macabre)——营造气氛。

  高清网络直播的种种优势也在此体现出来:有助于在互联网的广阔世界里发掘新的听众群;把诸如新音乐(Neue Musik)爱好者这样原本分散各处的乐迷联结在一起;为一个并不十分景气的行业引入各种新的支付方式。年费用户可以隔空分享音乐会盛况,甚至获得和置身现场不相上下的视听体验。但是“以太”( 一种假想的电磁波的传播媒介,最初由19世纪物理学家提出)能否传递音乐会的特殊氛围?便捷的操作技术会不会使阳春白雪的高雅艺术降低身价?——不会,只要网络直播被理解为是活跃于音乐媒体领域里的一个新生事物,只要人们认识到它不会对现场体验方式构成威胁,而只是其日常形态的一种补充。事实上,即便是借助臻于完善的声音播放系统,数字音响传输所制造的虚拟氛围也无法取代音乐厅里全方位的视听体验,以及舞台和观众席之间的互动性。但网络直播也可以被理解为是现场音乐盛宴前的“开胃菜”,或是为文化落后地区提供高品质服务的一种有效方式,从这一角度来看,流媒体势必拥有前所未有的广阔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