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2020年柏林电影节博客
电影里的日子也可以简单而纯粹——蔡明亮的《日子》

日子
日子 | © Homegreen Films

多数导演的电影越拍越大成本、大制作,蔡明亮的电影反其道而行,越拍越手工、越独立自在。柏林影展七十周年竞赛单元里唯一一部华语电影《日子》是部回归电影本质、洗净铅华的作品,简简单单、纯粹而无杂念,做着电影人该做的事情,不顾虑资本,也不为叙事服务,让影像专心在随着日升月落移动的光影里过日子。

作者: 陈韵华

    洗菜、做饭、冲澡、步行,每个平凡日子里重复进行的几个动作,很少在电影里用长镜头呈现,而《日子》细细品味的柴米油盐美得像首诗,一人一锅一盆,时间在摄影里流逝,日子过得自得恬淡,对话可以完全减省,电影也拍得不需要向谁解释什么。

日子 日子 | © Homegreen Films
    《日子》从记录小康的病容开始,蔡明亮在泰国曼谷偶遇当地打工的老挝人亚侬弘尚希之后,也开始记录亚侬的生活。小康生病是真,亚侬生火煮饭也是真实的日子,可是他们的相遇和情欲却是因为电影而生的,于是《日子》成为一部带着纪录片灵魂的剧情片,看着两个孤独的人身在异地,各自在看病治疗和工作生活的寂寞里。城市很大也很冷漠,金属旋转门、铁栏杆、铁皮屋顶分隔出空间的此方和彼方,他们是静态远景里人群中的一个点,或者熙攘街道上的一张忧愁面孔,两个人在一个契机下短暂触碰又再度分开,然后继续各自的飘泊。
日子 日子 | © Homegreen Films
    这里的小康不是蔡明亮“慢走长征”系列中的“行者”,而是“躺者”。镜头下的小康在很多场景用着各种姿势或躺或趴,有时锡箔纸和纸板垫着烧热的炭放在颈背上治疗,有时闭目躺在温泉水里,有时镜头近距离凝视侧躺在枕头上的小康,如同《你的脸》。如果行者是缓慢流动的冥思修行,躺者就是顺应肉体苦痛而不得不的静止休整。
 
    蔡明亮开启了电影旅程的新时代,在他的第十一部长片里找到新的缪思。亚侬是区域间贫富差距悬殊下为生活所迫的民工群像,小康和亚侬在《日子》里的邂逅是蔡明亮三十年电影岁月里旧伙伴和新脸孔的携手,没有国籍、语言、社会阶层条条框框的桎梏,只有人、脸孔,和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