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2018柏林电影节博客
《迎风而上》和《故障猫》

《迎风而上》(2018)剧照
《迎风而上》(2018)剧照 | © Berlinale

我们什么时候真的准备好当个成年人?成年究竟代表什么?我们更喜欢在家照顾婴儿还是在酒吧玩到天亮?要环游世界还是存钱买房安定下来?在今年的德国电影视角单元中,《迎风而上》和《故障猫》两部电影都探讨居住在德国的年轻女性所面临的人生抉择,我相信她们的诘问和踟蹰也会引起中国年轻女性的共鸣。

作者: 陈韵华

       《迎风而上》(暂译,Rückenwind von Vorn)的导演Philipp Eichholtz自他前两部长篇剧情片《来爱我》(Liebe Mich!,2014)和《卢卡轻舞》(Luca Tanzt Leise,2016)起就一直专注于大女主的角色。在《迎风而上》中,年轻的Charlie在柏林一所小学教书,她想逃离包括她男友在内的其他同龄人个个都准备生娃、存钱买房的道路,只想自己去寻找内心深处真的想要过的人生。 

       在Susan Gordanshekan首部长片《故障猫》(暂译,Die defekte Katze)中,女主角也在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过跨文化层面让她的人生问题变得更难解。受过良好教育的伊朗年轻女人Mina与婚礼前仅见过几次面的伊朗裔德国籍的助理医生Kian成婚之后移居德国,Mina很享受她在德国新发现的自由氛围,而随着时间推移,Kian却相反地发现了自己更保守的一面。最后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是Mina不顾Kian的反对,坚持领养一只睁着绿眼睛,用野性凶猛的神情直勾勾地盯着人看的灰毛猫,这是她重申自由意志的姿态,却让两个试图在婚后坠入爱河的人渐行渐远。 

       这两部电影都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角色营造不够完整,剧情发展也稍嫌薄弱,可是我很喜欢其中展现的女性视角,在某种程度上,我在她们身上也看到了自己。从求职网页智联招聘的统计数据来看,中国有40.1%的职业女性不愿意生孩子,63.4%的女性担心生孩子会对自己的职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这样的数据显示两部电影并不是只会对我一个人产生共鸣。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女性正在重新定义自己的身份、定位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并重新检视人生中的优先级。很多生活在城市的女性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经济、心理上的独立以及自信,所以他们的自我认同不再局限于家庭框架内。就像Charlie和Mina一样,他们面临的是未知的荒原,充满各种可能性,也同时让生活的选择变得艰难。 

       我们也可以在中国当代艺术电影像是《相爱相亲》(2017)、电视剧像是《夫妻的那些事》(2012),甚至是往往一再重现性别刻板印象《前任3:再见前任》(2017)、《闺蜜》(2014和2017)、《一夜惊喜》(2013)和《杜拉拉升职记》(2010)这样的商业电影中看到当今中国女性多元的生活型态和她们在媒体里逐渐转换的形象。张艾嘉执导并演出的《相爱相亲》尤其有意思,因为电影承接她2004年拍的《20 30 40》,探索的是三个世代三位女性看待自己在世界中的角色。中年女子慧英坚持要将父母合葬,好纪念他们之间的爱情,她的一意孤行渐渐疏远了她的丈夫和女儿。她父亲在村里的第一任妻子拒绝了这个请求,因为对老太太来说,丈夫的坟墓象征着她作为妻子的地位。而慧英的女儿和母亲与祖母辈大不相同,她就如同Charlie和Mia一般专注自我,面对渴望去北京工作的音乐人男友,她必须自己决定对她而言什么是爱,而她自己希望如何生活。 

      《迎风而上》和《故障猫》并非大师之作,但都和《相爱相亲》一样平衡了各种复杂情绪、观察细微敏锐,对人性弱点也愿意温柔理解,这些特质都超越了不同文化之间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