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的经典回顾单元 在反抗与顺从之间

赫尔曼·措谢(Hermann Zschoche)的《卡拉》(Karla)
图片 (局部): DEFA-Stiftung, © DEFA-Stiftung/Eberhard Daßdorf

柏林电影节的经典回顾单元对比展出1966年东西德出品的电影。

      去年柏林电影节的经典回顾单元着重于彩色影像,而今年展映的作品则大多是黑白影片:电影节罕有地汇聚1966年东德与西德出品的电影。让我们先从东德说起:那里——在刚刚放宽了审查政策之后,当年仍有将近一半的电影遭到禁映,这是民主德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东德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的第十一届全体大会不是禁止那些充满反叛色彩的影片上映,就是将公映不久的影片再度束之高阁。好在这些影片并没有被销毁。因此,弗兰克·拜耶尔(Frank Beyer)导演的工人抒情曲《石迹》(Spur der Steine)在1989年秋天,即柏林墙倒塌后得以公映。在经典回顾展单元,人们可以欣赏到赫尔曼·措谢(Hermann Zschoche)的《卡拉》(Karla)以及尤尔根·波特谢尔(Jürgen Böttchers)描绘思想自由的年轻人的作品——《生于45年》(Jahrgang 45)和其他影片的原版及审查版。其中部分影片如今已成为经典。然而,导演当年工作上受到的冲击却往往是毁灭性的。

种种事物和风细雨的进程

      当时西德电影的发展与东德几近相反,却又相似。发布于1962年的奥伯豪森宣言(Oberhausener Manifest)声称:“旧电影既已死,新电影必将诞生。”随之而来的第一批新电影进入影院并且获得了热情的好评,摘取了各种奖项。《告别昨天》(Abschied von gestern)的导演亚历山大·克鲁格(Alexander Kluge),《狐狸禁猎期》(Schonzeit für Füchse)的导演皮特·沙莫尼(Peter Schamoni),以及《青年特尔勒斯》(Der junge Törless)的导演沃尔克·施隆多夫(Volker Schlöndorff)获得了成功,并为德国新电影赢得了殊荣。尽管如此,他们的作品却几乎不为人知——德国的电视台至今仍在乐此不疲地播放着这些导演们曾经极力反抗的老套的“爸爸电影”(Papas Kino)。此次真正被重新发现的是影片《和风细雨的进程》(Der sanfte Lauf)及其当时还年轻的主演甘茨(Bruno Ganz)。今天他的海报在波茨坦广场上已是随处可见。影片讲述出生于布拉格的伯恩哈德,颇为勉强地融入职业生活的情节,再现了导演哈罗·赞夫特(Haro Senft)的个人经历。现在的公映被他视为迟来的荣誉。可惜在电影节即将开幕之际,他却告别了人世。

新建筑,旧结构

      如果我们将东西德的电影进行比较,就会发现二者的许多共通之处。影片同样聚焦于德国的未来,而非过去。年轻的男主人公——和许多的女主人公,在战后的新社会中,在反抗与顺从之间,寻找着自我的位置。影片中的“建筑”大都新潮而前卫,但“架构”却充满着成年人的气息。当时流行的“整装待发”一词不免有误导之嫌,因为这些年轻人从未真正摆脱听天由命的状态。1966年西德呈现这种状态的同时,东德电影逐渐显示出反叛的趋势,预示了1968年的革命。这种崭新的冲击首先体现在审美层面:以冷静、几近纪实的目光审视局势。不过,当时还有一部借鉴了法国新浪潮,风格狂放的电影《太妹》(Playgirl),其导演威尔·特勒姆博尔(Will Tremper)同样最近才被重新发掘,这部作品挑战了当时制作电影的界限,——尽管这个挑战仅仅是昙花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