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6 《长江图》——行船的公路电影

《长江图》
《长江图》 | ©Berlinale

杨超这部行船的公路电影是2016年柏林电影节竞赛片项目里唯一的一部中国电影,影片中的氛围和意象远高于叙事和人物描写。

  如同片名所指,《长江图》赞颂长江,这个影响了中国历史上众多重要艺术作品,而在三峡大坝建成之后容颜大异的缪思女神。高淳乘着不久前亡故的父亲所拥有的那艘狭小、生锈而衰败的小货船溯流而上,他在船上发现不知名的诗集手稿,脚注地点与长江沿岸港口相呼相应,同时也在这些港口与神秘女子安陆一再相遇。

  安陆的面相多重,她是母亲、是妓女、是爱人、是孩子、是可能祸水的红颜、是修行者,也是河神,她世俗也敬神,是肉身也是隐喻。高淳在长江上的旅程因此像是多次轮回转世、多重形变体验一般,也如同平行宇宙,处处充满佛教隐喻和象征。虽然《长江图》神秘而且如迷宫般曲折,可究竟不是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的《去年在马伦巴》(Last Year in Marienbad,1961)。神秘主义和诗情画意被十余首诗歌断章标记,也偶有油水不容的社会写实、爱情、惊悚、帮派犯罪等等元素,有时候看起来是电影的野心太大,在含糊暧昧和渴求理解之间踟蹰不定,画外的旁白想兼顾两者,却更让人无所适从。

  是赢得银熊奬杰出艺术成就奬的该片摄影李屏宾给了《长江图》方向感,让长江在雾里、雨里、阳光下各种情景都美得让人屏息。他的运镜本身就是诗歌,浸染摄人心魄的对比:光与影、河水与陆地、开阔空间与局促的室内镜头、都市化与历史感、乡愁与灵修。

  在我心里长久留存的影像是当小舟行于薄暮或拂晓,船身和山峦的侧影与背景交融在一起的时刻,这是电影最接近中国山水书画的时刻,也是长江最似梦似幻的动人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