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乡城专栏:慕尼黑
“每首诗都是一个个体”

诗歌信箱
诗歌信箱 | © Angela Gruber

全德国首个“诗歌信箱”在慕尼黑落户。它的设立者是艺术家卡塔琳娜•施魏斯古特(Katharina Schweissguth)。在采访中她谈到了羞怯的诗人、手写稿以及她对诗歌的热爱。

作者: 安吉拉•格鲁贝尔(Angela Gruber)

您是“诗歌信箱”的发起人,这个项目的创意是什么?

诗歌信箱看上去和普通的信箱没什么区别。信箱是在网上拍下的,我在上面做了醒目的涂绘,还画了一只鸽子在上面。起初只是个灰不溜秋的铁皮箱。这个信箱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专门用来征集诗歌的。大家可以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稿,也可以在路过的时候亲自把作品投进去。

您是怎么想到这个创意的?

我是个自由艺术家和平面设计师,对文字情有独钟。接触诗歌是后来的事。我认为诗歌在公共生活中正日渐衰落。我曾想到,一定有许多独自坐在书桌前写诗的人,他们的作品完全没有发表的机会。这个想法催生了诗歌项目的诞生。

这些诗歌用来做什么?

这个项目是我和梅里•基韦柯(Melly Kieweg)合作完成的,她是公民组织“让生活多点空间”的发起人。她邀请我在汉斯—米利希广场的艺术论坛上做一个诗歌装置。我觉得“让诗歌走上街头” 是个很棒的主意。接下来的问题是,我怎样才能拿到诗歌?明年我的装置作品将在广场上推出,而诗歌信箱是这个装置的第一步。

也就说来稿只是您的装置计划所用的素材?

头几次清信箱的时候我发现,这并不仅仅是组装素材。每首诗的背后都有一个怀揣梦想的人。诗歌信箱就是打开这些梦的钥匙。它的成功促使我和梅里•基韦柯的公民组织所合作策划的以诗歌为主题的活动得以进行。

也就是说对“诗歌信箱”这个创意做了进一步完善,使它成为了一个独立的项目,是吗?

是的。我们发起了一个诗歌创作者聚会,给所有留下地址的投稿人发了邀请函,以便让他们有机会朗诵并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诗作。来参加活动的人挤满了屋子。眼下我们还为这些诗歌办了一个巡回展览。

您已经收集到了多少诗歌呢?

信箱是2013年9月设立的。十四天后我第一次去清信箱,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邮件。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收到了400首诗。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居然有这么多诗歌作品被投进了信箱,而且来稿源源不断。

为什么您没有采用注册电子信箱这种简单的方式,而是挂出了一个信箱?

项目的模拟特征非常重要。我把它看作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对立物。关键在于能够让一个人坐下来,以手写的方式来完成一首诗的创作。于是这个项目就有 了一种缓慢的节奏,我觉得这很美妙,它符合诗歌创作的格调。当然我们也会收到打印稿,但许多诗稿是被精心装饰过的,有的是用干花作为点缀,有的用了图片, 还有一些诗歌是在便签纸上记下来的。就像诗的作者一样,每首诗都是一个个体,而不是规格统一的WORD文档。

您对投稿人有哪些了解?

我所了解的只是诗人们自己表达出来的东西。尽管我们的信箱面向各州,但大多数投稿都来自慕尼黑。有超过一半的作品出自女性笔下。一些退休的老人和一个小孩也寄来了自己的诗歌,甚至还有某个职业学校整个班级的学生。年轻人的诗歌大多以爱情为主题。

其他诗歌还有些什么样的主题呢?

除了爱情以外也有很多其他的主题。许多诗歌都反映了作者自身所处的某种困境,另外一些作品则是以方言或是幽默诙谐的方式描绘了日常生活场景。我们也欢迎大家寄来自己喜爱的诗人的作品。

会有一些笔耕不辍“常客”吗?

我们有一批真正的粉丝,他们寄来了很多原创诗歌。其中有一位匿名来稿者,我现在已经能辨认出他的笔迹。他总是寄来一些奇离古怪的作品。他的诗描 绘了一些比他更有身份地位,并且喜欢炫耀的男人们,这些看似成功的人生活往往急转直下,而诗人自己则躺在吊床上,优哉悠哉。我们的来稿者里还有一位名人 ——弗朗兹•科萨维尔(Franz Xaver),他也给我们寄来了一首他写的诗。

诗歌信箱欢迎从世界各地寄来的诗歌 邮寄地址:

Poesie-Briefkasten
Hans-Mielich-Platz 2
81543 München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