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文化多样性
平等相待非一日之功

合作
© colourbox.com

如今,“平等合作”( Fair Cooperation)日益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的一个核心概念。平等合作同时也是艺术合作的基础。这一概念定义了国际戏剧合作项目的成功条件,后者有助于后殖民时代文化政治结构的理论构建与“文化多样性”的实现。

作者: 沃尔夫冈·施奈德

自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通过《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以及各缔约国签字加入该公约以来,缔约国每四年须提交一份报告,提供有关在此方面所采取的措施及立场的信息。作为缔约国之一的联邦德国也负有同样的义务,联邦德国正在就即将提交的报告内容与公民社会展开磋商,该报告将在2019年由外交部发往巴黎。儿童与青少年戏剧或可成为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文化多样性”是指“借助各种方式和技术进行的对各种文化表现形式的艺术创造、生产、传播、销售和消费的多样化形式”。自安妮卡·哈姆佩尔(Annika Hampel)的获奖论文《平等合作》(Fair Cooperation)发表以来,对于现代化和全球化时代如何在南北方之间超越后殖民现实,为国际背景下成功实施文化工作奠定基础,“Fair Cooperation”几乎成为了“蓝图”的代名词。1968年距今已有五十年时间,今天的国际交往需要一种新的启蒙。在希尔德伽特·哈姆-布吕歇(Hildegard Hamm-Brücher)提出对外文化政策论题——她在其中首次提出了发展合作的概念——四十年后以及冷战结束后三十年,尤其需要一种在欧洲中心主义权力矩阵之外建立起一种新型的,在文化关系一体化纲领模式下的欧洲合作。在耀斯卡·费舍尔(Joschka Fischer)提出了以倡导普遍人权为特色,同时被设想为避免冲突与维护和平的手段的“文化外交”二十年后,在德国联邦议会 “文化在德国”调查委员会提交报告并对相关职责和义务做出了规定十年后,需要的不仅仅是达成“文化政策必须有助于推动艺术创造”这一认识。无论任何人在任何条件下探讨或主张个体自由与尊严,描述其内在的种种矛盾和冲突,通过象征性手段对其加以呈现——也只有通过象征性的方式,它才可能成为想象和体验的对象——首先必须以艺术为媒介。人们通过艺术来探讨个体性和社会性,艺术也因此溢出艺术传播领域而对社会产生影响,并形塑着人性的意义和目标。因此,一种将自身定义为社会政治,并借以实现、捍卫、参与艺术和文化创造的文化政治势在必行。(德国联邦议会 2008,页59) 

超越地缘政治与经济利益 

为此,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ASSITEJ)及其在德国的成员组织专门发起了一场讨论,其中心议题与国际戏剧协会在青少年戏剧领域的工作主旨相一致,即超越国界和政治阵营(东方/西方或第一、第二与第三世界),超越地缘政治与经济利益,为一种在内容及美学形式方面专门适合儿童和青少年、且唯一面向这一目标群体的国际合作创造条件。

在哈姆赫利俄斯剧院(Helios-Theater)举办的“觉醒”(Hellwach)戏剧节上,一个工作坊对初步的讨论成果做了总结。国际戏剧节在其中被定义为一个场域,它可以作为合作的起点,使不同国家的艺术家相互结识,了解对方在舞台艺术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工作坊还提出了一系列行动建议,如戏剧节必须为艺术交流创造空间,“呈现一部戏剧的生产和艺术特色背后的种种,为开放式对话提供自由空间,为创作构思提供充足的时间,等等。而实现这一切的前提则是为艺术家出访戏剧节创造机会。”为此需要开展各种调研,让参与合作的人员了解对方国家、了解当地观众和创作条件,需要合作双方的信任和平等,需要持久稳定的合作模式,以能力建设(Capacity Building)为目标的各种方案和手段。这听上去多少有些理想化,而且确实如此。同时还需要了解文化交流的现状。文化多样性并不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要想在艺术合作方面有所改善,不仅需要敏锐的感受力,还需要经过实践检验。 

合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因为合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那么这种学习是在戏剧学院、导演系或是通过戏剧理论研究来完成的吗?开展“平等合作”所必需的知识来自哪里?国际戏剧交流活动在文化政治层面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吗?联邦文化基金会的“漫游之趣”(Wanderlust)项目提供了哪些建议?由罗伯特·博世基金会赞助的ITI项目“场景转换”(Szenenwechsel)进展如何?歌德学院的国际合作基金会能存续多长时间?像以往一样,问题之后不止有答案,更有儿童青少年戏剧方面的实践,并且这一实践不仅倚重自我批判,还更多地寄望于价值评估。最新的例子来自法兰克福剧院,该剧院剧团与雅温得的 “朱古力剧院”( Theatre du Chocolta)进行了合作。巡演结束后,剧团艺术总监苏珊娜·弗莱林(Susanne Freiling)曾询问来自喀麦隆的艺术家同行们有何感想,她说,“我惊讶地发现,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所得出的结论却十分相似,那就是除取得了艺术成果之外,这次合作也让艺术家个人得到了成长,它极大地丰富了我们每个人的经验。我们尝试了新的导演和表演手法,原先坚信不疑的那种关于什么是‘好作品’的观念被彻底推翻。但与此同时双方也对合作过程中遇到的许多沟通方面的困难表示遗憾:经费决策的模棱两可(或有过于武断之嫌),对有别于自己文化的另外一种工作模式、角色秩序和制度结构缺乏尊重,对导演抱有不甚明确的期待,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时间安排过于紧迫。”适应一种迥然不同的文化语境需要相互了解,需要有丰富的感受力和从容、幽默的心态,以及真正去了解和关注对方的愿望,如此才能将文化差异转变为一种积极有利的因素——而这些都是需要付出时间的。“对此,一位喀麦隆同行的总结十分到位:‘关于德国戏剧我学到了很多,认识到了喀麦隆和德国在各方面的差异,演员、作品和观众的不同。为了达成这样一种合作,需要把两种不同的能量融汇在一起。有时候我们承受的压力很大,我一度担心项目无法完成,但最终取得的成果我作为演员来说是十分满意的。我们演员之间形成了一个大家庭,这对我们的艺术创作非常有益——这一点很重要。我认识到,将两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群体、不同的人联合在一起,让他们朝一个方向看齐、去实现一个共同的梦想是多么不易。” 

合作过程需要特殊扶持

这样的合作对于赞助方来说也同样。因此,歌德学院南非分院专门为前来开普敦参加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世界大会的来自德国和非洲各国的合作伙伴打造了一个经验交流的平台。作为对外文化政策传播机构,歌德学院多年来一直在积极运用各种创新策略与工具来对德国艺术的单向输出做出调整,以使其适应不断变化的国际关系。

国际合作为合作与对话树立了典范。歌德学院希望与国际合作基金会携手,为全球化背景下构建新的网络和工作方式提供支持,尝试开辟跨文化合作的新途径。跨文化交流的实现,以及由此形成的行动者之间的联合,与艺术作品本身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基金会为具有较高艺术水准、同时期望获得公众关注的项目提供支持。混合式、跨学科项目以及数字媒体的运用将作为核心要素获得特别关注。合作成果将至少在一个国家的专业领域内进行展示,歌德学院期望双方的舞台合作成果最好能够在两个国家同时进行展示。此外,慕尼黑总部负责人尤莉亚·汉斯克(Julia Hanske)还指出,合作过程必须体现出艺术合作的意义,且符合这一特点的项目应当得到特殊扶持。今年年初,这位负责人在纽伦堡“全景戏剧节”的某个活动上表达了上述观点。在2016到2017年,德国艺术家和来自埃及、摩洛哥、肯尼亚、津巴布韦、中国、格鲁吉亚、匈牙利、古巴、委内瑞拉、以色列和黎巴嫩等国的艺术家通过跨文化交流在戏剧创新方面做了很多尝试,在评选出25部获奖戏剧之后,戏剧节取得了初步结论:今后应当对儿童青少年戏剧予以更多重视,并在评委会中增设这一领域的专家。歌德学院应邀参加了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执行委员会与德国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理事会的会议。 

合作需要时间、透明度和信任

“Fair Cooperation”也是这个在法兰克大都市纽伦堡举办的戏剧节的主题。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主席耶维特·哈蒂(Yevette Hardie)在会上指出,“Fair Cooperation”的核心议题是“翻译、包容和参与”。协会副主席弗朗索瓦·弗格尔为法国正在着手进行的“Ping Pong”项目做了宣传,该项目为法国艺术家提供了与来自国外的伙伴一起工作数周的机会。“但这需要时间!”艺术家之间的初次接触并不意味着能立即发起一个艺术合作项目。杜塞尔多夫青年剧院的斯特凡·费舍-菲尔斯(Stefan Fischer-Fels)在1月份也举办了一个类似的工作坊对话活动。彼此透明是合作的前提,这是他通过自己在南美和西非的交流实践得出的结论。合作过程中应当由双方共同决策,尤其是在资金使用方面。此外还要安排足够的筹备时间。在启动一个艺术项目之前,首先必须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做一了解。在此背景下,个人的学习和生活经验,以及与当地观众的交流对艺术家将有很大帮助。参与纽伦堡座谈的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代表不仅就国际合作中的交往方式、力量对比和框架条件进行了交流,还就国际合作对推动戏剧创新方面的重要性达成了一致。

作为与“Fair Cooperation”有关的其他所有对话及活动的基础,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正在筹备一份工作文件,这份文件将在结合相关经验和哈姆、开普敦、杜塞尔多夫、纽伦堡工作坊讨论成果的基础上产生。文件规定,应当在“公正”( Equity)和“平等”( Equality)的语境中重新商讨“Fairness”(平等)这一概念。此外还要对“联合出品”(koproduktion)的定义重新加以审视,尤其是其中涉及过程、产品及合作关系的问题。应当对法律问题和保险风险进行探讨,解答国际交流中剧团签证的问题,规定始终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签证问题。文件呼吁建立着眼于信任与交流长期合作。此外还应当在儿童青少年戏剧机构及组织的跨文化开放这一意义上来维持平等合作的关系。对此文件中给出了具体建议:为该工作领域划拨年度预算经费的百分之五,用于听讲、外出采风、邀请和接待国外合作伙伴、出访国际戏剧节以及向来访的国外艺术家支付薪酬。 

通过“合作出品”维护艺术多样性 

在杜塞尔多夫工作坊的对话活动中,戏剧工作者们表示:“我们相信,跨界合作和演出机构的跨文化开放将让我们的工作受益匪浅,同时我们的观众也能从中获益。当地观众当然是多元化的,我们需要提供给他们的,是多样化的叙事、能够让他们产生共鸣的角色、叙事角度和艺术决策,设计出当地观众易于接受的剧场空间和宣传海报,制定适合当地经济水平的演出票价。戏剧舞台是通向世界的窗口,它呈现出人们看待历史、现实生活以及未来的多元化视角。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参与合作的艺术家要对国际交流抱有开放态度。我们通过‘Fair Cooperation’这一基本的艺术创作观念使之成为可能。”在评估问卷的最后,法兰克福剧院的合作伙伴需要回答一个问题:“你对合作结果满意吗?”对此喀麦隆同行全都给出了众口一词的肯定回答。但同时他们也指出了此次合作对于“平等合作”而言还有待完善的一些方面,比如对结构性关系需要更多了解,对文化多样性应予以更多尊重,为合作提供更多时间以便做出改善,等等。平等作为一句口号喊起来很容易,但要付诸实践却非一日之功。

本文发表于IXYPSILONZETT. 儿童与青少年戏剧杂志2018年第一期, 由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ASSITEJ),时代戏剧(Theater der Zeit)出版。
www.assitej.de www.theaterderzeit.de

参考文献

Annika Hampel:“对外文化政策研究丛书”《平等合作:对外文化政策合作》(Fair Cooperation. Partnerschaftliche Zusammenarbeit in der Auswärtigen Kulturpolitik. Reihe Auswärtige Kulturpolitik.,Wiesbaden, 2015)

Annika Hampel: 《平等合作:文化外交与艺术管理的新范式》(Fair Cooperation. A New Paradigm for Cultural Diplomacy and Arts Management. Cultural Management and Cultural Policy Education,Bruxelles,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