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ne Chow的柏林来信 #12 两全其美

Hong Kong Gang and Taiwan friend
© Vvivienne Chow

在《柏林来信》中,香港记者Vivienne Chow记录了她在德国首都艺术和文化界数月调查旅行的经历。她的最新文章将每周在歌德学院在线杂志上发表。

家是我们寻求舒适和庇护的地方。这应该是我们可以放下面具,做回真正自己的地方,当我们在外受到伤害或疲惫时,我们可以躲在家中舔我们的伤口。我们的家应该是我们安全之所,无论是肉体上,精神上和灵性上都受到保护。但那麽在什麽情况下我们必需离家到别处生活? 

说实话,身边很多朋友一直在考虑搬迁到国外去,在遥远的他乡重头来过,但他们中许多人仍然犹豫不决。但有些又已经开展了第一步。最近跟已移居柏林丶来自香港的艺术家Isaac Chong Wai,Carla Chan和Jacqueline Wong以及来自台湾的吴季璁聊起来,谈到为甚麽他们要离乡别井,到德国的首都生活。 

对他们来说,柏林确实是很有吸引力,香港根本没有艺术和创意制作的有利环境。租金和生活成本太高,而且没有足够又经济实惠的空间当成艺术家工作室。没有足够的博物馆和画廊展示国际级及前卫的艺术品和艺术家去进一步激发创造性思维,艺术家需要更多养分来维持他们的艺术生涯。 

尽管最近有报导指柏林的租金大幅上涨,去年的增幅甚至是全球之冠,但与香港相比,它仍然处於一个很相宜的水平。这里有很多开放的公共空间和公园,生活的空间感对我们的心理空间是有莫大的影响,对创造性和艺术性思维非常需要。 

Isaac和Carla最近搬进了他们在柏林的新工作室。 Isaac的工作室位於Wedding的一个工作室区域。它可能不是最大的工作室,但楼底是我见过最高的,可能是五米甚至更高!这种空间在香港根本不可能存在 — 任何向钱看的房东都会在五米甚至更高的空间僭建两层以谋取最大利润。 Carla的工作室面积较小,但那是位於Gesundbrunnen设计精美的新建筑内,设有艺术家工作室和创意公司的办工室,这新建筑也充当租户交流中心,为彼此提供网络和专业支持。 

吴的工作室位於柏林东部,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工作室。吴先生已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艺术家,但他仍选择於柏林设置他的工作室以远离台北的喧嚣,专注他的艺术创作。 

除了空间,柏林还提供无数的艺术和文化活动,无论是大型艺术文化机构还是基层,独立组织的活动,提供不少创作灵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远离日益政治化的香港社会,无止境的政治争拗丶面对社会不公的无力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确定性和压力,举步艰难。 

柏林听起来如此完美,要不快快搬到柏林然後live happily ever after?但事实是,尽管香港有各式各样的缺陷,这些艺术家并不能完全切断他们与香港的联系。除了个人或家庭的原因,香港和亚洲其他地区的新兴艺术事场和发展为这些艺术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大量机会。例如,Isaac已单在今年便已於香港有数个展览,包括香港歌德学院的个展和M +的表演项目;Jacqueline则本月回到香港参加iCoDaCo(国际当代舞蹈集体)作为ArtisTree Open Rehearsals的一部分活动;吴在亚洲已参与过许多展览,他在香港Art Basel的个人展位也很畅销;至於Carla也正在筹备即将在香港和中国大陆举办的展览。 

要两全其美的唯一办法就当「太空人」两边走 — 在柏林制作艺术并在其他地方展示。这未必是发达途径,但它能免却被绑在一个地方,带来了更充实的生活。艺术家往往是社会前进的先驱,而这些艺术家正在走过的路的可能就是我们未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