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柏林电影节博客 美丽而不同

皮肤
皮肤 | 电影剧照© Eduardo Casanova | 《皮肤》

什么是美?也许是一张烧焦的脸,或者是一个长在嘴里的肛门。导演爱德华多·卡萨诺瓦 (Eduardo Casanova)在他的处女作《皮肤》(Pieles)中再次提出这个古老的问题。影片在柏林电影节上的首映赢得掌声一片,但片中却用一记耳光给观众作为答案。

       这位马德里来的年轻电影人在他的第一部长片电影中营造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撕碎了当今的美学标准,呈现了真实的人物,对现存的规则展开严厉的抨判。卡萨诺瓦在这个世界里向我们展示,只要源于真实,畸形也是美的。关键就是,他说,遵从自己的内心。

       影片的情节由几个人物的故事交织在一起:一个肛门长在脸上(肛门上还有一张嘴)的女人,一个没有长眼睛的女孩,一位脸部畸形的男性,一个极度肥胖的人,一个软骨发育不全的女子和一个砍断双腿的男孩——因为他对自己的双腿没有知觉。所有这些人都被社会拒绝,只能生活在狭隘的社会边缘,在不堪与歧视之间。

       逃避现实的辛苦并不能阻止片中的主人公对命运展开反抗,暂时抛开心理的纠结,他们讲述了一个个温柔而敏感的故事,爱的故事和关于打破常规的故事。卡萨诺瓦的这部作品也许会让人觉得轻浮——影片画面中以紫色和粉色为主色调,并且片中有些人物举止放肆,“放肆”的根源是我们内心幽暗处道德评判的沼泽,观众分明在沼泽里窥见各自的荒谬之处。

       “《皮肤》拍摄的是一群不一样的人,拍给那些排斥异己的人看。” 卡萨诺瓦在电影展映时提到。这位25岁的电影人12起就开始作演员,在西班牙很受欢迎的连续剧《Aida》中扮演人物Fidel。刚刚步入青年的时候,他就梦想着做电影导演。《皮肤》让他梦想成真。他总是和他的制片人兼艺术导师Alex de la一起出现,Alex de la今年自己也有作品在柏林电影节展映。

       《皮肤》是唯一一部在入选全景单元(柏林影展上第二重要的单元)的西班牙影片,并提名泰迪熊奖(Teddy),一个专门为同性恋题材的影片所设置的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