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款待 “一个关于我们希望如何生活的问题”

如何看待难民关系到我们想要如何生活
如何看待难民关系到我们想要如何生活 | 图片: © stockWERK/Fotolia

将难民视为受害者或入侵者的看法对德国舆论有着深远的影响。社会学家海德隆·弗里斯(Heidrun Friese)针对这一现象进行探讨。

弗里斯女士,2017年5月你曾应歌德学院利马分院的邀请访问秘鲁,里与各国专家就移民、迁移和宜居等议题交流经验。在你看来,德国可以从其他国家那里有何借鉴?

友善好客和社会想象是社会学家海德隆·弗里斯的研究重点 友善好客和社会想象是社会学家海德隆·弗里斯的研究重点 | 图片由本人提供 德国乃至整个欧洲总是自以为处在全球化和所谓难民危机的中心。可是我们稍加留意便会发现,世界流动人口的数量如此庞大,欧洲所收容的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所以说欧盟必须纠正这种错误的自我认知。2011年,突尼斯接收了数十万利比亚难民,在对待难民的问题上,突尼斯人比我们镇定得多。毕竟大多数难民还是滞留在他们原本的区域。目前,巴基斯坦在比例上接收最多的难民;再想一想约旦以及拉丁美洲内陆的人口迁移,相比之下欧洲人自以为存在的问题就显得微不足道。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跨国流动频繁的世界。

一直以来,人们总是在不断迁移,期望着在别处寻求更好的发展前景,是这样吗?

那当然。一个没有人口流动的社会是无法想像的。那种以为可以通过闭关锁国、限制收留难民人数或是修筑高墙来自我隔绝的想法都是极其荒谬的。如果人们想要迈步向前,那么无论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们。

这是否可以看作是对开放边境的一种呼吁?

学者不是政治家,我们的职责在于指出问题所在并且始终站在批判的立场,比如我们可以提议在欧洲或国际上采取一种新的人口流动政策。以为整个非洲大陆上的人都收拾行李准备逃亡,这完全是异想天开。我时常会回想起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的情景,当时一度盛传苏联人全都准备外逃。事实上,苏联解体之后并没有很多人涌到我们这里。但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没有出境自由的话,就会形成一种所谓的“高压锅效应”,或者叫做“东德现象”:关于外国的神话和传言在人群中不断酝酿、四处扩散,于是国外自然就变得更加神秘和令人向往。

“人们想要自由”

对此,欧洲能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呢?

我们欧洲人总是会习惯性地援引自己的犹太教-基督教-欧洲文化价值体系。或许我们应该首先意识到一点:在《圣经》中,款待客人是排在第三位的善举。这种对陌生人的友善态度是无条件的,与“你从何而来”或者“对我有何用”毫无关联,也没有希望客人尽快告辞的意思。“阿拉伯之春”告诉我们,只填饱肚子对人们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人们想要自由而不愿被禁锢。与其投入大笔资金建设,我们应该帮助突尼斯、利比亚或埃及发展和健全公民社会,为他们的民主化提供支持。
 
你在《难民:受害者—威胁—英雄》一书集中探讨我们社会应如何看待难民的问题。你具体采用了哪种方法进行研究?

我们对难民始终抱有一种“社会想象”,或者说我们习惯在头脑里设想某种东西存在,却从不去认真思考其为何物。每次跨文化交流的讲座导论上,我都会问我的学生,他们头脑中“东方”是什么样子,得到的答案不外乎飞毯、一千零一夜、阿里巴巴之类的形象。让其他国家的人在我们眼里变为“他者”的正是这种千篇一律的图像,而不是后来我展示给他们看的图片,比如开着SUV或是使用智能手机的男性。

“作为普通人的难民”

为什么这种关于难民的社会想象会是灾难性的?

这种归类与政治话语密不可分。将难民视为威胁,视为入侵者或是游手好闲的寄生虫是舆论中最流行的一种观念。事实上,将陌生人视为潜在仇敌是一种由来已久的思维定式。将难民视为受害者的想法也同样具有误导性,因为它把“人”简化成一种无助无望、缺乏行动力的存在。这种论调在人道主义话语中尤为盛行,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在媒体上发布的那些被溺死的偷渡者的图片越来越触目惊心。这种舆论以我们的情感为靶向,它在本质上不具有任何政治性。第三种想象则来自充满革命斗志的左派活动人士的舆论,难民在其中被英雄化了,那些图片让我们误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他们的一切。与此同时难民作为普通人,作为父亲或求职者的身份却被完全遮蔽,难民的个体性及其个体自决就这样被彻底抹杀。
 
如何才能打破这种想象?

这正是本书所提出的问题。本书不是灵丹妙药,不可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触及该话题,由此引发一些思考,这是第一步。与日常生活相比,体育界或是“寻找德国巨星”等选秀节目在促进难民融合上产生更为深远的效果。在制度上,我们也必须更加灵活和不拘一格,避免过度官僚化。最后我要说的是,热情好客是涉及到一个全国层面地问题,涉及到如何与不同民族、不同政见的人相处,涉及到我们希望如何生活的问题。
 

海德隆·弗里斯(HEIDRUN FRIESE),

文化与社会人类学家,克姆尼茨技术大学跨文化交流专业教授。她曾在兰佩杜萨和突尼斯展开关于难民问题的田野调查。其《难民:受害者-威胁-英雄》一书集中探讨了大家对于难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