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行业的数字化 当数位板取代了水彩

阿奈莫娜·克洛斯绘制的“绿色城市”(„Grünen Stadt“)中的一幅插画。
阿奈莫娜·克洛斯绘制的“绿色城市”(„Grünen Stadt“)中的一幅插画。 | 摄影(局部):©阿奈莫娜·克洛斯

在插画行业,人们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计算机、数位板和数字程序的世界。尽管如此,许多画家仍然选择用铅笔、水彩于纸张作画。

       在中世纪的手抄本当中,它们就已经与文本相辅相成,而最晚从图书印刷时代开始,它们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里说的就是插画。这门绘画艺术,常见于书籍、报纸、杂志、小册子,乃至网页,近年正迅速经历技术上的剧变——数字化正改变着艺术和手工业。

       1970年出生于施瓦本地区魏布林根市(Waiblingen)的克里斯托弗·尼曼(Christoph Niemann)是全球最久负盛名的插画家之一。他曾经在纽约生活了11年,为《纽约客》(The New Yorker)和《纽约时代》(New York Times)绘制过无数的封面;自2014年始,他从纽约回到柏林,再次定居德国。无论是个人成就还是雇主方面,都没有为他带来太大转变。2017年,他有幸在瑞士巴塞尔漫画博物馆(Cartoonmuseum Basel)举办了个人作品回顾展。 

铅笔和土豆图章

       从20世纪90年代事业起步开始,尼曼就一直在研究新媒体,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创作主题。他常常以轻描淡写的方式,借着微妙幽默的封面设计揭示当世的荒谬性,例如,在他为《纽约客》绘制的封面上,一位日本艺伎穿着一件印满皮卡丘图案的斗篷,手上的折扇全是手机图案。尼曼经常将图画、手工艺和照片组合,形成新颖奇特而又滑稽的图像,这些创意显然令观众大开眼界。

       尼曼使用铅笔、水彩颜料和油漆,也会用到土豆图章、贝壳,以及乐高积木,在上面着色并进行拼贴。

       人们往往能够从克里斯托弗·尼曼信手拈来的几笔黑色线条中,辨析其作品所独具的简洁性。看似手工制作的作品,主要依靠电脑制作,但是其背后纷繁复杂的创作过程却被隐藏起来。

通过上下滚动页面翻看的图画书

       那么,更为年轻的一代插画家是如何看待数字化的呢?来自莱比锡的罗伯特·道易奇(Robert Deutsch)生于1981年,现在为诸如《心理学》(Psychologie)等杂志工作,他因创作细节丰富的图画书而闻名。不久前在先锋出版社(Avant-Verlag)出版了他个人第一部漫画小说——《图灵传》(Turing),描绘了英国天才、计算机之父阿兰·图灵(Alan Turing)的生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本讲述计算机发明者的图书,确实是用真正的丙烯颜料在纸上完成的。

       虽然道易奇有时会利用绘图软件绘制插画,但是大部分时候他更偏向于传统绘画:“我非常看重手绘的原稿,因为它比印刷出来的图片展示更多的印记。”当然,他也重视数字化所带来的可能性:“我觉得动画非常吸引人,就像《哈利·波特》(Harry-Potter)系列电影中的动画报纸效果一样。另外,网上销售或经营插图能够赚取收益。由此所产生的新项目让道易奇跃跃欲试:在改革之年2017年,中德意志广播电视台(Mitteldeutschen Rundfunk)以非传统方式制作了一部探讨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系列广播剧。这部名为《路德的城邦》(Lutherland)的广播剧,是以网络广播—电视小说的形式呈现。“我设计了一幅可以上下滚动翻看的大型图画。在图画的不同点上,观众能够聆听到不同的段落。数字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可能。”

活动的图画

       与罗伯特·道易奇一样,阿奈莫娜·克洛斯(Anemone Kloos)对于在纸张上体现的传统绘画美学尤为看重。她精致优雅,其充满童话气息的绘画风格为很多杂志和诸如《云的国度》(Im Land der Wolken)之类的童书增添色彩;与此同时,街头艺术和墙壁造型也属于这位30岁画家的创作范畴。“在创作的最初阶段,我所有的图画都是用铅笔或水彩颜料手绘而成。在纸上作画,我会画得更快、更大胆、也更精准。”阿奈莫娜·克洛斯说。后来,她扫描图形,再以数字化的形式对它们加工处理。例如,她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绘制的神话主题日历中的“泉水神”,描绘了水从虚构蓬松的波浪形大胡子里滴落的一刻。“当数字与模拟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美妙,观众也由此无法分辨图画是如何创作出来的。”

       阿奈莫娜·克洛斯将扫描所得的数字化形态背景和结构作为素材库,之后根据需要调取,在上面继续作画。“数字化带来了扣人心弦的变化,例如,在电子书中能够播放音乐,还可以呈现光线效果,读者可以进入图书和图画的世界。”克洛斯为广告短片及视频解说所画的一些插画也是动态的,并伴有文字和音乐。“于是就产生了人们在二维图像中无法体验的氛围和内容的崭新层面。”

       克里斯托弗·尼曼对于数字创新的好奇心促使他最近开始忙于开发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继图画书应用程序“闲逛动物园”(Streichelzoo)之后,他在2016年又开发了“大快朵颐”(Chomp)。通过这些应用程序,尼曼将动画图片、动物绘图、职业或场景与用户上传的自拍照片组合起来。年轻或年长的用户“钻进”了荒唐的角色中,与此同时便产生了滑稽可笑的效果,就连一直将数字创新拒之门外的人,也都会为之动心,跃跃欲试。他们难道不好奇,自己的脸出现在布谷鸟挂钟的钟面上会是什么效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