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女性主义 “令人振奋”

为女性权利走上街头
为女性权利走上街头 | 照片:© Jen Grantham/iStock

是否存在所谓的全球女性主义?在世界不同地区,关于女性的话题又有哪些?几代女性社会活动家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就这些问题,我们访问了意大利裔美国哲学家西尔维娅•费得里奇(Silvia Federici)。

***

费得里奇女士, 2017年,你庆祝75岁生日。你觉得与年轻的女性主义者交流有困难吗?

完全没有!在我认识的人中,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女性社会活动家。我相信这是由于目前正在掀起一场新的女性主义运动,而且是全球性的。世界掌握在她们的手中,置身这些女性当中,我感到高兴。

新的女性主义只是相对年轻,疑惑与20世纪七、八十年代你曾经活跃的的女性运动有所区别? 

女性社会活动家当然取得了进步。举个例子:我们当时以“家务劳动有偿化”为发端。时至今日如今不会有人幻想通过有偿家务来解放女性了。因为大多数女性虽然外出工作,但是工作并不稳定,为了谋生经常要打两三份工。此外,年轻的女性主义者不再把大部分希望放在政府部门,期待他们推动社会变革。

2017年美国十几万女性在“华盛顿女性大游行”中走上街头。您对此有何看法?

不只是女性主义者,这一天还有许多其他社会人士在场,既有女性也有男性。大家要表达对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性别歧视态度的愤怒,这与游行活动的规模有莫大关系。并且,他们对新政府可能再次禁止堕胎表示忧虑。

游行是为了捍卫现存的制度吗

除了在组建家庭方面有自行选择的权力外,美国女性在很多方面其实没有取得太大成果,更不足以说捍卫了。最新的数据显示,工人阶层的女性生活质量明显下降。根据统计,她们的寿命会比母亲一辈要短五年。社会上为此也掀起轩然大波,“女性大游行”明确指出了这一点。

“对女性施加的暴力日益增加”

“如今在其他地区也经常有女性主义示威游行,比如在拉丁美洲。他们的口号是‘Ni una menos’——德语意思是‘一个也不能少!’。”是针对杀害女性和男权文化提出抗议。

这的确让人振奋。“一个也不能少” 是2017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由阿根廷女性提出。当天阿根廷开展全国妇女罢工,背后有大型工会的支持。我不久前在纽约约见三位阿根廷社会活动家,她们向我展示布宜诺斯艾利斯集会的片段。我感动得几乎落泪。

 只有拉美在探讨女性谋杀以及对此展开的反抗吗?

当然不是。此类暴力案件的暴力及发生频率在全世界都有上升。印度和某些非洲国家有针对女性的合法猎巫行为。加拿大乡村地区曾出现连环谋杀。意大利前几年出台了专门针对谋杀女性的法律。这已经很可观了。我小时候在意大利,发生了这种事大家要讨论好几个月,因为太不寻常了。而现在,几乎每天都有女性被杀害。

暴力行为抬头,你认为原因有哪些?

杀害女性总是与社会发展密切相连。谋杀行为意图让人害怕,产生恐惧。具体原因各不相同。例如在拉丁美洲,女性谋杀常常发生在以剥削原材料图利的大型工程选址。在地方群众的抗议中,女性往往冲到最前线。她们要是被杀,即可说明社会抗争是徒劳的。我是一个由不同国家组成的国际女性主义者网络社区的成员。我们共同肩负着世界发展的责任,研究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的原因。

西尔维娅•费得里奇(Silvia Federici),

1942年生于巴马(Parma),科学家、社会活动家。这位荣休政治哲学与女性研究教授生活在纽约,就马克思主义和女性主义理论及“公共财富”(Commons)概念著文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