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为人权而战的家具制造

© Verena Brüning

五位寻求庇护的年轻人在CUCULA难民工艺设计公司,通过制造和销售高级家具,为自己打造切实可行的生存之路。

  在旧厂房的第三层,厚重的铁门后面是一个明亮的空间,白色墙壁,水泥地面,高高的橱窗前面,五张沉甸甸的工作台摆成一个半圆形,旁边是一个玻璃隔间,里面堆放了纸张和工具。墙上挂着描绘精细的家具设计图,一个本周工作进度表也用胶带粘在墙上。乍看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室,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是一家德国境内独一无二的企业。除了会议和工作以外,这里的工作日程还包括德语课程,参观博物馆和法律咨询。一个黑板上一笔一画用彩色粉笔写着:“谢谢”,“我要学德语”,“你做什么工作”,字迹尚显生疏。

就是想做点什么

  这五个非洲小伙子陆续来到柏林这家工作室,聚在一起做家具。从2013年冬天起他们就是CUCULA的实习生,这是德国第一家由难民自己经营的企业。德国的政治制度禁止寻求避难者参加工作或者接受职业培训,这迫使他们无所事事,处于被动的状态,也常常导致他们从事非法活动。在这种背景下,难民经营企业就显得近乎不可能。虽然阿里诺乎(Ali Nouhou),牟萨乌苏曼(Moussa Usuman),麦加柴姆色狄纳(Maiga Chamseddine),赛都姆萨(Saidou Moussa),玛利克阿嘎奇(Malik Agachi)五个人在这里进行职业培训,但是在法律上并不支付报酬。实际上他们非常卖力,工作室背后高高的铁架架满了已经做好的家具。铁架前还放着一张浅色木头长椅,椅子的靠背仅是一块蓝色的木板。“这张椅子有故事,它见证了CUCULA的创建 – 那块蓝色木板来自欧拉尼恩广场(Oranienplatz)的难民营。”,杰西麦德纳赫讲道。

  这位娇小的女子参与了CUCULA的创建,作为教育工作者,她主要负责家具业实习生的培训和咨询工作。2013年秋季她在青年文化中心“施内舍尔27”(Schlesischen 27)从事实习,当时文化中心的负责人芭芭拉·迈耶(Barbara Meyer)向那五位住在克劳兹贝格难民营的难民表示,青年文化中心愿意接收他们。相对于露宿广场的100人,接收五个人也只是杯水车薪,但是文化中心能力有限,只能为这几个人解决冬天的住宿问题。“难民营的这些年轻人都想做点事情,但是受政策限制,他们一个个都闲得发慌。”麦德纳赫回忆。“施内舍尔27”刚开始为他们安排了绘画和摄影课程。有一次,产品设计师塞巴斯西安·戴施勒(Sebastian Däschle)担任工作坊负责人,他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让这些男孩去做些真正有用的东西! 譬如给他们自己的空房间做些家具。”

白手起家

  戴施勒说话快,表情丰富,之前跟难民问题没有丝毫瓜葛,“我最多也就是关注过环保问题”,他笑着说道。不过白手起家创建新事物,却一直是他的强项。就这样,阿里诺乎,牟萨乌苏曼,麦加柴姆色狄纳,玛利克阿嘎奇,赛都姆萨五人在戴施勒的指引下开始制作床具和桌椅,他们采用的是设计师恩左马利(Enzo Mari)的设计方案。恩左马利主张让看起来高高在上的设计变成平民化大众化的行为,戴施勒当时正在研究他的这一想法。本来戴施勒只是暂时替代同事工作,却意外催生了一个长期项目。他们做好的家具很快就已经多到无法摆进房间,建立家具公司的想法也就随之应运而生。为什么不专业销售家具呢?这样就可以有钱让这些年轻人接受职业培训,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消费。

  “这就是设计师的思维。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现有的状况,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可能性,接下来就尝试去做,看看最初的设计想法能不能一步一步变成现实”,戴施勒解释道。“我们是反向开始的,之前虽然还没有成立公司,但这些实习生就已经想出了CUCULA的名字,我们带着做好的家具到意大利参加设计展览会,卖出了第一批家具,之后我们创建了网页,发展了广告规划。我们说的越多,建立公司的事情就变得越切实可行。”

 
  •  © Verena Brüning
  •  © Fred Moseley
  •  © Verena Brüning
  •  © Verena Brüning
  •  © Verena Brüning
  •  © Verena Brüning
 

网络,尝试,反例

  几位实习生的母语是豪萨语,CUCULA在豪萨语中的意思是“一起做事,联结”。而这个含义正好体现了该公司所发生的一切:产品设计和传媒设计,手工业和职业培训,法律咨询和政治工作相互补充,完美结合。除了麦德纳赫,迈耶,戴施勒和女设计师寇琳娜赛之外,还有另外一些义工、私人投资者和法律界人士组成了一个团体,共同建立了难民工艺设计公司。他们通过公众集资,于2014年底筹到了资金,可为五位难民继续提供一年的职业培训奖学金。这些条件也是他们申请职业培训签证和长期居留许可的前提。“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尝试,没有保障”,麦德纳赫如此形容,“但是当有人情绪低落的时候,组里的成员就会把他拉上来。”

  虽然前途未卜,但CUCULA目前的任务还是排得很满。“我们不希望印证人们看待难民的惯有态度,我们要做出反例让大家看到:这些年轻人连工作许可都没有,但是请大家看看他们的功劳!”麦德纳赫说道。公众集资时订制的330把椅子也被搬上舞台,实习生把舞台背景演绎成舒伯特的冬之旅。他们很快找到了有关背井离乡和出走的图片。在由两位插画师协助出版的CUCULA刊物中,五位年轻男子的故事也用图片记录下来。CUCULA要参与创造另一种欢迎文化,日复一日,用一颗一颗的螺丝钉,用一块一块的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