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柏林国际电影节博客撰稿人回应
真的不再存有幻想了吗?

《从不,很少,有时,总是》导演:Eliza Hitmann
今年,荣获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的影片是美国女导演伊丽莎•希特曼(Eliza Hittman)执导的《从不,很少,有时,总是》(Never Rarely Sometimes Always) | 图片承蒙焦点影业公司(Focus Features)2019年授权使用

柏林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认为,本届参加电影节角逐的影片应该是对当下现实冷静客观的写照。您觉得电影作品是否适合表现阴郁色彩,还是说,您更希望参选影片能够从更为积极、富有建设性的视角向世人展示这个世界呢?

Gabriele Magro Foto: © privat 加布里埃尔·马格罗(Gabriele Magro)(来自意大利):2008年爆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导致长达十年的文化危机,民主、迁徙的自由、家庭、宗教信仰、社会保障等曾经作为西方社会基石的典章和价值观发生巨大的变化。今年柏林国际电影节参与竞争的影片中,许多角色都面临幻想破灭、阴郁暗淡的处境,发现难以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也许是时候需要对当下我们所生活的时代进行盘点。

Ieva Šukytė Foto: © privat 莱娃·苏凯特(Ieva Sukyte)(来自立陶宛):由于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着诸如种族主义、对少数族裔的歧视、气候变迁等问题的世界里,因此电影无法在现实面前遁形。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制作人揭示他们国家所存在的问题、文化困境,我认为,相比起建立正面的世界形象,这与我们更为密切。

Erick Estrada Foto: © privat 艾瑞克·艾斯特拉达(Erick Estrada)(来自墨西哥):我一直都很喜欢在电影节参与角逐的所有影片,今年在柏林国际电影节入选的电影格外优秀。显然,这些影片确实都在一定程度上表达着幻想破灭的基调,不过,我认为很有必要去观看这种以批判的目光看待世界的电影作品,因为当下这个世界真的不是一片令人愉快的乐土。通过影片和故事对现实进行思考,是触发真实世界发生改变的最好途径。电影作品应该向世人发出挑战!


Sarah Ward Foto: © privat 萨拉·瓦尔德(Sarah Ward)(来自澳大利亚):在参加本年度柏林国际电影节竞赛的影片中,美国黑色电影大师阿贝尔·费拉拉(Abel Ferrara)的《西伯利亚》(Siberia )可能是最“极端”的作品,却完美地阐释柏林电影节在主题内容方面多元化的特征,带给观众独特的体验。正如在影片中由威廉·达福(Willem Dafoe)饰演的男主角柯林科开启了他的探寻之旅一样,当电影制作人、影迷就电影嘉年华的众多参展影片进行分析、研究的时候,他们也同样在另外一个世界展开了旅行。这意味着拥抱所有情感和大相径庭的观点。有曲折而令人神经紧张的,例如娜塔莉亚·梅塔(Natalia Meta)的《入侵者》(The Intruder),有充满机敏的讽刺的,例如洪尚秀(Hong Sang-soo)的《逃走的女人》(The Woman Who Ran),有让人沉郁心碎的,例如菲利普·加瑞尔(Philippe Garell)的《眼泪之盐》(Le Sel des Larmes ),还有令人震撼的热门话题,例如伊丽莎·希特曼的《从不,很少,有时,总是》……列举几部一提起本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就马上浮现在我脑海里的电影作品。

Javier H. Estrada Foto: © privat 哈维尔·H. 艾斯特拉达(Javier H. Estrada)(来自西班牙):确实如此,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参选影片展现的并不是快乐的愿景,然而,恐怕这就是世界的现状。就以获得今年金熊奖导演穆罕默德•拉索罗夫(Mohammad Rasoulof)导演的《无邪》为例,我认为不可能过于乐观地描述伊朗社会的现实。然而,也有影片展现的是对心灵的观察,比如,阿贝尔·费拉拉执导的《西伯利亚》,通过电影画面,我们进入人类内心世界中盘根错节的心路历程,让我们思考有关永恒和无尽的话题。

Yun-hua Chen Foto: © privat 陈韵华(Yun-hua Chen)(来自中国):电影院不是寻求积极、富于建设性世界观的地方。它是揭露世界真实面貌的地方,同一时间它是美好和面目可憎的,充满希望和绝望的。优秀的电影作品启发观影者提出相应的问题并且展开对话。好的影片不是让人们逃离现实生活。不管色调是否晦暗,好电影就是好电影。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法国影片《删除历史》(Effacer l’Historique)应该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证,它向人们展示了电影如何以幽默的方式表现日常生活,看到陷于科技和官僚体系之中的生活是多么荒唐、多么可悲。

Michal Zielinski Foto: © privat 米哈乌·杰林斯基(Michal Zielinski)(来自波兰):从心理学的角度,每个人都倾向于更关注危险的事物。在新闻界甚至有一种说法,即坏消息就是好消息。我们应该有意识地平衡善与恶,尤其是当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相互融合的世界时。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阴郁的故事,因为它们带给我贴近实际生活的感觉。但是故事最终会影响我个人的偏见,所以我会加以平衡以了解真实的世界。无论世界上有多少丑陋,也一定会有同样多的美好的事情。所以,我有时候也会觉得,以积极乐观的视角看世界也是非常勇敢的。

Anjana Singh Foto: © privat 安吉娜·辛格(Anjana Singh)(来自印度):我认为全面展现当下的现实状况是非常重要的。不过,我认为透过拍摄传达建议也很重要,只有这样,观众才不会带着愤怒和无助离开影院。以解决问题为主导的电影意义重大,但并非总是可以这样。

Egor Moskvitin Foto: © Privat 埃戈尔·莫斯科维汀(Egor Moskvitin)(来自俄罗斯):我记得去年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影片是《陌生人的善意》(又名《俄罗斯茶室的秘密》)(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 )。随后又有二十多部电影生活中可能发生的残酷和丑恶。我喜欢《陌生人的善意》那种讽刺的意味,但今年,我觉得变成一种耐人寻味的黑色幽默:本年度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影片通过虚构的故事展现了这个世界的阴暗面。我认为,艺术作品应该像镜子一样映射它的创作年代。正因为这样,我要向在今年电影节上展映作品所呈现的悲观基调致意。但是,与此同时,我也深信,艺术应该铭记人类所能拥有的崇高抱负、勇敢的行为和慷慨的牺牲。出于这样的原因,我更偏爱对世界持消极态度的故事,却又呈现出乐观积极的人文关怀的电影。幸运的是,今年在柏林举办的这场电影嘉年华上,这样的作品有很多。

Hyunjin Park Foto: © Privat 朴贤真(Hyunjin Park)(来自韩国):在我看来,在参加今年柏林国际电影节角逐的影片中,很多作品以清醒而冷静的观点看待现实。对现实有清晰的认识,而不是基于幻想,尽管这种切入令人感到压抑,但是,我觉得只有这样,有关超越人类存在的问题才能够被提出来。提出这些问题的影片难道不是积极且富有建设性吗?

Berlinale-Blogger Andrea D'Addio Foto: © Privat 安德里亚·达迪奥(Andrea D'Addio)(来自意大利):我没有个人的偏好,所有能够以机智、和谐、实在中肯的方式引起观影者思考的电影都是我喜欢的。如果一部电影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无论它反映的是当下实事,还是关于人类的灵魂,我认为都是以某种方式讲述、讨论着我们的当下。

Camila Gonzatto Foto: © Privat

卡米拉·冈萨托(Camila Gonzatto)(来自巴西):电影作品应该是反映它们所在时代和这个世界所面对的挑战,即在今天的世界,传统主义和保守主义氛围冲击着过去几十年的社会进步,让当今的世界充满暧昧和不确定性的气息。在我看来,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并不是最晦暗的。比如说,在过去几年的全景单元和论坛单元里,集中展映了大量反映叙利亚(Syrien)战争的影片。无论如何,电影都应该是能够动员人们采取行动、激励人们思考的艺术。我觉得在艰难的时代拥有这样的电影作品是非常重要的。

 
Philipp Bühler Foto: © Privat 菲利普·比勒(Philipp Bühler)(来自德国):用“公众的嘉年华”来形容柏林国际电影节恐怕多少有些误导,我认为,柏林的电影节长期以来就一直是格调阴郁影片的盛会。对于今年的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我的评价依然如此,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在这里,基本上找不到纯娱乐电影,而且大家也不感兴趣。尽管如此,如果那些冷静客观的政治性影片以及其他具有挑战性的电影可以与其他电影同台竞技,将对柏林电影节大有裨益。假如长期偏食,会不利于健康,就电影艺术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

Berlinale-Bloggerin Jutta Brendemühl Foto (Ausschnitt): © Goethe-Institut 尤塔·布伦德穆尔(Jutta Brendemühl)(来自加拿大):不管适当与否,我们今天的现实世界就是反乌托邦的,是时代的标志。现在,人们只会想起在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开幕前夜发生的恐怖袭击。我希望有更多的电影能更震撼人心、带来更大的影响力、更为激进。有些电影作品似乎触碰了政治话题,但是它们并没有拍摄出其制作者真正能够达到的水平,它们原本可以更深入。影片也许是晦暗阴郁的,但却不够深刻透彻。不过,《柏林亚历山大广场》(Berlin Alexanderplatz)却不是这种情况,它从正面直视今天的欧洲,并且狠狠地敲击现实,尽管令人忧郁,但却没有失去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