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一个更美好、更环保的未来

悉尼中央公园一号楼
悉尼中央公园一号楼 | © Wesley Nel

昔日,位于澳大利亚悉尼市中心的酿酒厂旧址曾经饱受冷落。如今,它不仅凤凰涅磐,而且逐渐成为该市一道亮丽的风景。

  斯图尔特·怀特(Stuart White)教授初到悉尼之际,每当他骑车经过卡尔顿联合(Carlton United)旧酿酒厂时,都会闻到啤酒花的气味。如今,那里迎接他的是全球最高垂直花园散发出的阵阵芳香。

  在这片历经170年岁月的老酿酒厂原址上,深红屋瓦曾经污迹斑斑,烟囱高耸入云,而现在,这里却孕育出了一幢瞩目的现代化建筑物,它为都市的推陈出新提供了有目共睹的范本。凭借对环保的贡献,这一开发项目在国际上屡获嘉奖,其中包括2014年度全球“最佳高层建筑”的称号。“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崭新、通向城市的门户”,研究可持续发展的怀特教授如此强调。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酿酒厂

  这座位于悉尼市内的老酿酒厂占地约6公顷。自从2003年酒厂关闭以后,这片原本就令人颇感阴郁的、筑有围墙的地段愈显冷清。开发商曾试图让这一地区再度焕发活力,但是,他们的计划遇到了阻碍,最终却步于地方及环境法的执法部门。

  直至2007年,该地被星狮地产(Frasers Property)与积水建房澳大利亚控股(Sekisui House)联营企业购得。后者是一家具有环保建筑传统的公司。与此同时,悉尼技术大学可持续未来学院(Institute of Sustainable Futures)的怀特教授及其团队也参与了该修建项目中。

  他们的任务是,尽最大可能利用现有资源,建造一个可持续发展、宜居的城市。他们不单要努力降低开支及工程对环境的影响,而且也要将社会和文化因素考虑进去。因此,“中央公园一号楼”(One Central Park)同时被列为一项投资几十亿美元的公共艺术项目绝非事出偶然。


斯图尔特·怀特教授 斯图尔特·怀特教授 | © Wesley Nel
 

视觉盛宴

  走进中央公园一号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闪亮的日光反射装置。从高处楼层伸出的一面悬臂板,其下方安装了数百片镜面,重新将日光能量导向无法到达的阴暗区域,譬如走廊、购物区中庭和室外泳池。

  入夜时,日光反射镜则变身为灯光艺术家彦·卡塞尔(Yann Kersalé)设计的发光二级管(LED)装置艺术。他将之称为“海之镜”(Miroir de Mer)——“都市中海洋的象征”。楼层的顶端有一个空中花园,不过,与遍及整幢建筑种植的植物相比,那里仅是很小的一部分。

回归自然

  中央公园一号楼自诩为全世界最高的垂直花园。由法国景观艺术家帕特里克·勃朗(Patrick Blanc)设计的绿墙覆盖了从楼底人行道直至楼顶33层、共计1,200平方米的建筑面。

  悬于空中的花园顺高楼的表面像瀑布一样呈阶梯形状延伸到底。7万多棵植物令整幢建筑保持凉爽,节约能量,并且将二氧化碳吸收到叶片之中。怀特教授的团队估计,绿墙每年会中和225公斤的二氧化碳。

  城市高楼的表面通常都是一片光滑的,然而现在生长其上的植物,令人联想到从前的科幻电影中,大自然面对现代化的吞噬却在不断收复自己的失地。高楼由上而下呈现的绿色令其外观显得柔和,而不同季节绽放的花卉又赋予了它千变万化的形象。

悉尼中央公园一号楼 悉尼中央公园一号楼 | © Wesley Nel

利用一切

  然而,该建筑项目中,最引人惊叹的、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元素却被巧妙地隐藏。在以让·努维尔(Jean Nouvel)为首的法国设计团队倾心打造绿墙的同时,怀特教授及其小组对建筑承包商就此进行了咨询。譬如目前在该建筑的地库里修建了一套具有1百万公升蓄水量的废水处理设施。

  除了雨水,这里的自来水网络也收集从楼顶、车库排出的及其他来源的污水。该设施通过一套净化程序取得的“洁净”水,能够满足日常生活中对非饮用水需求将近一半的用量,包括如厕、洗衣、灌溉和消防用水。

  澳大利亚绿色建筑协会授予了中央公园一号楼五颗绿星——此乃对住宅建筑迄今为止的最高评定。协会主席罗密利·迈德夫(Romilly Madew)认为,中央公园一号楼拥有的、可能是全球范围内最大型的“膜反应器”——再生水处理设备,是该项建筑工程中最为炫目的组成部分。它将饮用水消耗量减少了一半,并由此创下了合理用水设计的最佳纪录

充满正能量的建筑

  与此同时,这位研究可持续发展的专家也对社区配备的发电厂情有独钟。“中央公园综合开发区的热电联产系统在其25年的使用寿命中可以减少19万吨废气排放量,这相当于在25年内,每年在路面行驶的汽车减少2500辆,”迈德夫解释。

  热电联产系统的运行过程是,煤气驱动发电,其间产生的废热用于水加热,最后把热水通过吸收式循环制冷机冷却下来。将来,发电厂可以利用当地制造的沼气作为动力发电。

   “普通发电机只能让我们获得电力,却同时浪费掉三分之二的能量,” 斯图尔特·怀特解释。另外,因为原址已具备发电机设施在当地,无须再为获取电力而铺设粗电缆,同时又顺带规避了长途供电等不稳定因素。况且,该发电站除了可以为中央公园小区内14座建筑中的3,000个住宅单位和6万5千平方米的零售及商用面积供电之外,还能够向邻近的、不属于社区的建筑提供电力。

卡尔顿联合酿酒厂的砖瓦大楼 卡尔顿联合酿酒厂的砖瓦大楼 | © Wesley Nel

革新

  该套热电联产系统位于地下三层,利用老酿酒厂的塔楼作为发电厂的烟囱。这又是一个回收与修复理念的应用典范,凸显了中央公园开发区的又一个绿色特征。因此,这些作为文物受到保护的重要建筑物得以保留了下来。它们成型于工业时代初期,当时澳大利亚还处于羽翼未丰的殖民地时代。

  如今,中央公园一带与往昔遭到弃置的酿酒厂旧址迥然不同。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时尚的小区,集住宅、办公室、商铺、餐饮用途及公共园地于一身。该区地处市中心,不仅对员工及艺术家极具吸引力,而且悉尼最大的两所高校近在咫尺,因 利乘便,同样受到了各国留学生的青睐。

  迈德夫对中央公园的综合开发称赞有加:“该项目让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焕然一新。现在,这里变得丰富多彩,生机盎然,再次成为吸引人的城市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