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露一手 “每天结束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作品,感觉真棒。”

蒂姆·朗霍夫在他的旋转盘
蒂姆·朗霍夫在他的旋转盘 | 摄影:Carola Dorner

蒂姆·朗霍夫在裤裆大街(Ku’Damm)闲逛的时候,喜欢欣赏橱窗里的瓷工艺品。因为他能够这么说:“你看那些鸡蛋杯,基本上都是我的作品。”

  我(Timm Langhoff)是KPM的手工拉胚师,KPM是柏林皇家造瓷厂(Königliche Porzellan-Manufaktur)的简称。确切的说,我的职业是“工业陶瓷操作技工”。我从小就想从事和手工相关的工作。我的两位叔叔是木匠,我的身边一直有用双手制作工艺品的人,我觉得这很棒。当我看见KPM的招生启示时,马上递交了申请。这都已经过去十二年了。我在去年拿到了工艺培训师的证书,也就是说我可以带学徒了。我们在KPM有三到四个工艺制瓷师。一些同事被安排去完成其他的工序。当我还是学徒的时候,这里能收到来自整个德国的申请。精细制瓷的培训机会不常有。这也符合逻辑。在整个德国,除了KPM和梅森瓷器(Meißen)之外,手工制瓷的企业寥寥无几,而且规模都很小。在我之后,KPM就再也没有接收过工业陶瓷学徒了。

  在理想情况下,接受培训的学徒最好能有实科中学的毕业证书(Realschulabschluss),同时具备一定的手工技能。我一开始的时候,花了几天“实践期”来考察,看看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到底是不是合适。企业是有计划留住人的,但双方都得有意愿。学徒培训结束之后,练习和经验就非常重要了。总的来说,这是一份非常精细的工作,收入还算客观。另外,女人是没法成为拉胚师的,这完全是因为胚体重量的缘故。一些石膏模型重量超过35公斤,可不能让女人来举。但这并不意味女人不能做从事手工行业。比如说,女士们可以做注模师或是塑模师,或者在瓷器工艺品画廊里工作。

从泥料到臼 从泥料到臼 | 摄影: Carola Dorner

  我在制作一件作品时,首先需要的是泥料。原料运过来,我就在工作室按照我的“秘密工艺”进行加工。这些原始泥料有高岭土、黏土、石英、长石,剩下的都是企业机密啦。给我用来加工的泥料都是相当柔软的,便于我更好地拉胚。制作胚体底座的泥料会更硬一些。泥料送来的时候是一整块一整块的,我按照需要再切分。很重要的一点是,所有送来的泥料块都必须是相同大小的,这样我才知道在制作每一件作品时要如何切分。我现在正在制作一款瓷臼。制作这么重的瓷臼我需要泥料块的一半大小。我目测大概需要多少泥料,然后用绳子把它切下来。当然,并不是每次都能切割下同样大小的泥块,这可是手工制作。我把切下来的泥料放在旋转盘上,用手端起来,尝试把泥料上扭曲、褶皱和波纹等不规整的地方抚平。接着我就要开始制作心中的理想作品了。为了使瓷臼的壁达到一定厚度,我会把泥料放进石膏模具里,均匀抹开。我会设置模具的形状,以便最后做出来的瓷臼壁的硬度均匀。

  • 从泥料到臼 摄影: Carola Dorner
    从泥料到臼
  • 从泥料到臼 摄影: Carola Dorner
    从泥料到臼
  • 从泥料到臼 摄影: Carola Dorner
    从泥料到臼
  • 从泥料到臼 摄影: Carola Dorner
    从泥料到臼
  • 从泥料到臼 摄影: Carola Dorner
    从泥料到臼

  我现在在做的是瓷臼。这一款会在年底的时候拿去出售。制作200件瓷臼,大概需要两周时间。拉胚之后还有其他工序。如果要制作比较重的臼,我需要等上三天,直到臼干透。干透之后的臼的体积大概会缩小百分之二十。在烧制和上釉之后,臼的大小会再缩小百分之十六。对于比较大的物品来说,前后的对比是非常明显的。而且灰色的原料之后会慢慢变成白色。

  完成这款瓷臼后,我的下一件作品是一款法式篮筐。我把它制作成形后,将湿润的泥胚交给我的女同事,由她们在平整的表面刻制花纹。制作这款瓷臼之前我做的是鸡蛋杯。这种工作中的转换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臼的制作工艺与鸡蛋杯完全不同。所以我每天都在以不同的流程制作不同的形状。不过,不管我白天做的是什么,每天结束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作品,感觉真棒。当然也是因为我能够用双手做东西。毋庸置疑,我的手就是我的工具。

从泥料到臼 从泥料到臼 | 摄影: Carola Dorner

  我为自己的职业感到很自豪。我在裤裆大街(Kurfürstendamm,选帝侯路堤,被当地人戏称为裤裆大街)闲逛时,能够对朋友说:看,那些鸡蛋杯基本都是我的作品。那感觉真是太棒了。当然我家里也有KPM的瓷器。我会购买一些瓷器,因为我知道这是手工制作的,产自KPM。我一直劝朋友别买那种不值钱的餐具。当然,一个手工制作的盘子要比宜家的盘子贵很多。精致的瓷器从来都是奢侈品。不过大多数瓷器还是日常用的餐具,而不是橱窗里的展品。 当然,KPM是一家传统企业,但这并不意味着,工艺在过去253年的企业历史中停滞不前。目前我们有大约一万件不同的产品。那个瓷臼最后也不应该摆在玻璃橱窗里,而是应该给喜欢进厨房的人使用。

  平常我早上六点不到就开始工作,拉胚一直到11点。然后我开始对拉制后的坯体进行加工。通常,当胚料处于类似皮革的硬度时,还可以对其进行细微的改进。这时候,泥料会显现出类似皮革的颜色,这是加工的最好时机,我可以继续加工胚子的形状,直到胚子如皮革般松弛下来。最糟糕的情况是我得把没过关的胚料剔出来。我大致是上午制作形状,下午加工。对象本身和对象的加工程序常常有变。当一件物品真正制作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烧制、变色、上釉、底座抛光和装箱,这一系列程序大概经过20-25个人之手。实际上这份工作几乎没有什么让我烦躁的,可能除了大热天里的高温。我们紧挨着烧制炉工作,到了夏天这里真的会非常热。当然这也正是为什么我那么早开始工作的原因。我通常工作到下午三点,就去湖边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