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ne Chow的柏林来信 #10 活在十字路口—我们都是过境的生命旅客

在《柏林来信》中,香港记者Vivienne Chow记录了她在德国首都艺术和文化界数月调查旅行的经历。她的最新文章将每周在歌德学院在线杂志上发表。

柏林有许多给艺术家的工作室指定区域。在柏林逗留期间,我访问了好几个这些位于不同地区的工作室集中地。这些工作室拥有高高的天花板和宽敞的空间,租金相宜,几乎是香港大多数艺术家无法实现的梦想。

有一天,在我访问香港艺术家Isaac Chong Wai位于Wedding UferHallen AG的工作室时,我偶然看到位于另一工作室的一个巨大的雕塑装置。工作室的门是敞开的,露出了一套由粘土造成的一千多个小雕像,排列在高高的楼梯上。小雕像都带着行李箱,好像他们正在路上,匆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尽管他们不确定下一步是否正确。好奇的我立刻被迷住了。

我偶然发现这作品是德国雕塑家和艺术家Georg Korner的《Transit》(《过境》)。 Korner是Berliner Schloss,也就是Humboldt-Forum的首席雕塑家,他花了12年的时间重塑普鲁士时代装饰城堡的巴洛克雕塑和装饰品。而且他还有兴趣跟我见面。

Korner告诉我,他花了五年时间构思及制作《Transit》,没有过多考虑作品将如何以及将在何处展示。他说作品灵感来自于1944年由着名的德国作家安娜·西格斯(Anna Seghers)创作的同名小说,而她的作品围绕着战争的道德教训。

Korner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同年(1954年)出生,在东德长大,先是在Dresden,然後是东柏林。他来自一个艺术家庭,年少时已经在剧院工作了。Korner告诉我,他对西方非常好奇。他从他的朋友那里了解到西方文化,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和西方艺术,但他感到悲伤和被困,因为他无法旅行—他当时唯一能去的地方是东欧国家,如波兰和俄罗斯。 “我们很幸运,[柏林]墙倒塌时,我们35岁,是我们开始新生活的绝佳机会。”

Korner总共造了近2,000个小雕像,灵感来自各种人物,包括历史人物,神话生物和超级英雄,例如蝙蝠侠和Bart Simpson等漫画人物。我发现了Medusa,这是希腊神话中的头上长满毒蛇的怪物,人们凝视着她就会变成石头。还有列宁,Michael Jackson和Lady Gaga。 Korner透露,他还制作了默克尔的一个小雕像,但它已经卖给了一位德国的私人收藏家(“我必须找到经济上支持该项目的方法。”)。

所有小雕像都带着一个行李箱,好像是他们向前迈出了一步。对于Korner来说,这些小雕像已经到达了一个人生十字路口,他们必须决定他们前往哪个方向,赶往人生旅程的下一站。他们携带着行李箱,对下一步好像有点犹豫。无论你是否了解当代艺术,这种对人生的犹豫都是每个人都曾经历过的。我们一直在过境,考虑我们人生旅程的下一步,这也是我在柏林要思考的问题。

与他为Berliner Schloss所做的精致的巴洛克式作品不同,《过境》中的人物表面看起来很粗糙,好像他们是生命之战的受伤士兵。

在楼梯上剩下的1200名人物中,有女性电​​影导演莱妮·里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制作了纳粹宣传片,如纪录片《奥林匹亚》(1938)和《意志的胜利》(1935)。站在她身边的是Arno Breker,据说他是希特勒最喜欢的雕塑家。

为希特勒工作,他们选择错误吗?

“我不知道。”Korner说。也许里芬斯塔尔和布雷克尔不知道希特勒原来是一个怪物统治者并发动了一场杀死数百万人的战争。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当下的决定是否正确。

至于Korner,他也处于十字路口。在继续研究修复巴洛克式雕塑的项目的同时,他正在准备让《Transit》供公众观看。该作品将于9月27日至30日在Flughafen Tempelhof举行的柏林艺术展上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