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留住乡村里的商铺

海因茨·弗雷是乡村的拯救者。他来自莱茵地区,今年59岁,天性活泼,留着灰色的络腮胡,灰色浓眉下的眼神坦率。通过在整个德国经营新式的“艾玛婶婶带电脑的店”,让众多缺少聚会场所的村庄和城区再次燃起生机。这个由他倡议的行动简称DORV——意为“全面本地化的服务与供应”。

  海因茨·弗雷的家乡位于亚琛(Aachen)和于利希(Jülich)之间,是个名叫巴门(译者注:Barmen一词作动词用,可解“诉苦,抱怨”)的村庄,而从前那里的确有苦可诉。八、九十年代以来,大型超市和折扣店纷纷进驻,那里的小商店就一家接一家地关闭:当中包括八家杂货铺、一家面包房、两家肉铺、储蓄银行分店和几家餐馆。当时,近1300名村民失去了碰面的场所,也不再有地方可以让他们愉快地闲聊。谁想买面包,就得驾车前往阿尔登霍芬(Aldenhoven)、利尼希(Linnich)或者于利希。海因茨·弗雷于是想到,“等到村里的老人不能开车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这位身兼无党派议员的教师开始动脑筋想办法。他同一位律师与税务顾问一起坐下来,观察其他村庄的小商店,对不同的方案逐一进行商讨。同时,他也了解到整个德国约有八百万居民居住在附近没有食品店的地方,要开车或乘坐交通工具前往。在人口不超过4000人的聚居地,大型连锁店纷纷关闭。2003年,他们创建了DORV协会,很快就拥有了150名会员,并通过私募股权筹措到10万欧元的启动资金。2004年,他们在空荡荡的储蓄银行分店原址创办自己的DORV——“全面本地化的服务与供应”商店——如今,他们的有限公司已经稍有盈利,并且开始偿还之前筹募的资金。

保持生活品质与价值

  两名全职雇员和五名兼职员工主要出售由当地一家农场提供的“每日优鲜”,每位顾客不论年龄长幼,他们总要闲聊几句。店里有可供上网的咖啡座、传真机和复印机、自动提款机,出售保险和旅游产品,还提供汽车登记和代办报纸订阅等服务。除牙医以外,弗雷还请来一位家庭医生加盟DORV,他高兴地表示,“商店业务已经形成了螺旋上升的发展趋势”。2009年,DORV中心被授予北莱茵-威斯特法伦的罗伯特·容克奖(Robert-Jungk-Preis译者注: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用于表彰公民参与的传统奖项),随后又接连获得其他奖项。

  根据弗雷的经验,一家DORV中心的成立要具备五大支柱:食品、服务、社会医疗保健、文化活动和交流。新生词汇“Nahv@rsorge”是他最喜爱的概念之一,因为这个词点明了他的出发点:防止乡村的消亡,照顾村民的生活。这也保证了年龄较长的村民可以尽可能在自己家里——在自己熟悉的社会环境里生活,而不是在老人院度日。59岁的他坚信,“这令老人们感到幸福,也为社会节省了大笔资金。”DORV的本地化供应方案所提供的远不止食物,还在人口结构变动的形势下确保了人们的生活品质、房地产的价值,完善了基础设施。

在全德国实现“本地化”

  如此一来, DORV公司几乎被各种需求咨询淹没,也不足为奇。作为阿育王社会企业家培育组织(Ashoka-Organisation)的董事,弗雷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并在全国范围内设立区域办事处。他的团队遍布50多个村庄。2007年,按照巴门村模式建立的第二家DORV中心在距离亚琛不远的帕内斯海德村(Pannesheide)开业,最新一家DORV中心于2013年11月在巴登地区的艾森谷村(Eisental)落成——这个新成立的中心提供午餐和购物服务。2014年,在勃兰登堡州的赛丁村(Seddin)和梅克伦堡的格兰博(Grambow)都有新中心准备启动。弗雷深知,“可行性研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不同地区的条件大不相同:“每家中心都必须做到独立经营。除此之外,还需要按照当地居民的愿望量身订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