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柏林国际电影节博客撰稿人回应
柏林,柏林

由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指导的影片《温蒂妮》,入选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本片以柏林城的历史为叙事核心。
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指导的影片《温蒂妮》, | 图片:© Christian Schulz/Schramm Film

今年电影节的竞赛片单涵盖了多部以柏林城为主题的影片,电影旨在展现柏林的哪些面貌?或者说,通过这一主题,影片向观众传达什么信息?

Gabriele Magro Foto: © privat 加布里埃尔•马格罗(Gabriele Magro)(来自意大利):柏林成为多部影片的核心议题,直接反映了电影节与这座城市之间紧密的联系。相较之下,国际上许多其他电影节的举办场地,城市规模与知名度都要小很多,参与的本地人所占的比例也很低。但柏林电影节不同,长期以来树立起了标志性的形象,在所谓“全球”与“在地”之间维持绝无仅有的完美平衡。电影节举办期间,我们既能看到世界各地的游客和电影业内人士蜂拥而至,也能见到柏林人一同排队观影的盛况,体现出一种极为强烈的群体意识,让人为之沉迷的柏林电影节独特氛围也由此而来。

Ieva Šukytė Foto: © privat 莱娃•苏凯特(Ieva Sukyte)(来自立陶宛):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Christian Petzold)的作品《温蒂妮》(Undine)是一封写给柏林的情书,宝拉·比尔(Paula Beer)扮演的角色作为柏林城市美术馆的讲解员,为游客介绍这座城市丰富悠长的历史。导演佩措尔德将古老的温蒂妮传说融入柏林城,演绎了一个爱情故事,同时向这座城市宣告爱意。与《温蒂妮》构成对比的是影片《柏林亚历山大广场》,后者描绘了当下柏林的另一个侧面,讨论了非法劳工的生存现状问题,反映出人们在无护照的状态下在这座城市生活,只能靠倒卖毒品为生,受到不平等对待的严酷现实。

Erick Estrada Photo: © private 艾瑞克•艾斯特拉达(Erick Estrada)(来自墨西哥):与世界上其他充满活力、有趣的大城市一样,柏林处在永恒的变化之中,经历了数不清的浮浮沉沉、新旧更迭,每天有都无数的故事在这里发生,各种景象纷繁上演。影片无一不展现出新时代与旧时光亲密相交的柏林,如同许多美丽而古老的魂魄与城市相互执手,一同步入未来。在这么多电影中看到柏林如此深刻的存在,让人倍受鼓舞,仿佛只要走在城市的街道之间,就能收获丰富的灵感。

Sarah Ward Foto: © Privat 萨拉•瓦尔德(Sarah Ward)(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柏林电影节如此有分量和规模的年度盛事来说,两位刚上任的艺术总监毫无疑问带来了新的气象,今年电影节迎来七十周年庆典,似乎也到了回顾其悠久历史与丰沛遗产的特殊时刻。然而,2020年的柏林电影节却并没有把焦点放在庆祝“飞跃之举”上,而是成为了对未来机变的某种预言——如增设“遇见”这一竞赛单元。值得一提的是,本届电影节的艺术总监卡洛·查特里安(Carlo Chatrian)与之前的迪特·科斯里克(Dieter Kosslick)相比,在内容编排指导、趣味与理念上,突显出个人独特的风格。

Javier H. Estrada Foto: © privat 哈维尔•H. 艾斯特拉达(Javier H. Estrada)(来自西班牙):在我看来,今年的柏林城市主题集中体现在了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指导的影片《温蒂妮》中,电影清晰地反映出柏林的历史和构建。影片主角为国外游客提供了一个高度阐述的概念化视角,勾勒出东西柏林的身份与形象。不仅如此,电影拍摄地点延伸至柏林郊区,展现出这座城市极为多元的景观与风貌。

Yun-hua Chen Foto: © privat 陈韵华(来自中国):影片《柏林亚历山大广场》所刻画的柏林,是一个绝望与希望并存、暴力与爱欲交织、挣扎与救赎并行的城市。在这里,特定的群体和社区受到主流社会的无视,但他们以各自的方式顽强生活,奋力找寻出路;在这里,一切都将以电子派对作结。在毒品地头蛇那里开始新的工作?去俱乐部庆祝吧。终于从截肢手术中恢复过来?去俱乐部庆祝吧。入手了全新的手枪玩具?去俱乐部庆祝!

Michal Zielinski Foto: © privat 米哈乌•杰林斯基(Michal Zielinski)(来自波兰):柏林电影节的两次经历让我印象深刻。一天,我有幸结识了一位德国秘鲁混血制片人,他正忙于一部日本漫画风格科幻电影的开发工作,影片计划与匈牙利艺术家合作。这让我不禁感叹,“我定是在柏林了”,这座全世界最为多元的大城市之一。两天之后,我观看了《紫海》(Purple Sea),影片的影像素材由一名叙利亚难民女孩用智能手机拍摄,记录了她乘坐一艘几近沉没的难民船前往欧洲逃生的经历。柏林作为梦想之地、爱与幸福的乐土,在影片中多次出现。能够身处这座幸运之城,我们都是幸运儿。

Anjana Singh Foto: © privat 安吉娜•辛格(Anjana Singh)(来自印度):柏林代表着多元、开放、自由、多文化主义,也是德国的政治中心。在这样一座多元文化之城,政治与社会的变化,伴随着各种内在矛盾,时刻影响着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影片《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让我备受触动,电影讲述了来自几内亚比索的三十岁男人弗朗西斯的故事。他最终身陷囹圄。在柏林,初来乍到的人很难获得一席之地。从历史上来看,柏林代表了向往民主的美好愿望,但存在于人们脑海中的墙却很难被推翻,社会融合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Egor Moskvitin Foto: © Privat 埃戈尔•莫斯科维汀(Egor Moskvitin)(来自俄罗斯):这届柏林电影节对我个人而言有着不同的意义。我最近一段时间开始每天跑步,电影节的排片表非常紧凑,让人倍感压力,我有时候会改成在午夜或早上出太阳的时候跑步。想象一下,当你观看完新改编的《柏林亚历山大广场》,几个小时后,在夜里穿过亚历山大广场。这部影片对将近九十年前的故事作了符合当下时代背景的再创作,重新进行演绎,让我不禁想起去年柏林电影节《电话谋杀案》的上映。这些电影对经典影像进行改编,展现出过往对未来的深刻影响。影片《温蒂妮》讨论的也是同样的议题。不难看出,城市经验对于个体与国家经历的塑造,对此我满怀感激。

Hyunjin Park Foto: © privat 朴贤真(Hyunjin Park)(来自韩国):在三部以柏林为主题的电影中,《温蒂妮》对于城市的切入角度让人印象深刻。女主角扮演的历史学家所描绘的柏林城构建,让我们看到过去与当下对话的新可能。对我来说,柏林是一座让人着迷的城市,悠久的历史与充满活力的当下在这里完美融合。

Berlinale-Blogger Andrea D'Addio Foto: © Privat 安德里亚•达迪奥(Andrea D'Addio)(来自意大利):柏林很特别的一点在于,每个在这里生活的人,都会对这座城市产生不同的体验,且每一种体验都是真切的。电影节竞赛单元入选的影片可以为证,对于《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中过着底层生活的主角来说,柏林如同人间地狱;而一如我们在《温蒂妮》中所窥见,柏林仍是一个东西割裂的城市,即便这种矛盾被投射到未来。柏林是开放的——每一位导演、编剧,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场景和故事。 
Camila Gonzatto Foto: © Privat
卡米拉•冈萨托(Camila Gonzatto)(来自巴西):柏林是一座多元的城市,几部电影都映射出了这一点。尽管《柏林亚历山大广场》和《温蒂妮》的背景设定都是当代柏林,两部影片却描绘出了它的截然不同的侧面;《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触及的是这座城市的某种“地下”性格。两部电影中都能看到建筑工地的景象,这是柏林的一个特点,即不断进行自我翻新。通过影片《最后的城市》,我们得以一窥东柏林时期历史建筑的繁荣,在今天的柏林留下随处可见的痕迹。得益于历史层叠在当下的城市景观中被完整保存,柏林足以为最多元的叙事提供舞台。即便柏林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历史留下的痕迹终究无法被全然抹去。

Philipp Bühler Foto: © Privat 菲利普•比勒(Philipp Bühler)(来自德国):布尔汉·库尔巴尼(Burhan Qurbani)版本的《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让人印象深刻,阿尔弗雷德·多布林(Alfred Döblin)的弗朗兹·比伯科普夫,魏玛文学的中心人物,成为2020年度非洲难民。尽管电影有着诸多虚构成分,内在却包裹着大量的现实。克里斯蒂安·彼得佐德《温蒂妮》反其道而行之,影片清醒的布景方式,对柏林城历史的深入探讨,让神秘的爱情散发出童话般的迷人色彩。不过,我仍未看到任何一部影片,能像九十年代的《罗拉快跑》那样,塑造出了一个完整的“柏林世界”。

Berlinale-Bloggerin Jutta Brendemühl Foto (Ausschnitt): © Goethe-Institut 尤塔•布伦德穆尔(Jutta Brendemühl)(来自加拿大):当一个意大利人和一个荷兰人,共同邀请大家在大银幕上观看柏林,并且还有美国导演在其名为《美国部分》的电影中追溯柏林围墙历史,毫无疑问,你正身处欧洲的心脏。2020年的柏林电影节向我们呈现了多重柏林——《温蒂妮》的柏林温润而奇幻;《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柏林成为了毒品交易的幽暗世界,霍斯和艾丁格把舞台划定在柏林夏洛滕堡。无论多伦多、蒙特利尔,还是纽约,城市景观已变得几近符号化,但柏林毋需符号,也终究会是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