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电影与电视导演
女性向前进

制片人贝蒂娜·布洛肯佩尔(Bettina Brokemper)(右)和女导演妮可莱特·克雷毕兹(Nicolette Krebitz)在2017年“罗拉奖”(Lola)颁奖典礼上
图片(经裁剪)版权:© Eventpress | Deutsche Filmakademie

支持实行女导演比例的“提倡比例导演协会”(Pro Quote Regie)早就发现,德国女性电影制片人的工作机会比男性少很多,德国电影促进署(FFA,Filmförderungsanstalt)一项新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然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建议也引发了很多批评。

作者: 帕里克•魏德曼(Patrick Wildermann)

    在德国电影行业关键的创造性职位上工作的男性要比女性多得多。电影行业的决策者常常不愿意冒险,习惯于按照惯常的做法选择男导演,导致女导演的机会大大减少。行业里固有的性别角色认为女性不具备男性的领导能力。

    以上结论是《性别与电影——德国关键职位电影工作者的工作框架条件和性别分配的原因》研究得出的,这项研究由德国电影促进署委托进行,于2017年2月出版。研究结果并不令人惊讶。支持权利平等的“提倡比例导演协会”和电影政策信息服务组织“黑盒”(black box)多年来一直在批评德国女性电影工作者工作机会少,以及制作费用分配不均的问题。早在1979年,女性电影工作者协会等团体就提出,要求将电影项目资助的50%分配给女性。

低谷和里程碑

    但在这次研究中,资助方首次确认了上述问题的存在。被证实的例子包括例如在2011至2015年间制作的长度不少于79分钟的故事片和纪录片中,只有22%是女导演拍摄的。

    芭芭拉·罗姆(Barbara Rohm)是“提倡比例导演协会”的创始人之一,她称这项研究是“一项重要的分析”。尽管2016年“女性电影年”的口号被到处提及,一些女性导演也推出了自己的作品,如马伦·阿德(Maren Ade)的《托尼·厄德曼》(Toni Erdmann)、玛丽亚·施拉德(Maria Schrader)的《黎明之前》(Vor der Morgenröte)或者尼科莱特·克雷比茨(Nicolette Krebitz)的《狂野》(Wild),但是个案的成功是具有欺骗性的,它掩盖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由女性制作的电影比例处在下降趋势,2015年仅为15%,达到了一个“悲伤的低谷”。
''Pro Quote Regie'' Spot von Connie Walther
© Connie Walther
“提倡比例导演协会”(Pro Quote Regie)宣传片
    罗姆强调,尽管如此,自从“提倡比例导演协会”成立后,情况也有些改善。比如说在《电影促进法》的修正中加入了性别平等和评委会人选需平等分配的一般性条款。因此,电影促进署现在所有的评委会人员男女比例都是一比一。罗姆称之为“一个里程碑”。柏林和勃兰登堡州2016年签订的媒体联盟协议也首次在州政府层面确定了以瑞典电影协会为榜样的目标:长期来看,电影制作、剧本和导演工作的一半应该分配给女性。而这一“长期”目标在现实中执行的效果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关注欠缺所在

    《性别与电影》研究报告也制定了克服不平等现象的举措。其中包括面向决策者和选拔委员会的敏感度训练、制作《导演的多样化面孔》手册以及建立系统性统计性别分配数据的监测系统。而电影政策信息服务机构“黑盒”的经营者艾伦·维特斯托克(Ellen Wietstock)认为,这些建议是“完全不够”的。就算有数据检测系统,它也只能“证实众所周知的欠缺所在”。
 
    维特斯托克定期研究德国联邦和州政府层面的资助资金分配。她得出的结论是,在德国最重要的电影和媒体所在地——柏林和勃兰登堡地区,女导演获得资助的机会是最渺茫的。柏林和勃兰登堡州媒体促进公司(Medienboard Berlin-Brandenburg)2016年向男导演的31个项目提供了1020万欧元资助,而给女导演的资助仅有6个项目150万欧元。

创造经济激励措施

    芭芭拉·罗姆借此也指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女性电影制作者提交的申请数量仍旧太少。“不是因为没有项目!但是项目申请一方面必须有一个电视台参与,对于女性来说这一点常常很困难,因为在电视行业,女性作为创意人才所占的比例也很低。另一方面需要制作人和经销商有合作意愿”。因此,女导演的计划常常在提交申请前就泡汤了。

在德国最重要的电影和媒体所在地——柏林和勃兰登堡地区,女导演获得资助的机会是最渺茫的。


     艾伦·维特斯托克认为,“有效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求资助评委会必须将一定比例的资金分配给女导演的项目”。如果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形成一定的经济激励,那么也会有制作人愿意与女导演合作。维特斯托克还提出,资助机构应该在通告资助结果时,公布有多少女导演和多少男导演提交了申请,“应该实现透明,这是不言而喻的。

这些事实说明什么?

    芭芭拉·罗姆从《性别与电影》研究报告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信息是,必须让人们更加意识到“电影行业中以男性为主导的职业和角色定型”。资助评委会的决策者们应该在判断项目和人选时仔细询问自己的感知标准。“关注点总是落在相同的项目上,因为它们看上去会确保成功——我们需要改变视角的勇气。”

    “研究对现状进行了分析,现在的问题是:有没有改变现状的意愿?”她总结。她不相信凭借电影资助方自愿去争取更多的性别平等能够奏效。“像‘女性进入监事会’( FIDAR,Frauen in die Aufsichtsräte)这样的协会提倡自愿已经有十年了,但直到引入了强制比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