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拔涛 遇见一场理性与感性的剧场盛宴

甄拔涛
甄拔涛 | © 歌德学院(中国)

太阳没有选择地照射着我们。“Theatertreffen 可以译作在剧场相遇。对不?”我问。“是的。但是它有两层意思: 你遇上剧场; 另一方面,剧场也遇上你。” 黛安娜(Diana)说。她是2017年 Theatertreffen 的戏剧指导。黛安娜、我的同伴和我坐在长椅上,漫无目的地谈。我们十分珍惜这一大片阳光,因为夏天突然、终于记起潜入柏林。

  德文 "Theatertreffen"一字是诗意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流动。你遇上剧场遇上你,现在,这里。

  Theatertreffen 成立于1964年,毫无疑问,是德语系最重要的戏剧节,并且被视为世界三大戏剧节之一。每年,七位评审选出十套最突出的剧作,并于柏林上演。

  今年,我看了其中五部作品。毫不意外地,它们呼应了今时今日的政治及社会困境。与此同时,它们锐意寻找新的剧场叙事形式,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提尔.布里格勒布(Till Briegleb,2017 Theatertreffen评审)形容其中一些作品为“诸多循环”(many loops)。在凯.沃格尔(Kay Voges)的《边缘游行》(Borderline Procession)中,观众进入一个长方型的表演场地。在场地中间,布置了犹如不同电影场景的房间,包括妓院、巴士站及车库等。观众可以选择坐在观众席的两边。一部摄影机不断围绕着厂景拍摄,因此两边观众都能透过屏幕看到另一边正在进行的事情。《边缘游行》的剧场美学令人叹为观止,而且发掘出开创性的剧场叙事,亦最能阐述我们的碎片化当代生活。全剧共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讲述我们日常生活的失落感。第二部分叙述我们看似稳定的生活之突然崩坏。最后一部分将媒体及科技生活洛丽塔化(Lolitasation)地表现出来。不确定感浸满整个演出,跟现在的政治处境息息相关。可是,演出的内容受到形式所限。由于每一个片段只有十至二十秒,内容无法深入发展。相对内容来说,形式有些嘈杂。

  蒂姆.埃切尔斯(Tim Etchells)及他的剧团强迫娱乐 (Forced Entertainment)的《真实魔术》(Real Magic)是另一个诸多循环的例子。表面看来,演出非常简单。三个表演者,一场游戏。一个做主持,一个手持字卡,一个蒙着双眼猜字。每次他/她只说出电/洞/钱。九十分钟过去无人猜中。这看来是讽刺沉闷的电视节目。可是,其中的沟通困境却成为一个有力量的意象及模拟,让我们联想到不同的处境,尤其是今天的政治状况。如果另一方完全不参与,我们还能怎样沟通(譬如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我们如何打破这个僵局?

  当然,并非所有表演都堕进诸多循环。克劳廸亚.鲍尔(Claudia Bauer)的《89/90》改编自彼德.里克特(Peter Richter)以柏林围墙倒下前后的东德为题材的同名小说。《89/90》与香港和中国的政治尤其相关。剧中一个最有力量的片段是,当东德电视台广播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新闻时,播报员将和平的示威者形容为流氓及暴徒。东德人民一个接一个愤怒地走出房间。明显地,他们不相信官方的谎言,并开始在街上游行。如果全球化还有它美丽的一面,这个就是了。不幸地,我们还对另一片段有共鸣。纳粹行为至今仍然持续。《89/90》提醒我们纳粹思想重临,同时也提醒我们全世界右翼思想的复辟。香港亦不例外。最近,有些年轻人提倡香港人不应再参与在维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因为这不是香港议题。我们并不陌生,右翼常常幻想我们可以独善其身,只专注本土议题。

  米洛.劳(Milo Rau)的《五个简易篇章》(Five easy pieces)探问一宗骇人听闻的谋杀案背后的政治、社会制度,是一出令人心痛的作品。可是,米洛.劳仍然诘问我们有否真正为受害者伤心的理由。今年我的最爱。托姆.卢斯(Thom Luz)的《伤心的魔术师》(Sad Magicians)用烟创造诗意的意象。我有在看山水画的感觉。

  如前所述,德语剧场锐意寻求剧场叙事的新形式。除了上述作品,赫伯特.弗里奇(Herbert Fritsch)现象亦是另一明证。他的作品差不多重视形式多于内容,而他十分受德语观众欢迎。今年,他更获得普鲁士海上贸易基金会(Stiftung Preußische Seehandlung)授予的柏林戏剧(Theaterpreis Berlin)奖一方面,德语剧场坚持探究社会、政治、哲学议题; 同时,他们也怀有强烈欲望,将戏剧的钟摆从人文关怀推向另一端。

  香港剧场也关注社会议题,尤其是在2014年雨伞运动之后。或许,本质上,剧场是实时紧扣社会的; 因此,剧场工作者更倾向以作品响应社会。德语系剧场可以带给我们的灵感是,他们的作品背后总有一个强大的论述。当作品讨论特定议题时,我们总会看到实质的东西。香港剧场如何发展更有深度的作品?值得我们深思。

  “剧场相遇2017”提供了多姿多釆的剧场作品,包括慑人的剧场美学,紧扣当代人类处境及独特的历史视野,亦付诸相当的努力寻找新叙事。这无疑是一场兼容感性、理性的杰出剧作之盛宴。对于剧场人来说,“剧场相遇”应列入“十件你一定要在死之前做的事”,绝对是你生命中最奇妙的戏剧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