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第69届柏林电影节
告别、争论、电影佳作

2019年颁奖典礼:电影节主席Dieter Kosslick 与获奖者和评审
2019年颁奖典礼:电影节主席Dieter Kosslick 与获奖者和评审 | 图片(局部):© Alexander Janetzko/Berlinale 2019

第69届柏林电影节结束了,这是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最后一次担任柏林电影节主席。本次电影节的参赛影片内容丰富、跨度惊人,引发了观众的热议。

作者: 乌拉·布伦纳(Ula Brunner)

    在最后的时刻,迪特·考斯里克还是难以抑制夺眶而出的泪水,柏林电影节颁奖典礼上,所有来宾都给予了即将卸任的电影节主席诚挚的掌声,掌声经久不息。大概考斯里克也曾希望这一届电影节能更加星光灿烂一些吧,国际巨星如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黛安·克鲁格(Diane Kruger)、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都可在银幕上看到,不过那些都不是参赛电影。本届电影节具有18年以来一贯的“考斯里克风格”:参展电影数量巨大,约有400部电影与观众见面,影展整体策划充满了电影节主席的自我色彩,入选影片都会引发强烈的争论。

评选委员会做出了明智的抉择

    16部在美学和内容上都跨度极大的影片参加了第69界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和银熊奖的角逐,女同性恋、人物肖像式描述、家庭史卷、恐怖片都纷纷入选了本次参赛单元。从质量上看,大家一致认为本次电影节更是一个水平中等的年度,以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为主席的本届评委会最终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向外界发布了正确的信号。  图片:那达夫·拉皮德执导的影片《同义词》获得金熊奖  导演那达夫·拉皮德,制片人萨义德·本·萨义德 图片:那达夫·拉皮德执导的影片《同义词》获得金熊奖 导演那达夫·拉皮德,制片人萨义德·本·萨义德 | 图片 (截图): © Richard Hübner/Berlinale 2019     电影节的大奖金熊奖颁给了那达夫·拉皮德(Nadav Lapid)的影片《同义词》,这部法国以色列合作的影片充满激烈的能量,讲述一个生活在巴黎的以色列年轻人采取激进的做法以割断自己的过去,这是一个关于“无根漂泊”与“意义”的故事,在当今这个被移民潮流和全球变化主导的世界,它向人们提出了身份认同的中心问题。

两部不同寻常的德国电影获得了银熊奖

两位德国女导演获得了银熊奖。诺拉·芬沙伊德(Nora Fingscheidt)精彩导演的第一部故事片《系统破坏者》描绘了一个受过创伤的具有攻击性的孩子,本片获得了亚佛雷德鲍尔奖,此奖项用于嘉奖那些“给电影艺术带来新视角”的影片。安格拉·夏娜莱克(Angela Schanelec)获得了最佳导演奖,她是所谓的“柏林学派”导演中的一位。《我离家了,但……》是一部关于一个13岁男孩的拼图式电影,他离家一段时间之后又重返家园。安格拉·夏娜莱克的本部影片情节简单,人为刻画痕迹明显,配有莎士比亚片段,整部影片贯穿着动物的镜头,本片引起了观众强烈的争论,有些观众对它谜一样的叙述完全不知其所以然,有些观众则是分外为之叫好。

恐怖片引发了争议

    第三部德国电影《金手套》引发了本届电影节上最强烈的争议,这是法提赫·阿金(Fatih Akin)导演的作品。阿金2004年以《勇往直前》获得了金熊奖,他是柏林电影节一手培养壮大起来的导演。以海因茨·施特隆克(Heinz Strunk)同名小说为版本的电影《金手套》讲述了臭名昭著的汉堡连环杀人犯弗里茨·洪卡(Fritz Honka)的真实故事,整部电影至始至终贯彻着恐怖效应、刀光血影和污浊,首映式几天之后都还是人们热议的话题。本片在电影节上空手而归。

中国影片获得银熊奖,张艺谋新作可能未通过审查

    对于中国的参赛影片《天长地久》,大家一致认为非常精彩,得奖的呼声很高。跟本届电影节的许多其他导演一样,王小帅也不是电影节的新面孔,2001年他的电影《十七岁的单车》就得到了银熊奖。他本次参赛的影片讲述了一对因为车祸失去了唯一儿子的夫妻,讲述了30多年以来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影响。 最佳女演员: 咏梅,在王小帅导演的《天长地久》中扮演女主角 图片(局部) © Richard Hübner/Berlinale 2019     男主演王景春和女主演咏梅分别获得了最佳男女演员奖。评审委员会嘉奖这部中国电影也让人们把目光投向了电影节的另一热议话题。人们热切期待的张艺谋新作《一秒钟》临时被撤出比赛,据称是因为后期制作出现了问题。大家猜测其原因在于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张艺谋的电影展现的是文革时代,文革至今仍是中国一个棘手的问题。

电影的未来与柏林电影节

    伊莎贝拉·库谢特(Isabel Coixet)执导的西班牙电影《伊莉莎与玛瑟拉》由网飞“Netflix”制作出品,此片之前就遭到了影院人士的反对。一部不是首先为了放映档期制作的电影是否有资格参加电影节呢?网络视频服务公司一定会影响到电影业的未来,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自从迪特·考斯里克2001年担任柏林电影节主席以来,电影业自身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电影节的意义也由此产生了变化。视听世界“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考斯里克如是说道。在过去的18年,他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支持德国电影业的发展,关心电影业人才的成长,把柏林电影节发展成了世界上观众参与最多的电影节。2019年5月卡洛·夏特瑞安(Carlo Chatrian)和玛丽埃特•里森贝克(Mariette Rissenbeek)将接任考斯立克的主席职位。在这个媒体世界日新月异的时代,柏林电影节的新风向将是下任主席必须要面对的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