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7年柏林电影节博客第17篇:狼群与革命者

乍看上去,就参加柏林电影节的德国电影而言,2017年并不是创纪录的一年。2016年还差不多,这一年有见解独到的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作评审团主席,有科恩兄弟(Coen-brothers)的由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担任主角的电影作为开幕影片,金熊终身成就奖颁给了摄影师米夏埃尔·巴尔豪斯(Michael Ballhaus)——他合作过的导演从德国的法斯宾德(Fassbinder)到美国的好莱坞大师。

  但是,前一年的柏林电影节对于德国电影来说也不是非同寻常的盛会:唯一一部德国电影参加了竞争,而这部电影在国外的电影节上没有斩获任何奖项。唯一一部让人们感到欣慰的影片是《托尼·厄德曼》(Toni Erdmann),它至少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仔细看下柏林电影节,却会发现另外一番景象:如果稍微用心地搜寻一下,就会发现被30万名观众观看的总共399部影片中,有几部来自德国的作品十分耀眼。

  如同人们所预想的一样,柏林电影节再次饱受争议。2017年柏林电影节的新秀单元一句年轻人的座右铭来引人注目:“勇气:挑战一切逆境”(Courage. Against all Odds)。本次柏林电影节的设计者按照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里克(Dieter Kosslick)的喜好,将《终结者2》(Terminator 2)和《金刚狼3》(Wolverine 3 )这样的“遗世孤本”与来自全世界最新摄制的艺术电影一起展映(同时还提供了许多具有南美后殖民地风格的食品),以此形式发表政治宣言。

  此外,我也非常喜欢科斯里克所策划的独特标题——“布伦德穆尔(Brendemühl)开启柏林电影节”。因为在埃提纳·科玛尔(Etienne Comar)的首映影片《姜戈》(Django )中,我的这位西班牙—德国亲戚亚历克斯·布伦德穆尔(Àlex Brendemühl)(本文德国作者名为 Jutta Brendemühl)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这部影片中,勒达·卡代布(Reda Kateb)——他恰好也出演了温德(Wender)的《阿兰胡埃斯的美好岁月》(Die schönen Tage von Aranjuez )——扮演音乐家姜戈·莱恩哈特(Django Reinhardt,1910—1953),这位音乐家创造了所谓的“吉普赛摇摆乐”(Gypsy-Swings),是欧洲爵士乐的先锋。身为辛提族人他受到追捕,在1943年从被纳粹占领的巴黎逃离。用科斯里克的话来说,《姜戈》是一部“非常感人、制作精致的法国电影”,是一个“有关幸存者的动人心弦的故事”(出处:Stimme.de)。《姜戈》同时也是一段关于无所畏惧地反抗压迫的人的历史。而这部电影对于当前政治局势的影射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要为2017年柏林电影节总结一则公式的话,那就是“全球反乌托邦vs.个体乌托邦”。一边是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庞大体系的拒绝,另一边则是从诸如莱恩哈特、博伊斯(Beuys)、加拿大的蒙德·路易斯(Maud Lewis)和贾科梅蒂(Giacometti)等艺术家那里,我们看到了反抗所带来的希望。

  安德里斯·维利尔(Andres Veiel)——作品有《德国黑箱》(Black Box BRD)和《舍我其谁》(Wer wenn nicht wir)——新拍摄的纪录片《博伊斯》(Beuys)参加了电影节的角逐,这部纪录片是关于博伊斯这位来自杜塞尔多夫的另类艺术家的。它是从18部德国影片中脱颖而出的3部影片之一,进入了新一届的柏林电影节纪录片奖(Berlinale Doc Award)或是所有奖项中级别最高的金熊奖的角逐。维利尔放弃了千篇一律的人生传记式的叙事,而将目光投向艺术家博伊斯的创作世界,在那个宇宙空间里提出了“青苔和脂肪”的概念,以及“仍然人人都是艺术家”的说法。

  在这部纪录片中,导演将其所掌握的海量的、而且目前还未公开放映的电影素材,以所谓的“剥洋葱式的戏剧编排方式”,展现着在20世纪60年代艺术革命中的一个人、一位艺术家及其他创意的个性鲜明的形象,超越了以往的人物塑造。如果维利尔和这部纪录片的制作人托马斯·库弗斯(Thomas Kufus)——作品有:《格哈德·里希特的画作》(Gerhard Richter Painting)等——都能兑现他们的诺言的话,我们将会看到一幅反映了剧烈的政治革新和艺术家的永恒影响的时代肖像。而且,在这里也可以显而易见地看到对当今这个世界的现状的告诫。“我喜欢人们打破常规、违背原本得期待,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行事,” 维利尔最近在接受Filmportal.de的采访时这样说。

  托马斯·阿斯兰(Thomas Arslan)——作品有《毒贩》(Dealer)等——带着《明亮的夜》( Helle Nächte)回来了。艺术电影的粉丝们非常好奇,这位柏林学院派导演在加拿大拍摄了被评论家们褒贬不一的《北国淘金梦》(Gold)的四年之后,现在将会带来什么。《明亮的夜》讲述了一位父亲在与他的儿子失去联系多年后,重新与之建立关系的故事。这位父亲希望现在一切都还不太晚,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开始了驶向挪威的公路之旅。科斯里克也向柏林报纸保证,这是一部“饱含感情、透彻、深入地研究人与人的关系的作品”。没有大牌明星,也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此外,人们还可以在柏林电影节上的德国电影回顾单元中看到阿斯兰的学生卡沃·科尔尼希(Cavo Kernich)拍摄的难民题材的电影《米克尔》(Mikel)。

  德国新浪潮(Neues Deutsches Kino)中的老兵沃克·施隆多夫(Volker Schlöndorff)——代表作:《铁皮鼓》(Die Blechtrommel)等——尽管更愿意参加戛纳电影节,但是他也决定带着自己最新完成的作品《重返蒙托克》(Rückkehr nach Montauk)参加柏林电影节的角逐。电影剧本是施隆多夫与小说《布鲁克林》(Brooklyn)的作者科尔姆·托宾(Colm Tóibín)共同完成的。施隆多夫的战争题材电影《外交秘闻》(Diplomatie )曾经在之前的柏林电影节展映。在《重返蒙托克》中,瑞士作家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由斯特兰·斯卡斯加德(Stellan Skarsgård)扮演——在美国各地参加读者见面会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年轻女子。过了许多年之后,他才再次来到美国,他希望在那里能够重拾与他的昔日恋人(Nina Hoss饰演)的爱情。

  柏林特别展映影片是被人们热切期待的由拉乌尔·佩客(Raoul Peck)携手奥古斯特·迪赫(August Diehl)共同完成的《青年时代的卡尔·马克思》( Der junge Karl Marx),这部影片再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创作《共产党宣言》的过程。电影简介上说,该影片将历史剧和反映了具有强烈竞争色彩的友谊的私密肖像画组合在一起。

  展映计划显然充满了随意性:与佩客的影片放在一起放映的,是有关作家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的奥斯卡提名纪录片——《我不是你的黑鬼》( I Am Not Your Negro)。这部作品在2016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首映时获得了人民选择奖(People’s Choice Award),而现在随着揭晓日子的临近,人们提起它更是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