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吴林峰专访
现实的牢笼和建造者

Wu Linfeng, Ivan Marković
© Wu Linfeng, Ivan Marković

“论坛”单元的《春暖花开》是中国导演吴林峰和塞尔维亚导演兼摄影师Ivan Markovic继2016年短片《白鸟》之后,第二次入围柏林电影节。这部影片仍然延续了他们冷峻凝重的视觉风格,试图用影像去描绘现实的牢笼。在《春暖花开》里,我们看到城市这个庞然大物在昼夜不停地运转,而通过影像层层放大之后,一群同这光鲜的城市全然不相称的城市建造者正在前赴后继地筑起这座关押自己身体和精神的巨大囚笼。

作者: 丁大卫

歌德学院:你和Ivan Markovic开始合作的契机是什么?这部影片又是如何开始构思的呢?

吴林峰:大概是七年前,我的学生作业短片入选了慕尼黑电影学院主办的一个电影节,Ivan当时作为摄影的影片也入围了。当时我认识了一帮塞尔维亚兄弟,他们很喜欢我的片子,就决定帮忙推荐给库斯图里卡主持的电影节。第二年我当时的新片又去了同一个影展,我们便再次见面了,之后我把他带到中国。我们两个人就先合作了一个纪录片,那还是2013年的事情。后来就有了«白鸟»,这些年就一个接一个片子拍下来了。

想起在2016柏林影展短片竞赛看到你的«白鸟»,感觉《春暖花开》无论是影像风格还是探讨主题上都蛮接近的,都有一些贯穿的东西。

视觉风格上,我们的确是想继续拍这样的片子。然后它们的确有一些很奇妙的联系。比如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寻找«春暖花开»的男主角,都不满意。于是我们就联系«白鸟»的男主角,发现其实他通过参演«白鸟»已经对电影产生了很深的兴趣,正在学电影,我们叫他来北京帮忙,解决了选角问题。

如果说契机,最早还是Ivan想拍这个片子。因为我在北京,对很多事情见怪不怪,但同样的事情对Ivan来说却震动很大。在拍«白鸟»的时候,我们去过北京的防空洞,当时里面还住着一些人。他就回想起美国轰炸南斯拉夫的那段日子。当时被炸毁的驻华使馆距离他家并不远,他们全家也都是躲在防空洞中。这很像是两个不同的国家有着很微妙的联系。包括城市和空间的关系,城市和人的关系,城市的发展和建造城市的人之间的反差等等。

我感到《白鸟》和《春暖花开》的镜头都有一种很直接的压迫感,囚禁的感觉非常明显。这种现实对劳工阶层的挤压是你们要表达的吗?

吴:虽然看上去我们镜头中的人都在一个很孤独很压抑的环境里面,但说实话,在这个我们虚构出来的视觉空间中,虽然每个人看上去都非常“苦大仇深”,但并不代表着现实中的角色是同样的,在创作的时候,反而可以在他们身上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

From Tomorrow On, I Will From Tomorrow On, I Will | © Wu Linfeng, Ivan Marković 最初看来你们的影片是一个现实关照非常强烈的作品,但现在听上去你们对虚构的兴趣更大。

因为作为一个创作者,其实在拍摄和剪辑的过程中的很清楚中间虚构的成分有多大,面临着非常多的取舍。比如《白鸟》是在我老家湖南拍的,当时我们是想把它做成一个有些迷幻、潮湿的感觉,它比较浪漫,反而不是囚禁的感觉,而后者用来形容《春暖花开》可能比较贴切。我们为这部影片选取了跟湖南很不同的城市——北京。影片中柔和,柔软的东西就少了很多。包括在拍摄中使用的镜头等,都是为了让影像更锐利一些;空间上的展现也不会像《白鸟》那种乱的,多边形的结构,而是比较正的,上就是上,下就是下,我们也在有意追求这种感觉。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想展现城市。一个城市的文化和建筑对在这个城市居住的人的性格心理和生命状态影响到底有多大。

我很好奇你们在工作的时候是如何配合的,有具体的分工吗?原本的构思都实现了吗?为什么最终呈现出来的是一个中片呢?

其实也没有特别明确的分工,因为我们喜欢的东西都很接近,所以没有大的分歧,什么事情商量一下就可以了。当然在剧本讨论的时候还会有一些,但到了现场就很少了。

最初的构思算是大部分都实现了,成片也都在意料之中。但其实我们最早是打算做长片,但后来由于资金,条件等种种不足,同时也担心一些素材不够好,强行做成长片会影响质量,最后还是决定,只保留最好的部分,做成60分钟。整个入选到放映还是有些仓促的,我们将DCP(数字拷贝)给到电影节的时候已经是2月8日开幕第二天了。最初的选片版本和最终放映版本相比差别还蛮大的,我们在这中间又做了大量的工作。

也算是第二次在柏林电影节参展了,有没有什么感想。

毫无疑问,柏林电影节是欧洲最大的电影平台之一了,虽然是第二次来,但是感觉自己所认识的,所接触的还都仅仅是冰山一角。最早的时候,我对电影节这种形式非常排斥,因为大部分人并不会跟你谈真正的创作,而更多的是来社交。但后来我在这里交到很多朋友,大部分也都是志同道合的人,所以必须承认,柏林电影节算是我创作生涯很重要的一个节点。

从制片层面来讲,支持这部影片的资金都来自哪里呢,筹备资金的过程困难吗?

一半来自一些德国的电影基金,另一部分来自中国。如果没有前者在最早期的支持的话,我们也很难在国内拿到另一半钱。因为在国内有时大都是私人关系,对于一个艺术电影项目,如果现有一些来自海外的资金作为背书,对于国内筹资会非常有帮助。

下一部影片有什么打算了吗?

我去过我岳父在湖南乡下的葬礼,一些夜晚的仪式等等给我触动很大,Ivan在塞尔维亚的森林中也有过几乎同样的经验。所以下一部我们正在筹备在中国和塞尔维亚合拍,看会产生怎样的重叠和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