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2018柏林电影节博客
Berlinale Talents王婧访谈

《热带往事》剧照
《热带往事》剧照 | © Foolish Old Man Production

制片人王婧参加了今年的Berlinale Talents,她带来的电影项目《热带往事》(导演温仕培)入围天才项目市场单元(Talent Project Market),也是该单元十个项目中唯一入选的华语项目,电影将带领观众重返1997年广州让人焦灼不安的炎热夏夜,全城停电让一起命案隐匿在黑暗之中,“恶人”、“寡妇”和“警察”三个人物的命运就此改变,纠缠二十载。

听你说你今年受邀参加鹿特丹国际影展,在那里的工作进行得怎么样? 

这次在鹿特丹主要是携《老石》的导演马楠(Johnny Ma)的新片项目《活着唱着》参加今年的CineMart项目市场,这将会和这次带到Berlinale Talents天才项目市场单元的《热带往事》同步进行,鹿特丹的会议行程较多,针对项目在融资和发行方面的需求,集中约见了一些欧洲制片人以及国际销售公司,少有时间看电影,这是比较遗憾的部分。 

可以跟我们谈谈你和柏林影展的渊源和之前参加柏林影展的感受吗? 

这已经是我在柏林影展连续度过的第三个农历新年了。从2016年《老石》在柏林首映、到后来几个发展中的项目陆续参与柏林合拍市场(Berlinale Co-Production Market),Berlinale Talents的剧本工作坊(Script Station),包括这次的天才项目市场(Talent Project Market),自己也对柏林影展的各个单元更为了解。我很喜欢柏林影展的氛围,这里有业界人士,更有纯粹热爱电影的观众。对于我自己来说,一方面,这里是我第一部长片首映的地方,自然有特别的感情,记得当时第一次面对观众,一切都很新鲜。另一方面,对于我的工作来说,柏林影展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时我们在北美的发行商就是在柏林看片后,直接与我们联络的。2016年底《老石》也顺利在北美院线发行,对于处女作和一个新的团队来说,这其实是挺不容易的。我觉得对于华语独立影片来说,发行还是比较困难的。 

你在独立电影制作时碰到其他什么困难? 

融资和演员方面碰到的困难很多,但是目前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以及最不可控的因素可能还是在国内的发行。 

你认为有什么比较好的策略来应对中国独立电影在发行方面遇到的困难吗? 

在纽约学习电影制作的时候,城中的艺术影院,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林肯中心等都是我消磨了不少时光的地方,也常常可以看到非常多元的电影。回国之后意识到国内当时还不太有艺术院线的概念,对于所有的影片来说,发行的方式都是类似的,所以对于体量比较小、有比较细分的受众市场的影片来说,可能在和主流的商业片竞争排片上会比较困难。不过现在情况在逐步改善,无论是观众还是我们电影从业者都在不断地成长,希望未来放映的渠道会更畅通,内容会更多元,更独特和有个性,我们也能更好地通过电影连接观众。 

你是如何进入电影制作这个行业的? 

我本科是念广播电视新闻的,但当时自己对新闻的部分不太感兴趣,反而对视听的课程很有热情,本科拍过一些短片,也写了一些剧本,研究所的时候就申请了北美的电影院校。会选择电影制片是因为我很享受发现一个我认为值得被讲述的故事,或者发掘我认为很有才华的创作者,我很享受成就他们,与他们一起创作、一起成长的这个过程。我认为制片不只是资源的整合,其实也是一部影片从最初始的概念到最终呈现在大银幕上关键的创作者之一。 

你选择电影项目的考虑是什么? 

其实不太会考虑电影是艺术电影或商业电影,我首先会让自己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视角,去看内容表达本身是否让我有共鸣,是不是有情感的力量,是不是让人耳目一新,以及与这个创作者的合作是不是让我感到兴奋,是否让我期待在接下来的两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之内与其并肩作战。先基于这个,我再去衡量其他方面,譬如,这个题材我很喜欢,但适不适合我来做,我能不能做,应该怎样做,市场的可能性等一系列较实际的问题。 

这次带来的《热带往事》的案子是如何开始的? 

目前合作的导演还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大多是从学生时代就认识,相互之间比较熟悉,很自然就确立了合作关系。和《热带往事》的导演温仕培也是如此,我非常喜欢他在学校的一些短片作品。16年他刚回国不久,给我看了几个他有兴趣的东西,我觉得《热带往事》是其中相对最为成熟的一个,呈现出的影调和气质非常独特迷人,加上我自己也是90年代在广东长大的,也有一些个人时代记忆的缘故吧,开始了这次合作。这个项目之前参与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宁浩导演的坏猴子影业是上海创投的合作伙伴之一,也授予了我们“72变电影计划特别关注项目”。 

这次来柏林希望替《热带往事》寻找什么样的资源和合作方式? 

更多的是国际发行和销售方面的合作伙伴,希望尽早进行国际影展和发行方面的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