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摄影技巧 “开眼界”的培训

冰岛小丑是关于马戏团生活系列的一部分
冰岛小丑是关于马戏团生活系列的一部分 | 照片(节选)©约翰娜-玛利亚·弗里茨

很多行业都能见到摄影师的身影:他们成立工作室,为报纸和杂志供稿,或是成为自由艺术家。但是需要接受什么培训才能成为上述摄影师呢?例如:柏林东十字摄影学院(Ostkreuzschule für Fotografie)。

  温泉泉眼里的热浪涌向天际, 一个小丑置身其中, 踩着高跷在木板通道上行走。踩着高跷、涂白的面孔和红色的帽子,他在这片不毛之地中显得格格不入——换作任何人都会如此。这幅照片由约翰娜-玛利亚·弗里茨(Johanna-Maria Fritz)拍摄,是她关于冰岛马戏团生活摄影系列的一部分。她将照片带到柏林摄影艺术学院的课堂上,与同学们进行讨论。“这种讨论极其重要”,弗里茨说。除了发表在《时代》杂志(Zeitmagazin)上,她的马戏团系列还在许多展览中展出。这位生于1994年的摄影师目前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摄影进修课程。“我们从基础课程开始,尽管如此,这里的学习并不那么教条化。个人空间比较大,而且教师和学生之间的联系也比较紧密。”

蜚声国际

  在德国主要有三条进修成为职业摄影师的出路:在摄影工作室做学徒、在高等院校修读摄影专业课程,或是在专业性相对比较强的私立摄影学院进修。每条出路在实践、个人能力发展和开支方面都不同。到底选择哪一条路才正确,取决于每个人的职业追求。理论上说,有关该行业专业资格的取得,德国的高校或者专业进修院校都能够相关的课程可供参考,这些课程都享有很高的国际声誉。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的纯艺术类摄影课程专为摄影专业的教授量身定制;埃森富克旺根艺术大学(Essener Folkwang Universität der Künste)的风格比较自由开放;柏林东十字摄影学院则是由著名的东十字摄影图片社(Ostkreuz-Fotoagentur)两位摄影师开设。

回归针孔相机

“柏林摄影学院有些特别”,应届毕业生哈纳斯·魏德曼(Hannes Wiedemann)说。“这里没有成绩,没有考试,但是大家的交流很频繁。”他还说,大家在这里都是从头开始,从基础开始学习摄影。“使用胶片相机工作令很多人豁然开朗。”魏德曼说。

  •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图片: © 哈纳斯·魏德曼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图片: © 哈纳斯·魏德曼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 哈納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图片: © 哈納斯·魏德曼
    哈納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图片: © 哈纳斯·魏德曼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图片: © 哈纳斯·魏德曼
    哈纳斯·魏德曼的“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系列

  托马斯·桑德贝格(Thomas Sandberg)是学校的创始人之一,他把摄影学院提供的培训比作音乐学院的学习:“都是学习一项工具和这项工具的特殊技巧。”在他的课上,学生们会先认识针孔相机,再过度到胶片摄影的经典流程:暗房、曝光、黑白记录。“我们非常重视培养扎实的操作能力”,桑德贝格说。“所有讲师都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因为榜样就是最好的老师。”

发现自己的风格

  柏林摄影学院的课程是循序渐进、环环相扣的:培养了基本的操作能力之后,学员开始接手小型,并逐渐接手大型项目。设立预备学期,目的是为了让学员“喘口气儿”,这样,学员就可以了解自己想学什么以及能够学到什么。哈纳斯·魏德曼中途休学整整一年,以便全身心地投入关于“为自己植入芯片的人”摄影系列,该系列已在多家媒体上发表。和魏德曼相似,摄影学院的大多数学生都专注于纪录性质的杂志摄影方面的技巧,这也是东十字摄影图片社最负盛名的;不过,学校设置的摄影课程大多涵盖了从建筑摄影到时尚摄影的全部类别。托马斯·桑德贝格认为,对于学生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你们想用学到的技巧干什么?”

不负光阴

  桑德贝格不能够、也不想给他的毕业生承诺任何职业前景。他估计,就班上八名学生当中,至少有“一到两位”最终会以摄影艺术家或者摄影记者作为主业。“要取得这样的成就,需要很多必不可少的特质”,他说,“这些特质的培养是有条件的。”正在修读第三学期的约翰纳斯·克莱纳特(Johannes Kleinert)有同样的看法:他正在做一则关于“柏林地铁的人群”的图片专题,他本人将其称为“主观的图片叙述”。他认为,靠这种摄影方式为生是不切实际的。“不过,技巧高超的摄影师会受到追捧,”克莱纳特说,“也许我可以关注人物摄影和舞台摄影方面的机会。”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图片: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图片: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图片: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图片: ©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
    约翰纳斯·克莱纳特的“柏林地铁上的人群”系列

  在德国还有一些以市场为导向的摄影学校,为培养某一特定领域人才为定位。汉诺威高等专科学校就是专门培养杂志摄影师和新闻摄影师的,教学中包括实习。相反,柏林摄影艺术学院注重培养学生的自主能力:学校要求学生每个月只有六天需要大家展示自己的作品,却全天候为学生提供学校里的设备。当然,这里和其他学校一样也收取学费。对于托马斯·桑德贝格来说,只有当学生把更多时间花在赚钱而不是摄影上时,这才会是一个问题。此外,桑德贝格认为,市场导向带来的一个积极效果是:“学生能够意识到,他们挥霍不起时间。日后的工作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