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电影中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思想活在电影之中

哈乌·佩克电影《年轻的卡尔·马克思》的拍摄工作
哈乌·佩克电影《年轻的卡尔·马克思》的拍摄工作 | 照片(局部): © picture alliance / Jens Trenkler / dpa

过去120年,银幕上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呈现复兴的趋势。

作者: 卢卡斯·巴耳温齐克(Lucas Barwenczik)

       自从电影问世以来,导演和制片人就开始使用电影媒介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及信条。毫无疑问,20世纪20年代反映十月革命和俄国内战的苏联电影就力挺马克思主义。这类电影旨在赢取观众对于革命、对于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的苏维埃政权的信心:即使没有读过《共产主义宣言》的人,也应该能够通过银幕去理解革命。

       然而,借由电影宣扬马克思主义,对电影艺术的影响一直流传至今。大量电影作品将卡尔·马克思刻画成历史人物,例如近期哈乌·佩克(Raoul Peck)的《年轻的卡尔·马克思》(Der junge Karl Marx)。此外,还有系列关于阶级斗争和解放斗争、反殖民主义、异化、战争和革命的电影作品。部分电影并非刻画马克思其人其事,但是挪用他的观点,应用到电影本身所处的时代。在120年的电影史中,如果没有马克思和他的思想,接下来的这12部电影就不会诞生。

  • <b>大卫·格里菲斯《党同伐异》(1916)</b><br>美国导演大卫·格里菲斯以平行蒙太奇的方式叙述四个时代的故事,刻画人类不容异己的暴力天性:巴比伦的没落、耶稣和法利赛人的冲突、法国圣巴多罗买大屠杀,以及一起当代的事件。他在叙事层面上不断切换,进行对比。电影展现永恒(阶级)斗争的画面,例如在罢工工人和国家政权之间的斗争。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United Archives/WHA
    大卫·格里菲斯《党同伐异》(1916)
    美国导演大卫·格里菲斯以平行蒙太奇的方式叙述四个时代的故事,刻画人类不容异己的暴力天性:巴比伦的没落、耶稣和法利赛人的冲突、法国圣巴多罗买大屠杀,以及一起当代的事件。他在叙事层面上不断切换,进行对比。电影展现永恒(阶级)斗争的画面,例如在罢工工人和国家政权之间的斗争。
  • <b>谢尔盖·爱森斯坦《战舰波将金号》(1925)</b><br>某些早期电影杰作是作为共产主义国家的宣传工具。俄罗斯导演如吉加·维尔托夫(Dziga Vertov)及谢尔盖·艾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受到电影新媒体的独特力量所鼓舞,认为电影可以作为革命的工具。默片《战舰波将金号》描述了1905年革命期间发生的一场暴动。一艘军舰的船员起义反对效忠沙皇的军官;结果这场冲突星火燎原般蔓延全国。这个故事以1905年6月“波将金号”的真实故事为蓝本,现实中,暴动者却因煤炭储存量耗尽而被迫放弃。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United Archives
    谢尔盖·爱森斯坦《战舰波将金号》(1925)
    某些早期电影杰作是作为共产主义国家的宣传工具。俄罗斯导演如吉加·维尔托夫(Dziga Vertov)及谢尔盖·艾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受到电影新媒体的独特力量所鼓舞,认为电影可以作为革命的工具。默片《战舰波将金号》描述了1905年革命期间发生的一场暴动。一艘军舰的船员起义反对效忠沙皇的军官;结果这场冲突星火燎原般蔓延全国。这个故事以1905年6月“波将金号”的真实故事为蓝本,现实中,暴动者却因煤炭储存量耗尽而被迫放弃。
  • <b>吉加·维尔托夫《持摄影机的人》(1929) </b><br>在共产主义社会,艺术与社会现实主义理念紧密联系,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原因,社会现实主义禁止一切抽象化和美化。紧凑、富有诗意的纪录片《持摄影机的人》将日常生活中人们的工作和作息美化,连缀在一起,成为富有诗意的交响乐章。吉加·维尔托夫在扣人心弦的图像流中展现了社会主义社会中现实和理想画面的混合物。影片的节奏同时也反映出1917年十月革命的剧变,涉及土地征收、工业国有化和引入马克思主义作为国家哲学,展现日常生活的彻底改变。 照片(局部):《持摄影机的人》电影场景/ © Dziga Vertov
    吉加·维尔托夫《持摄影机的人》(1929)
    在共产主义社会,艺术与社会现实主义理念紧密联系,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原因,社会现实主义禁止一切抽象化和美化。紧凑、富有诗意的纪录片《持摄影机的人》将日常生活中人们的工作和作息美化,连缀在一起,成为富有诗意的交响乐章。吉加·维尔托夫在扣人心弦的图像流中展现了社会主义社会中现实和理想画面的混合物。影片的节奏同时也反映出1917年十月革命的剧变,涉及土地征收、工业国有化和引入马克思主义作为国家哲学,展现日常生活的彻底改变。
  • <b>查理·卓别林《摩登时代》 (1936)</b><br>查理·卓别林的童年是在穷困潦倒中度过的。该美国导演兼演员在他的闹剧喜剧(Slapstick-Komödie)中总是站在穷人和被剥夺公民权利的人的一边。他一次又一次地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模式造成的社会弊端。1936年,《摩登时代》塑造了卓别林著名的流浪汉角色,描述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举步维艰的生活,该危机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带来福特主义。在著名的电影桥段中,流浪汉被传送带卷入一台大机器,马克思的“劳动异化”概念极少得到如此戏剧化和娱乐化的展现。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Everett Collection
    查理·卓别林《摩登时代》 (1936)
    查理·卓别林的童年是在穷困潦倒中度过的。该美国导演兼演员在他的闹剧喜剧(Slapstick-Komödie)中总是站在穷人和被剥夺公民权利的人的一边。他一次又一次地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模式造成的社会弊端。1936年,《摩登时代》塑造了卓别林著名的流浪汉角色,描述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举步维艰的生活,该危机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带来福特主义。在著名的电影桥段中,流浪汉被传送带卷入一台大机器,马克思的“劳动异化”概念极少得到如此戏剧化和娱乐化的展现。
  • <b>维托里奥·德·西卡《偷自行车的人》(1948)</b><br>为回应法西斯主义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的意大利出现新现实主义的艺术纪元。文人和导演受到诗意现实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启发,力图真实呈现在战火纷飞下的欧洲生活。维托里奥·德·西卡(Vittorio De Sica)的《偷自行车的人》是这类题材的杰作:一位父亲打日工养家糊口,在他千辛万苦获得一份张贴海报的工作后,自行车却被人偷走。事件驱使他自己去当小偷,引发严重的后果。德·西卡对无情的资本主义阶级社会最穷苦的人彼此相互争斗——提出质疑,呼吁人民团结起来。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Everett Collection
    维托里奥·德·西卡《偷自行车的人》(1948)
    为回应法西斯主义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的意大利出现新现实主义的艺术纪元。文人和导演受到诗意现实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启发,力图真实呈现在战火纷飞下的欧洲生活。维托里奥·德·西卡(Vittorio De Sica)的《偷自行车的人》是这类题材的杰作:一位父亲打日工养家糊口,在他千辛万苦获得一份张贴海报的工作后,自行车却被人偷走。事件驱使他自己去当小偷,引发严重的后果。德·西卡对无情的资本主义阶级社会最穷苦的人彼此相互争斗——提出质疑,呼吁人民团结起来。
  • <b>赫尔倍特·比勃尔曼《社会中坚》(1954)</b><br>在强烈反共的麦卡锡时代,任何批评美国的言论都会引人怀疑。美国编剧兼导演赫尔倍特·比勃尔曼(Herbert Biberman)是“好莱坞十君子”之一——因拒绝为“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作证而受到惩罚。《社会中坚》虚构了1951年新墨西哥州帝国锌(Empire Zinc)公司员工的一起真实罢工事件。电影灵感取材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风格,不仅谴责大部分来自墨西哥的工人群体的生活条件,同时批判了他们运动中的双重道德标准:主角拉蒙致力宣扬人类平等,对待他的妻子却像二等公民一样。比勃尔曼强调了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的立场:革命也掌握在女性的手中。 照片(局部):《社会中坚》电影场景© Herbert Biberman
    赫尔倍特·比勃尔曼《社会中坚》(1954)
    在强烈反共的麦卡锡时代,任何批评美国的言论都会引人怀疑。美国编剧兼导演赫尔倍特·比勃尔曼(Herbert Biberman)是“好莱坞十君子”之一——因拒绝为“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作证而受到惩罚。《社会中坚》虚构了1951年新墨西哥州帝国锌(Empire Zinc)公司员工的一起真实罢工事件。电影灵感取材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风格,不仅谴责大部分来自墨西哥的工人群体的生活条件,同时批判了他们运动中的双重道德标准:主角拉蒙致力宣扬人类平等,对待他的妻子却像二等公民一样。比勃尔曼强调了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的立场:革命也掌握在女性的手中。
  • <b>吉洛·彭泰科沃《阿尔及尔之战》 (1966)</b><br>美国影评人宝琳·凯尔(Pauline Kael)说意大利导演吉洛·彭泰科沃(Gillo Pontecorvo)是“马克思主义诗人”。《阿尔及尔之战》是关于1954至1962年阿尔及尔反对法国殖民统治者的独立战争。彭泰科沃讲述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解放阵线与法国军队的斗争。电影不遗余力地刻画了双方的暴力行为。这种客观陈述事件的试探性做法,灵感来源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Everett Collection
    吉洛·彭泰科沃《阿尔及尔之战》 (1966)
    美国影评人宝琳·凯尔(Pauline Kael)说意大利导演吉洛·彭泰科沃(Gillo Pontecorvo)是“马克思主义诗人”。《阿尔及尔之战》是关于1954至1962年阿尔及尔反对法国殖民统治者的独立战争。彭泰科沃讲述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解放阵线与法国军队的斗争。电影不遗余力地刻画了双方的暴力行为。这种客观陈述事件的试探性做法,灵感来源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
  • <b>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猪圈》(1969)</b><br>意大利导演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是一个变化的矛盾体:同性恋者、天主教信徒、马克思主义者。他以挑衅性的文字和电影攻击教会、资本主义及当代道德——以至于常常与盟友决裂。《猪圈》平行讲述两个故事:一位年轻人在《圣经》描绘的沙漠中建立了一个食人族革命团体。电影同时带出纳粹的罪行,还有其在60年代德国的余波。帕索里尼激进地动用了所有可能的力量来对抗资产阶级社会,最终导致的是失败。它的意义是:革命在银幕上的失败,必然唤起观众自行发动革命。 照片(局部):《猪圈》电影场景© Pier Paolo Pasolini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猪圈》(1969)
    意大利导演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是一个变化的矛盾体:同性恋者、天主教信徒、马克思主义者。他以挑衅性的文字和电影攻击教会、资本主义及当代道德——以至于常常与盟友决裂。《猪圈》平行讲述两个故事:一位年轻人在《圣经》描绘的沙漠中建立了一个食人族革命团体。电影同时带出纳粹的罪行,还有其在60年代德国的余波。帕索里尼激进地动用了所有可能的力量来对抗资产阶级社会,最终导致的是失败。它的意义是:革命在银幕上的失败,必然唤起观众自行发动革命。
  • <b>让-吕克·戈达尔《一切安好》(1972)</b><br>在学生运动和市民运动爆发的1968年,法国-瑞士的导演兼编剧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和政治活动家皮埃尔·戈兰(Pierre Gorin)共同创立了艺术共同体“吉加·维尔托夫集团”。他们的目标是让自己的电影工作彻头彻尾为阶级斗争服务。1968至1972年之间的新电影就是这样出现的。戈达尔在诸如《马克思的儿女和可口可乐》(Die Kinder von Marx und Coca-Cola)这样的电影中已经表现了六八运动一代年轻人的生活。《一切安好》中,一位美国女记者和她的法国丈夫目睹香肠工厂工人的罢工,员工们为恶劣的工作环境而抗议。他们发现资本主义摧毁了社会和谐。电影灵感来自贝托尔特·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充满实验色彩,不让观众仅仅沉溺在故事之中,还接收到一个清晰的资讯:革命是唯一的选择。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让-吕克·戈达尔《一切安好》(1972)
    在学生运动和市民运动爆发的1968年,法国-瑞士的导演兼编剧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和政治活动家皮埃尔·戈兰(Pierre Gorin)共同创立了艺术共同体“吉加·维尔托夫集团”。他们的目标是让自己的电影工作彻头彻尾为阶级斗争服务。1968至1972年之间的新电影就是这样出现的。戈达尔在诸如《马克思的儿女和可口可乐》(Die Kinder von Marx und Coca-Cola)这样的电影中已经表现了六八运动一代年轻人的生活。《一切安好》中,一位美国女记者和她的法国丈夫目睹香肠工厂工人的罢工,员工们为恶劣的工作环境而抗议。他们发现资本主义摧毁了社会和谐。电影灵感来自贝托尔特·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充满实验色彩,不让观众仅仅沉溺在故事之中,还接收到一个清晰的资讯:革命是唯一的选择。
  • <b>玛加蕾特·冯·特罗塔《德国姊妹》(1981)</b><br>因为一部关于克莉丝提安(Christiane Ensslin)和古德容•恩斯林(Gudrun Ensslin)姐妹的电影,德国导演玛加蕾特·冯·特罗塔(Margarethe von Trotta)成为了首位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得金狮奖的女性。两位恩斯林姐妹都踊跃投身学生运动,寻求改变,却踏上了不同的道路。该电影具有示范作用,探讨了六八运动的极限和可能性。它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姐姐激进地成为红军派恐怖分子,而妹妹留在民主派系,成为记者并且以记者的身份参与政治活动。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United Archives
    玛加蕾特·冯·特罗塔《德国姊妹》(1981)
    因为一部关于克莉丝提安(Christiane Ensslin)和古德容•恩斯林(Gudrun Ensslin)姐妹的电影,德国导演玛加蕾特·冯·特罗塔(Margarethe von Trotta)成为了首位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得金狮奖的女性。两位恩斯林姐妹都踊跃投身学生运动,寻求改变,却踏上了不同的道路。该电影具有示范作用,探讨了六八运动的极限和可能性。它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姐姐激进地成为红军派恐怖分子,而妹妹留在民主派系,成为记者并且以记者的身份参与政治活动。
  • <b>史蒂文·索德伯格《切·格瓦拉》 (2008)</b><br>一部电影,两个部分,两场革命:两种图像格式,两种色彩,两种叙事方式和速度。美国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讲述了拉美洲游击队领袖、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切·格瓦拉(Che Guevara)其人及其象征意义。索德伯格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解释为最高形式原则。他平静地依次讲述了阴谋集会、格瓦拉晋升到指挥官并最终在古巴夺权的经过。这部将近四小时的史诗充满视觉震撼力,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展现古巴革命,第二部分是切在玻利维亚的战斗。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Everett Collection
    史蒂文·索德伯格《切·格瓦拉》 (2008)
    一部电影,两个部分,两场革命:两种图像格式,两种色彩,两种叙事方式和速度。美国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讲述了拉美洲游击队领袖、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切·格瓦拉(Che Guevara)其人及其象征意义。索德伯格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解释为最高形式原则。他平静地依次讲述了阴谋集会、格瓦拉晋升到指挥官并最终在古巴夺权的经过。这部将近四小时的史诗充满视觉震撼力,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展现古巴革命,第二部分是切在玻利维亚的战斗。
  • <b>哈乌·佩克的《年轻的卡尔·马克思》(2017)</b><br>卡尔·马克思一次又一次地作为电影人物出现,例如苏联的传记电影《一年如一生》(Year as Life)、十一集的东德电视系列《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命历程》(Marx und Engels – Stationen ihres Lebens)或者让-吕克·戈达尔的《周末》(Weekend)。最终,在《年轻的卡尔·马克思》中,由奧古斯特·迪赫(August Diehl)扮演的马克思是一位热爱生命的年轻革命家。海地导演哈乌·佩克(Raoul Peck)策划的这部剧情片以1843至1848年之间马克思生命中决定性的几年作为主题。虽然电影没有主角本身那么具有革命性,但是看到马克思及其思想就算在其逝世130年后也仍然在电影中充满活力,也是很有意思的。 照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 / Jens Trenkler / dpa
    哈乌·佩克的《年轻的卡尔·马克思》(2017)
    卡尔·马克思一次又一次地作为电影人物出现,例如苏联的传记电影《一年如一生》(Year as Life)、十一集的东德电视系列《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命历程》(Marx und Engels – Stationen ihres Lebens)或者让-吕克·戈达尔的《周末》(Weekend)。最终,在《年轻的卡尔·马克思》中,由奧古斯特·迪赫(August Diehl)扮演的马克思是一位热爱生命的年轻革命家。海地导演哈乌·佩克(Raoul Peck)策划的这部剧情片以1843至1848年之间马克思生命中决定性的几年作为主题。虽然电影没有主角本身那么具有革命性,但是看到马克思及其思想就算在其逝世130年后也仍然在电影中充满活力,也是很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