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游戏和政治
胯下的枪杆

茶室
茶室 | © Robert Yang

罗伯特·杨设计的电脑游戏以男同性恋文化与男性之间的私密行为作为主题,他的游戏总是受到攻击和审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是我们谈话的主要内容。

作者: 采访撰稿:扬·波雅恩(Jan Bojaryn)

fluter.de:你设计的“茶室”据说是一种古代男厕的模拟器,游戏的地点是男厕,内容就是跟尽量多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而不被警察发现,游戏里的男人没有阴茎,但是胯下都有一把枪。这是什么意思? 

罗伯特·杨:我的游戏主要因为有裸体和性的场面,所以受到审查或者禁止。我就把阴茎换成了游戏里最能被接受的手枪。 

Steam和流媒体平台Twitch也有年龄许可,为什么你的游戏会遭到审查? 

Steam和Twitch都会把有关性的内容驱逐出去,因为所有人都认为电脑游戏主要还是以孩子为主的游戏,孩子不应该接触到跟性有关的东西。但是如果电脑游戏是一种应该得到重视的艺术的话,那怎么可以把性和私密的内容剔除掉呢?介绍、年龄标注、内容警告我都能接受,但我不能接受一种文化完全受到封锁,尤其是被秘密地清理掉。 

什么是秘密清理? 

Twitch没有发通知就把我的游戏清理下架了。我问他们什么样的游戏可以被允许,什么游戏不被允许,他们拒绝给我答复。这种秘密政策有一种警告的效应,Twitch上的很多人都认为我所有的游戏都受到了禁止,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现在可以在Twitch看到“茶房”吗? 

可以,我看到有人在Twitch上玩这个游戏,观众聊天时一直说这是不允许的。看到这个情景我感到很气愤。

茶室 茶室 | © Robert Yang

Steam不久前刚说过将来要尽可能开放包容。你还考虑在这里发布游戏吗? 

这是信任的问题。我们之间没有信任,也没有关系。他们想怎么许诺就怎么许诺,出发点是很好的,但他们实现不了承诺。有一个非常好的游戏,名叫NSFWare,是皮埃尔∙考毕内(Pierre Corbinais)设计的,一个多月过去了,威尔乌(Valve)一直闭口不谈这个游戏是不是可以上架。我们作为游戏开发者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就是那些新发布的政策毫无意义。 

能不能让这些平台的所有人改变主意?你觉得进行抵制有效吗?

罗伯特杨自己也感到很惊讶,没有料到他制作的关于打屁股、浴室、阴茎照片和自体性行为的游戏会如此盛行。Radiator 2是他唯一一个可在流行的游戏平台上看到的游戏,被下载15万次。他在纽约大学游戏中心任教,经常出席专业会议并做发言。

我不知道抵制有没有用,也不知道我是应该投入时间和精力做这些事情,还是应该继续开发新游戏。现阶段我觉得其他平台道义上的支持更加重要,比如itch.io。

你的游戏很详尽地展示性,但表现方式却是幽默的。

我想设计既有商业性同时又是高品质的游戏,不过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把这些游戏描述为幽默。 

你在游戏中展示的身体是不同寻常的。如果游戏刻意地用写实性手法表现人与人之间的亲密,通常会失败,因为里面的人物看起来就像机器人一样。你的游戏中的人物一方面看起来比较写实,但另一方面他们的行为又是有些奇怪或者夸张的,好像他们又不是真实的人。这是刻意之为吗?

茶室 茶室 | © Robert Yang

我认为一幅画就应该看起来像一幅画,电脑游戏就应该像电脑游戏,游戏中的人物身体应该给人一种异类的感觉。很多大型商业性游戏里的人物都塑造得像健美运动员,那是些经过动态捕捉刻画、人工智能控制的流动动画,一个真实的人怎么可能对这样不存在的身体产生认同感?我的经验并不如此。和那些所谓的真实完美的身体相比,机器人的异类身体更实在一些。

作为激进的游戏开发者你对美国当前的业界有何看法?

对于激进的游戏开发者来说,游戏行业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即2014年“玩家门”事件爆发以后就已经是哀鸿遍野了。极端的另类右派人士联合在一起,要把女性和酷儿赶出游戏界。主流游戏工业没有帮助我们,而是让我们自生自灭。所以这几年我们这里的气氛都很阴郁。作为艺术家我学会了怀疑,从不相信大公司或者什么机构,他们看重的只是利益和表面的秩序,公平对他们来说无足轻重。 

对于没有接触过你的游戏的人来说,你向他们推荐哪款游戏?

我喜欢Succulent,因为它表里如一,有什么说什么。你看到的就是那个生猛的肉体用嘴来完成他的性欲。就是这样,我不会把性的内容掩藏在40小时长的战役或者容量管理之中,我的关注点是:给性应有的尊重和关注,不需要添加额外愚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