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为自食其力而烹饪

李愛延博士在她的坐落於首爾江南區的餐館Neungra Bapsang 。
李愛延博士在她的坐落於首爾江南區的餐館Neungra Bapsang 。 |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李爱延(Ae-ran Jeong)是一名脱北者,她为韩国人介绍朝鲜的美食。她经营餐馆Neungra Bapsang,并希望通过这个渠道帮助其他脱北的女性自力更生。

  李爱延穿着朴素,留短发,浑身散发着自信的气息。这位现年53岁的女子获得了首尔(Seoul)梨花女子大学(Ewha Woman’s University)的营养学和食品管理博士学位。同时,她是至今生活在韩国的3万名脱北者当中的一员。

  她所在的研究所从事朝鲜饮食文化的研究。研究所下辖一家餐馆——Neungra Bapsang。Neungra Bapsang坐落在钟路(Nakwon-dong)——首尔市中心一个没落的街区。来到一栋不起眼的建筑物面前,登上昏暗的楼梯,就是餐馆的入口处。

  初来乍到,大部分客人都只把这里看作一家简朴的小酒馆。餐馆里随意放着若干桌子和椅子。几位中年妇女在最里头的厨房里为蔬菜去皮。但是,餐馆的运营却遵循着李爱延非常看重的一条哲学信条——“只有能够自食其力的人才能真正得到满足”。

一位脱北者的旅程

  李在1997年逃离了朝鲜,她的经历就是从一无所有到自给自足的过程。在脱北之前,她的家庭由于“不受欢迎的政治背景”而被流放到中朝边界、过着艰苦的生活。李的祖母在朝鲜战争期间逃到了韩国,其后加入美国国籍。她的祖母为了救出他们,特意前往中国。一家人在中国东北部的沈阳市团圆,并且最终前往韩国。

  李在朝鲜修读的是营养学专业。她获得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的奖学金,得以在同一专业继续升学。她是第一位在韩国获得博士学位的朝鲜女性。2009年10月,在年届40岁的时候,她创建一家研究所,其宗旨是促进人们认识朝鲜文化,尤其北朝鲜的饮食。

  万事开头难。“我欠下房租。有一次正要出门,看到房东站在外面。于是被吓得赶紧躲进餐馆。”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决心要向人们展示朝鲜美食——尤其是在韩国人对朝鲜食物不太感兴趣的当下。同时,她也希望通过这家餐馆,为生活在韩国的脱北女性提供一个庇护所,在这里她们将学会如何适应当地的生活。李相信,在南部的所有努力都终将会有结果。

  • Neungra Bapsang内部。墙上挂着李爱延的照片及其餐馆的口号:“重新统一从餐桌上开始。”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Neungra Bapsang内部。墙上挂着李爱延的照片及其餐馆的口号:“重新统一从餐桌上开始。”
  • 李爱延是第一位在韩国获得博士学位的朝鲜女性。她的餐馆雇用朝鲜妇女,帮助她们自食其力。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李爱延是第一位在韩国获得博士学位的朝鲜女性。她的餐馆雇用朝鲜妇女,帮助她们自食其力。
  • 平壤(Pjöngjang)朝鲜冷面是Neungra Bapsang供应的一道朝鲜特色菜肴。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平壤(Pjöngjang)朝鲜冷面是Neungra Bapsang供应的一道朝鲜特色菜肴。
  • 朝鲜风格的土豆馅饺子。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朝鲜风格的土豆馅饺子。
  • Neungra Bapsang展览的朝鲜白酒Inpung-sul。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Neungra Bapsang展览的朝鲜白酒Inpung-sul。
  • Neungra Bapsang 餐馆里的北朝鲜利口酒Dotori-sul。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Neungra Bapsang 餐馆里的北朝鲜利口酒Dotori-sul。
  • 一位逃离朝鲜的服务员,她穿着Neungra Bapsang的工作服,上衣绣着餐馆的名字。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一位逃离朝鲜的服务员,她穿着Neungra Bapsang的工作服,上衣绣着餐馆的名字。
  • 顾客在Neungra Bapsang 主厅聊天。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顾客在Neungra Bapsang 主厅聊天。
  • 李爱延获得韩国出版协会(Korea Press Association)颁发的2015年国际和平出版大奖(International Peace Press Grand Award) 图片: 俊·米歇尔·帕克
    李爱延获得韩国出版协会(Korea Press Association)颁发的2015年国际和平出版大奖(International Peace Press Grand Award)

帮助同病相怜者

  李的餐馆只雇用脱北的女性难民。李在2017年3月雇佣了7名女性全职员工、3名兼职员工。在她的餐馆,她的员工将会掌握在正规餐馆工作所需要的基本实践经验。两位员工说,能够为李工作让她们觉得很幸运(为了防止她们在朝鲜的家人会遭到报复,她们希望隐去姓名)。

  其中的一位员工(45岁),在10年前离开朝鲜。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在李的餐馆里工作了3年。“我在这里感觉很愉快。因为这儿所有的人都是朝鲜人,大家几乎没有什么冲突。”

  另一位(60岁),是主厨,从2012年3月餐馆开业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她在脱北前也是一名厨师。如今,她负责开发适合韩国人口味的菜式。“(到了南部后),我一开始在家制作首饰,后来在江南区的一家连锁快餐店工作。”不过,现在的工作最让她有家一般的感觉。“唯一的缺点就是在节假日不能休息,因而无法与家人、朋友一起过节。”(这里的员工每周周末之外的时间休息两天。)

  两位妇女的朝鲜口音极重。这使她们在融入韩国时显得非常碍眼。在这里说方言的人,特别是说朝鲜方言,会马上遭到歧视。

并非无可争议

  尽管李获得成就,但是她并非没有遭受非议。她与首尔权贵阶层中的保守人士保持来往,这是众所周知的。2008年,她作为一个小的右翼保守政党的代表参加了韩国议员的选举,最后没有获得成功。而且,她与韩国的另一机构也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该组织秉持极端保守主义,支持从民族主义出发的历史叙事。

  问及她的政治立场,她深信她的工作应该为朝鲜的变革作出贡献。“显然,(韩国的)这个制度具有优越性。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必须帮助朝鲜人做出自己的抉择,并且实现自由民主的市场经济制度。”现在,她对让她的员工了解资本主义经济模式感到满足。但是,她希望最终能够看到朝鲜生机勃勃的市场经济以及朝韩统一。“当我谈到重新统一的时候,我指的是在朝鲜实现民主自由的市场经济。”

  尽管在政治上越来越活跃,但是李并没有忘记她的初衷。她继续努力推广朝鲜美食,帮助脱北女性自食其力。1948年之前,朝鲜和韩国还是一个国家。然而,今天在韩国,人们对朝鲜人鲜有正面印象。许多韩国人认为北朝鲜难民受教育程度低而且懒惰。

  李对于这个现象的看法是:“在朝鲜,有制度保障人们基本的生存。来到韩国,他们也曾经得到多方援助。”但这些好心的善行阻碍了脱北者争取独立。“同情是短暂的,而生活是长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