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无人驾驶

无人驾驶
无人驾驶 | © Molleindustria and No Media Kings

美国
2004年
电脑游戏,
PC,Mac,网页

《无人驾驶》从一场噩梦开始:游戏的主人公——一名无人机驾驶员——正逃离一群愤怒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从服饰上看他们是阿富汗本地人。突然,他变成一架无人机逃走了。他在浑身虚汗中惊醒,随后开始晨间例行动作。尽管他作为驾驶员每天都要投掷炸弹,但游戏中唯一一次流血发生在主人公刮胡须时。

游戏描绘的是生活在美国郊区的无人机驾驶员日常,死寂、无聊、前景渺茫,这可以被视为一种讽刺的心理状态。《无人驾驶》的关注点在于,驾驶员无法与其环境建立任何联系。可以说战争在触动按键中进行,驾驶员在技术创造的与战争之间的距离中感到失去能力和“人”力。

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无人驾驶》以分屏方式呈现。屏幕不断改变功能,使得玩家必须不断重新定位。刮胡须或抽烟这些游戏行为在工作时进行;与此同时玩家可以点击驾驶员的内心独白或对话来选择不同的话语和想法。这样,故事以线性形式展开,同时,游戏主人公被自我怀疑主导的思想世界时刻引导着。

《无人驾驶》描绘了驾驶员一天的生活:从醒来到日常工作,再到陪儿子玩野蛮的战争射击游戏的下班后时光。在与儿子在一起的游戏情节中,玩家玩了一场游戏中的游戏,情节从而变得矛盾,战争景象越来越真实,战争进行越来越虚拟,也就是屏幕上的真实和虚拟杀戮逐渐融合。

游戏中的每一场行动都有军事奖章形式的奖励;最后显示积分时玩家看到的是一位获得至高荣誉的士兵正向美国国旗敬礼。游戏讽刺的是将所谓鼓舞士气的“成就”融入到游戏当中。同时,这里做到了游戏化的实践,即将电脑游戏中的设计元素转化到日常的行动中,并用奖牌来“奖励”这些行为。

游戏主要反映了现代战争的荒谬及其带来的麻木冷漠。“捕食者”无人机如今已成为美国参与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远距离的技术官僚主义杀戮早已主导战争常规。除此之外,《无人驾驶》还以媒体的形式批判了军备产业和视频游戏行业之间的勾当。像《战地》和《使命召唤》之类的诸多电脑游戏都支持并欢迎军事与娱乐产业的综合发展,而反战游戏作为另一种可能也在独立发展。《无人驾驶》便是其中之一,并通过戏中戏的方式对前两部游戏进行了讽刺模仿。因为只有在这类游戏中,战斗者直面映入眼帘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