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柏林国际电影节博客撰稿人回应
前路在何方,柏林国际电影节?

玛丽埃特·里森贝克(Mariette Rissenbeek)和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
图片来源:埃布讷(Eibner)/于尔根·比尼阿什锦(Juergen Biniasch)© picture alliance

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卸任,玛丽埃特·里森贝克(Mariette Rissenbeek)和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接棒:最高管理层的人事变动是否让你感受到“变革之风”?假若如此,变革有何表现?

Gabriele Magro Foto: © privat 加布里埃尔•马格罗(Gabriele Magro)(来自意大利):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柏林国际电影节,所以我很难将本届电影节与历届进行比较。不过,有两点可以肯定,现场气氛充满活力。而且我乐于看到这么多意大利朋友参与本届电影节。由工作人员到众多前来柏林展映作品的导演。

Ieva Šukytė Foto: © privat 莱娃•苏凯特(Ieva Sukyte)(来自立陶宛):今年电影节的主要变化是增设了新的“遇见”竞赛单元(Encounters),不过包括短片在内共有350部影片参加展映,所以很难掌握所有变化。历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重要的影院之一——索尼中心Cinestar影院被迫关闭,令业界和媒体覆盖非竞赛影片的报道变得困难。但今年两位新总监上任,他们都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今年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影片质量胜过往届。
 
Erick Estrada Foto: © privat 艾瑞克•艾斯特拉达(Erick Estrada)(来自墨西哥):毫无疑问,柏林国际电影节、柏林乃至整个世界正在发生变化。去年是我第一次参加电影节,是的,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能够感受到不同观点的碰撞。我不确定这样的描述是否恰当:我感到就像电影一直为我们呈现的,在旧故事里听见新的声音,看到新的曙光。简而言之:依旧(精彩的)故事里注入一抹亮色。
 
Sarah Ward Foto: © Privat 萨拉•瓦尔德(Sarah Ward)(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柏林国际电影节这样大规模和具有重要意义的活动而言,变化不仅仅是两位新任艺术总监的加入。还在于本届柏林国际电影节70周年纪念庆祝电影节的悠久历史和传承之际。相反,2020年柏林国际电影节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未来变化的先兆——尽管增设了“遇见”竞赛单元——并未为电影节带来实质的变化。即便如此,艺术总监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表现出与前任总监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有着不同的审美、兴趣和重点。
 
Javier H. Estrada Foto: © privat 哈维尔•H. 艾斯特拉达(Javier H. Estrada)(来自西班牙):过去15年我都参加了柏林国际电影节。我可以坦白地说说,本届最有趣味,最发人深省,也最令人鼓舞。几部入围官方主竞赛单元的作为尤其精彩,比如由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Ilya Khrzhanovskiy)、叶卡特琳娜·奥特尔(Jekaterina Oertel)联合执导的《列夫·朗道:娜塔莎》(DAU.Natasha),在主竞赛单元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在我看来,在往年是不会被挑选入围的。此外,在“遇见” 单元让观众有机会欣赏在当代电影美学和叙事结构上大胆创新的作品。

Yun-hua Chen Foto: © privat 陈韵华(来自中国):我喜欢的一点是,今年的节目安排更紧凑;电影切入的触觉更敏锐。此外,特别单元“传承”(On Transmission)上的对谈给电影节带来新颖的视角。虽然主竞赛单元与“遇见” 竞赛单元之间的分野仍需拭目以待,不过,对于某些跨类别影片的解读同样耐人寻味。说真的,入围新设的“遇见”竞赛单元的作品《出生的烦恼》(The Trouble with Being Born)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让人脑洞大开的影片。海报设计上,柏林熊的形象不复存在,让我些许伤感。
 
Egor Moskvitin Foto: © Privat 埃戈尔•莫斯科维汀(Egor Moskvitin)(来自俄罗斯):迄今为止,我只参加过三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恐怕无法作出客观评价。不过在我看来,新的策划团队沿袭了以往各届的原则、架构和逻辑。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影片依然聚焦于探索不同文化和国家背景的艺术工作者眼中当今世界的复杂性。仍然有一些与当下无关的影片——《第一头牛》(First Cow)和《日子》——并未聚焦时代精神或当下苦痛,而是直指人性。还有几部“密探类”影片入围,意在鼓励电影节观众讨论叙事过程中是道德还是美学更重要。因此,柏林国际电影节似乎仍然忠于其选择的路线,我们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来感受变化。
 
Anjana Singh Foto: © privat 安吉娜•辛格(Anjana Singh)(来自印度):今年最高管理层人选的变化并未让我感到一丝“变革之风”!节目安排很棒。本届电影节的组织工作堪称完美,不逊于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策划的往届活动。遗憾的是,取消了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应用程序。

Berlinale-Blogger Andrea D'Addio Foto: © Privat 安德里亚•达迪奥(Andrea D'Addio)(来自意大利):这是我第十三次参加柏林国际电影节。我认为本届与往届没有太大分别。在我看来,在旧艺术路线往新艺术路线发展的过程中似乎呈现出连续性。我认为需要更多时间才能看到这股“变革之风”的成效。我只是注意到今年的影片数量比过去少。有更多时间和同事、观众畅聊电影,这是一件好事。
 
Hyunjin Park Foto: © privat 朴贤真(Hyunjin Park)(来自韩国):今年各个单元组织得有条不紊,这一点值得肯定。也要感谢新任总监为电影节的可持续性和多元化所付出的努力。特别是,我认为在性别平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这些努力值得称道,毕竟今年首次更换管理层人选。
 
Philipp Bühler Foto: © Privat 菲利普•比勒(Philipp Bühler)(来自德国):洛迦诺的阳光还没有照耀到波茨坦广场。迄今为止,更换负责人的影响主要反映在“瘦身”的日程安排上。 至于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有《柏林亚历山大广场》(Berlin, Alexanderplatz)、《列夫·朗道:娜塔莎》(DAU. Natasha)以及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Christian Petzold)、阿贝尔·费拉拉(Abel Ferrara)和莎莉·波特(Sally Potter)执导的作品——想必前任电影节总监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也不会遗留上述任何一部。我认为,重大变化在未来几年才会出现,届时将会向其他单元做出大刀阔斧的改变。第一把火,便是增设备受关注的“遇见” 竞赛单元。

Camila Gonzatto Foto: © Privat 卡米拉•冈萨托(Camila Gonzatto)(来自巴西):柏林国际电影节无疑让我们看见新面孔。新管理层总会带来新观点。新观点也会产生新问题,例如新的单元分布略显混乱。然而,变化是发生在银幕之外。由于展映地点遍布城中各地,观众不再集中在波茨坦广场。这让原本有兴致参加电影节的观众怅然若失。


Berlinale-Bloggerin Jutta Brendemühl Foto (Ausschnitt): © Goethe-Institut 尤塔•布伦德穆尔(Jutta Brendemühl)(来自加拿大):“电影节不需要巨大变化。”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开幕前,新任总监卡洛·沙特里安(Carlo Chatrian)如是说。但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的确带来了一些变化:双总监,新团队,影片数量减少15%。取消了多场新闻发布会,两个单元,几家电影院。增设第二个竞赛单元——效仿戛纳和威尼斯。最后,节目安排没有预期那么“艺术化”(遗憾的是,也没有预期的本土化)。姑且不谈变化,仅靠一届电影节无法开创一个新时代。玛丽埃特和卡洛勇气可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