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爵士乐的2018年
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还是狂风暴雨后的落寞?

Eva Klesse—汉诺威音乐戏剧媒体学院爵士乐教授
图片(局部)© Gerhard Richter

爵士乐界尽管一直在自我更新并扩展视野,但2018年德国的爵士乐却显得格外平静。经历了过去几年的惊涛骇浪,大概需要片刻的沉淀,以便未来全力以赴面对新的挑战。

作者: 汉斯约根∙林克(Hans-Jürgen Linke)

    自从2015年11月达姆施塔特爵士乐学院举办的以“性别和身份认同”为题的研讨会召开以来,“爵士与性别”的议题就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并一直持续至今。当下柏林爵士乐团触发的关于文化政策的讨论和发展动态可见,爵士乐业界近期不会有大的动静,但也不会陷入僵局。

    委员会围绕“掌声”——“表演场所节目奖”的资助细节一直在多方位进行建设性的谈判。《关于德国2016年爵士乐演奏者的生活与工作状况调查报告》也令这场讨论持续升温。爵士乐在德国是一项被普遍认为值得资助的艺术类别,可以自去年初已经没有重要的新议题。2018年4月发生的“回声”丑闻引起了公众的深度关注,但它跟爵士乐相关甚少。

“回声”的回声

    回声不仅是声学现象,也是联邦音乐工业联合会于1992 年起颁发的一个奖项,起初设有流行回声,两年后增设了古典回声音乐奖,2010年以后设立了爵士回声。流行音乐奖根据畅销情况而定,古典音乐奖和爵士音乐奖由评委选出。“流行回声”丑闻一事并不涉及到评委的抉择,而这正是问题所在,评委不会事先想到获奖人科雷嘉(Kollegah)和法利特邦(Farid Bang)的歌词可能有政治方面的挑衅。

    有关的争论在颁奖仪式之后在公众当中爆发。很多获奖者纷纷退掉之前获得的奖项,艺术家、政治家以及文化部门的官员都表示抗议。联邦音乐工业联合会迫于压力,于反复考虑之后在声明中表态:“回声奖”的声誉受到了严重影响,必须要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所有跟“回声”有关的事务都被中断,需要重新企划、重新构思。此事件对获奖人士而言并不意味着经济损失,这是肯定的。该奖项不设奖金,却对公众的感知留下真空。后续的奖项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形成类似的公众影响。

男性主导的世界

    很多事情都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对爵士乐而言,有一样仍然为人诟病,即在各个层面爵士依然是以男性为主导。不过,当我们回顾发生在2018年年底与爵士乐有关的三件事,可以肯定这个局面将会改变。打击乐手夏娃∙克莱泽(Eva Klesse)获得了汉诺威音乐话剧媒体学院的教授职位,成为德国第一位爵士乐女教授。萨克斯管演奏者及作曲家弗尔克(Volker,又名Holly Schlott),在60岁生日之际宣布了他的双性身份,苗头直指爵士乐的又一个禁区,尽管爵士乐界自以为无所禁忌。娜汀∙蒂文特(Nadin Deventer)是首位策划柏林爵士乐节的女性。她既做到了内容方面的创新,又在整体上兼顾了爵士音乐节的可持续性。从另一方面看,女策划人、双性音乐家及爵士乐女教授的出现都表明我们急需处理爵士乐界的性别问题,展开更广泛的讨论。顺便一提,广播电台的大型乐队也存在这样的状况。

新风格、新元素

    去年对爵士乐界的评估也适用于风格方面,我们已经看到原有风格的传承、多元和深化。爵士乐作为永不停息的音乐类型,正在不断寻找、实践与其他音乐领域的深度碰撞,这不仅包括流行音乐、摇滚音乐、民族音乐,爵士乐与经典音乐合作的加强是新近以来出现的一个新趋势。柏林的音乐会系列“Serious Series”、法兰克福现代乐团举办的音乐会系列“检查站(checkpoint)”都显示了这一趋势,此外,还有不断增长的音乐家阵容,以新颖的方式丰富了当前的爵士乐。活跃的人物主要有: Kathrin Pechlof,Valentin Garvie,Francesco Tristano, Thomas Quasthoff,Elisabeth Coudoux,Stefan Schönegg,Matthias Ockert,Georg Gräwe,Roger Hanschel,Sebastian Sternal,Michael Wollny,Eric Schaefer。

    提到埃里克∙赛弗(Eric Schaefer)就需要补充一点,打击乐是2010年代末期最具创造潜力的乐器。德国音乐界近年来还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么多的打击乐手,除了赛弗以外,应该提到的乐手还有:Eva Klesse,Christian Lillinger,Max Andrzejewski,Dominik Mahnig,Leif Berger,Jonas Burgwinkel,Fabian Arends,Etienne Nillesen,Thomas Sauerborn,Joss Turnbull。

周年纪念、奖项、再版唱片及崭新的音乐节

    对于有着百年历史的爵士乐界,人们近期可以期待的活动包括:大型生日庆祝、周年纪念、回顾展和再版唱片。德累斯顿的打击乐手君特∙萨莫(Günter “Baby” Sommer)——前东德的爵士乐代表人物,度过了75岁的生日,他的开姆尼茨的同事——吉他手赫尔穆特∙萨克斯(Helmut “Joe” Sachse),庆祝了70寿辰。自由爵士乐先锋亚历山大∙冯∙施利本巴赫(Alexander von Schlippenbach)4月份迎来了他的80大寿。爱恩斯特∙卢特威西(Ernst Ludwig),又被称作Luten Petrowsky,也是民主德国的爵士乐代表人物,出版了5张唱片的作品回顾,一张采用七重唱的形式,另外四张是五重唱,标题是“最后的喧闹,最后的暴乱,最后的骚动,最后的吵闹,最后的喧嚣”。伯恩哈特∙康拉德(Bernhard Konrad)获得了巴登州爵士乐奖的终生成就奖。从汉堡转战科隆的萨克斯管演奏家斯巴斯蒂安∙格勒(Sebastian Gille)摘取了著名的西南广播公司爵士乐奖。

    黑森林音乐制作公司在成立50 年之际再版了奥斯卡∙彼特森(Oscar Peterson)、弗尔克∙科利格(Volker Kriegel)等人的唱片。慕尼黑ECM唱片公司明年即将成立50周年,2018年底公司出版了精彩的标题为“芝加哥艺术乐团”(The Art Ensemble Of Chicago And Associated Ensembles)的唱片集(正好符合柏林爵士乐音乐节的一个主题),用以回顾致意芝加哥创意音乐发展协会(AACM,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reative Music)。

    德国音乐节业界的状况一直比较稳定,尽管音乐节领导人变更的方式不太透明。但是今年有一个新的音乐节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内,并且和一个响亮的名字息息相关:莱纳∙米夏尔克(Reiner Michalke),他原是默尔斯“五旬节音乐节”的艺术总监,将负责蒙海姆音乐三年展活动,巧的是莱茵河畔的蒙海姆距离默尔斯相隔不远。

爵士乐界有没有新的政治内容?

    在2018年德国和欧洲爵士乐界逝去的人物当中,有两个名字值得特别指出。一个是汉斯∙雅克布∙舒曼(Heinz Jakob Schumann),他是集中营乐队的成员,曾经 在特雷津和奥斯维辛给德国党卫队演奏过“La Paloma”,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下来,20世纪40年代后期成为德国第一位电子吉他演奏者。另一位是托马斯∙斯汤克(Thomas Stanko),波兰最著名的爵士乐手,50年来一直活跃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他们两位以各自的方式代表了艺术家反对专制政治的态度,不过他们并没有把这种理所应当的态度变成公开演出时的政治发言。舒曼在一次发言中讲道:“对于人们表示出的同情我会感到害怕。我是一个曾经囚禁在集中营的音乐人,而不是一个做音乐的集中营囚犯。”贝阿特∙萨姆普松(Beate Sampson)在巴伐利亚广播公司播出的由她撰写的悼文中也引用过这段话。斯汤克也很少打破他在政治问题上的缄默,前任总理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落选之际,斯汤克在与马克斯∙斯科特(Maxi Sickert)所做的发表于《时代报》2007年第44期中的采访中说道:“我们终于自由了!”,他的态度不容置疑,充满了胜利的姿态。

    总体看来,在政治上有所保留似乎是爵士乐坛的共识。如果说西德的爵士乐奠基者都带有明显的政治倾向,那么今天爵士界的政治活动则主要局限在捍卫各自的创作与职业利益。因而德国爵士界甚少对权威政治表明立场,即如他们的英国同行在脱欧事件,或欧洲其他国家同行在面对日益加剧的反民主热潮,同样很少表明态度。

    柏林爵士乐节的第一任女策划人娜汀∙蒂文特在2018年10月31日《南德意志报》刊登的一段采访中提到,马丁∙路德∙金曾在1964年第一届爵士乐节上发表过致辞。她接着说道:“爵士乐一直以来都是政治色彩极为浓厚的艺术形式。(…)我们虽然活在不同的时代,但很不幸地我们社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显示,我们什么都还没有做到,不仅美国如此,比如文化倒退、民粹主义盛行、两级化。最糟糕的就是,当一个社会面临分裂,却没有人愿意彼此倾听。”

来自东部的乐声

    爵士乐,包括德国爵士在内的爵士乐,其音乐形式仍然是,而且也将会是越来越国际化,国际间方面的合作将会更广泛和多样。越来越多来自东欧和东北欧的音乐人在德国安营扎寨,丰富了这里的业界内容,这也与德国目前相对较好的音乐教育机会密切相关。

    来自波罗的海国家的音乐人,尤其是来自爱沙尼亚的歌唱家及钢琴家卡德利∙弗兰德(Kadri Voorand)和吉他演奏手嘉科∙松艾尔(Jaak Sooäär)在德国成功地立足扎根了。德国与波兰爵士乐界之间的合作非常重要,这一点在4月份的不来梅爵士乐节上大家有目共睹。安格卡拉∙尼斯册尔(Angelika Niescier)是波兰人,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这点吧。在莱茵美因地区乌克兰钢琴家Yuriy Sych闯出了一片天地,获得了两个著名奖项。另一位来自乌克兰的极具创造性的女音乐人塔玛拉∙卢卡舍瓦(Tamara Lukasheva)在获得了科隆的资助奖学金。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还将听到更多这类丰盈壮大德国爵士乐界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