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艺术数字化
“复杂就是美”

如果弗里德的生活走上另外一条轨迹,那又会是怎样的境遇呢?在凯沃格斯的《平行世界》的首演中,观众同时看到了两个故事,一个发生在眼前的舞台,另一个发生在银幕上。首演的观众会同时看到两个故事,一个发生在眼前的舞台,另一个发生在银幕上。图片(局部)“平行世界” 凯∙沃格斯,多特蒙德戏剧院
如果弗里德的生活走上另外一条轨迹,那又会是怎样的境遇呢?在凯沃格斯的《平行世界》的首演中,观众同时看到了两个故事,一个发生在眼前的舞台,另一个发生在银幕上。首演的观众会同时看到两个故事,一个发生在眼前的舞台,另一个发生在银幕上 | 图片(局部)“平行世界” 凯∙沃格斯 多特蒙德戏剧院 © Birgit Hupfeld / Schauspiel Dortmund

现实、3D动画或者机器人技术长期以来一直被其他国家的戏剧导演所采用,不过,这些还未成为德国舞台艺术的工具。位于多特蒙德新成立的数字化技术与戏剧学院(Akademie für Digitalität und Theater)目前就准备在德国的戏剧界进行一场革命。

作者: 安娜∙克维科特(Anna Quickert)

    如果弗里德的生活走上另外一条轨迹,那又会是怎样的境遇呢?两班剧团演员将在2019年9月在柏林和多特蒙德两地同时探讨这个问题。两组演员都将在舞台上呈现弗里德的生命轨迹,但他们讲述的却是不同的版本:是偶然的际遇让人生走上截然不同的方向。一条420公里长的光缆将会把两个剧组连接在一起,两个舞台同时上演的剧情将会通过光缆实时传播到对方剧场。首演的观众会同时看到两个故事,一个发生在眼前的舞台,另一个在银幕上发生。

    尽管戏剧是一种传统媒体,却可以和虚拟世界交织,凯∙沃格斯(Kay Voges)的《平行世界》(Die Parallelwelt)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使用数字化的方式演绎戏剧,在编导方面进行了多种尝试,是德国戏剧界的先锋。他对这样一个事实也心知肚明,“在数字化创新方面,德国明显落后,不如国际上其他国家。把数字化的思维方式引入戏剧舞台,在很多国家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在德国就显得没有那么自如。”

    自沃格斯成为多特蒙德戏剧团总监以来,其跨专业的团队就已经着手研究数字化技术革命的多种可能性。沃格斯认为,如果戏剧要保持其重要性,这是势在必行的,“数字化技术出现以来,导致社会各个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这与印刷术给世界带来的变化有很大相似之处。如果戏剧不与社会发展的高度保持一致,又怎么可以反映当代社会的问题和矛盾?要再现生活的复杂本质,数字化技术年代前的讲述方式已经不够用了。”

戏剧界的数字化技术培训 

    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沃格斯,戏剧界在数字化技术方面面临的是何种难题。常规演出的排练时间是6到8周,团队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时间进行真正的试验,而且在虚拟现实、动作捕捉、机器人学乃至人工智能等方面都缺少专业人员。这对于目前活跃于德国戏剧界的4万名工作人员而言,没有机会得到相应的培训机会一点也不惊讶。“当前的光效技工是25年前作为电工进入剧院的,现在他们要在操作台自行编程移动灯光。声效师以前的工作是在演出时播放磁带,现在他们也要坐在电脑前工作。”

    为了填补当前戏剧界和数字化技术之间的鸿沟,沃格斯和他的团队在进行了将近3年的准备工作之后,成立了多特蒙德数字技术和戏剧学院,2019年3月以后,学院将和德国戏剧技术协会(DTHG,Deutsche Theatertechnische Gesellschaft)与德国舞台联合会(Deutscher Bühnenverein)一起为戏剧界的技术人员和艺术工作者提供培训项目。除了普通的培训以外,学院还将在2019年9月录取首届奖学金名额,用以支持对此进行试验艺术的研究者。此外,学院尚在考虑设立新的专业课程——戏剧舞媒体及电影艺术,不过这还是一个设想,沃格斯说。

    学院的新址在多特蒙德货港,将于2020年建成,替代剧院目前的临时演出场地。多特蒙德成为戏剧和数字化技术的热点场所,这和该城市的历史息息相关。鲁尔区是德国的重要工业区,有700年的采矿历史,2018年煤矿业被彻底停业,多特蒙德很早就预料到这一变化,及时进行产业调整,成为德国数字化技术的第五大城市。

不是威胁,而是机遇

    当数字技术和剧场相遇,会产生什么样的可能性,这一点只要看一看2018年春举行的专题会议“愉悦的复杂性”的内容就能知其一二,这次会议的召开为沃格斯和多特蒙德戏剧院筹建学院工作拉开序幕。参加者可以借此在虚拟实境中了解到沃格斯导演的剧作,媒体设计师在剧场“边缘游行”(Die Borderline Prozession)制作舞台布景的激光扫描,带上虚拟实境的眼镜以后,观众一下就被带到舞台故事当中,并且可以在舞台和观众席之间自由切换,舞台上的戏剧还是正常上演。

    沃格斯说,数字化技术和戏剧学院不仅研究技术层面的可能性,而且也会体现政治内容,学院在工作当中也会反思图片操纵、数据保护、以及社交媒体等方面的内容。“纵观德国和欧洲的政治情况,就会发现有一个简单化的趋势,”沃格斯解释,“所有的事情都被简化,事件的表述也都变得粗浅。这种民粹主义是人们出于对全球化和数字化的恐惧而做出的反应,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趋势。但剧场舞台上的复杂性可以不被视为危险,反而可以被当作机遇。复杂就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