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乡城专栏:慕尼黑
“不爱抛头露面的慕尼黑”

爱德加·莱兹
爱德加·莱兹 | © Nelly Küfner

爱德加·莱兹(Edgar Reitz)谈曾经的电影之城,世界大都市慕尼黑。

作者: 托马斯•朗(Thomas Lang)

许多慕尼黑人觉得英国公园才是这座城市的中心。一条大街将公园劈成两块,在北边比较僻静的这一块,隐居着德国二战后最重要的一位导演之一。爱德加·莱兹如 今已逾八十高龄,他在我眼里仍思维敏捷、忙碌充实,而且是那种依靠回首往事度日的老人。六十多年前,莱兹从德国西南部的农村来到慕尼黑,当时他才十九岁。 从那以后,他就和这座城市密不可分。虽然他曾经在巴黎和柏林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还是回到了慕尼黑。现在他非常喜欢这座城市里安全的氛围、和睦的邻里关 系,以及不算庞大、一目了然的城市规模。这里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对此他十分赞许。在他看来,慕尼黑的古典建筑沿袭了传统的标准,非常人性化,也正如 当地政府的施政方针。慕尼黑的文化活动也一目了然,不会让人总是觉得错过了什么。爱德加·莱兹觉得慕尼黑“一直是比较落寞的姿态”。

这位电影导演可以说是为他选择的这座城市竖立了一座最具意义的纪念碑。他的伟大电影史诗《故乡》(Heimat)的第二部就发生在慕尼黑,影片 描绘了这座城市的风情,洋溢着作者对它的热爱。赫尔曼·西蒙(Hermann Simon)是一位成长中的作曲家,1960年,他来到了这座“夜色斑斓的隐秘首都”,和许多怀揣着同样梦想的人一样,来到这里碰运气,寻找艺术创作的机 会。这些人在莱兹的三部曲中构成了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团体。片中散发着放荡不羁的文艺气息,正是这种气息让120年前的慕尼黑举世闻名。片中可以清楚地感觉 到这座被纳粹分子称为“运动之都”的历史和它所遭受的战争摧毁的痕迹,还可以聆听到20世纪六十年代末令西德震惊的学生运动的第一声振颤。爱德加·莱兹根 据这座城市的历史创造出了一部电影巨作。与洛杉矶这座充满不计其数传奇故事的城市正相反,慕尼黑的传说却似乎早被人所遗忘。我问导演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他回答道,“慕尼黑人不喜欢抛头露面,他们经常用一种不起眼的外表把自己掩盖起来。大多数市民并不想当巴伐利亚人,不想去啤酒馆喝 酒、在啤酒节狂欢、也不穿民族风皮裤彰显巴伐利亚风情。但是慕尼黑人也不想被贴上其他标签。例如,他们不想慕尼黑过于艺术化,过于知识分子化,也不想这里 过于革命化或者年青化。因为这些潮流慕尼黑都已经历过了。

他认为,其中可能的原因之一在于,慕尼黑是一座移民城市。“市民来自四面八方,他们不想丢弃自己原本的身份认同。”可能这一点导致了他们无法成 为巴伐利亚人。“巴伐利亚人认为,人们不能‘变成’变成巴伐利亚人。他们觉得,巴伐利亚人的身份是天生的,他们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他觉得汉堡也是这 样,而柏林则相反要开放许多。因此德国首都“对年轻人来说具有难以置信的吸引力”。

现在柏林已重新取代慕尼黑成为电影之都。爱德加·莱兹回顾了二战后几乎整个德国电影产业大举南迁时的情景。“当时技术人员、导演、剧作家、演员 等等,通通都住在慕尼黑。”但是两德统一后,这种情况再次出现了变化。作为“德国电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莱兹在谈到当时这一发展趋势时,并未表现出多少 惋惜之情。他回想起一百多年前,慕尼黑曾经是社会和艺术发展的先驱城市;一战后,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曾试图在这建立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实验政权;六十 年代,慕尼黑施瓦宾区曾发生过轰动一时的学生骚乱和孕育了德国电影新浪潮的“奥伯豪森运动”。“在这座本身保守的城市,竟然一再发生了大型的革命运动,着 实不可思议。”

所有这些都已过眼云烟。我问莱兹,现在的慕尼黑是否还残留着一点点过去的气息。他用他那独有果断的态度回答说:“现在看不到这方面的迹象,但一切随时都可能发生,这是肯定的。”

 

爱德加·莱兹,电影导演、作家、高校讲师。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起从事文字创作,并与音乐、文学、美术、电影等领域的人一起进行先锋艺术的 创作。1962年,德国作家电影在“奥伯豪森小组”的呼唤下得以产生,而他是该组织成员之一。他的“故乡”三部曲举世闻名,这部跨越百年的史诗巨作,时长 超过54小时,是电影史上最宏大的剧情片作品之一。爱德加·莱兹一生获奖无数。2006年,他获得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十字勋章。爱德加·莱兹与身为歌手 兼演员的妻子莎乐美·卡默尔(Salome Kammer)共同生活在慕尼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