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乡城专栏:慕尼黑
“居家之处,要有文化”

汉斯-格奥尔克·库佩斯 (Hans-Georg Küppers)
汉斯-格奥尔克·库佩斯 (Hans-Georg Küppers) | © Nelly Küfner

慕尼黑市文化部主管汉斯-格奥尔克·库佩斯钟情务实且可以不断完善的工作

作者: 托马斯•朗

  汉斯-格奥尔克·库佩斯(Hans-Georg Küppers)的办公室位于文化部四层,这里距离玛利亚广场不足百米,在慕尼黑老城的中心地区。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阳光透过一排窗户,照进宽敞的会议室。这里环境舒适,风格简洁。年届六十、平易近人的库佩斯先生邀请我坐到会议桌前。自2007年以来他一直担任文化部主管,被公认为是个务实、总是以解决问题为己任的行动派。他喜欢这种评价,因为这说明他乐于做实事。但他强调自己并非仅仅擅长解决小问题,他曾聘任马蒂亚斯·利林塔尔(Matthias Lilienthal)为慕尼黑室内剧院经理,聘任瓦列里·捷吉耶夫(Valery Gergiev)担任慕尼黑爱乐首席指挥。不过,这么说未免有些失之偏颇:“从广义的文化工作角度来看,我认为图书馆或业余大学与室内剧院或爱乐乐团同等重要。”

  至少到2019年,库佩斯都将担任文化部主管。在被问起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时,他首先提到叫做创意区的地方。在距离市中心不到三公里的原军营地区,除一所小学和一所高校之外,那里还将会有商业、住宅和文化区落成。那些体现在老建筑之中的创意不应被淹没和取代,而应该构成这个城市空间的核心要素。对库佩斯而言,在该地区的规划中纳入这类自由创意格外重要。

  这位文化部主管认为,跨文化工作和包容性是慕尼黑市文化发展领域的两大主题。他特别提到慕尼黑的居民来自众多不同国家。他不仅仅希望看到有着多元文化理念的民众被宽容对待,也希望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和丰富慕尼黑的文化生活。他的包容理念也远远超出建设无障碍道的范畴。慕尼黑市希望激励在生理、精神或者心理上有障碍的人士建设属于自己的文化。慕尼黑作为首个签署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城市,这也符合它的城市形象。

  在被问到最喜爱慕尼黑的哪个地方,他认为慕尼黑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城市规模却依然没有过度膨胀。昔日的口号“有心跳的世界级城市”,他觉得今天仍然适用。他在采访时表示,圣雅各布斯广场是他格外喜爱的地方。这个位于市中心、昔日的交易市场在二战中被摧毁,几近闲置了60年,曾被用作停车场。如今,众多游客前来圣雅各布斯广场参观新建的犹太教堂和犹太博物馆,市立博物馆和富有传奇色彩的城市咖啡馆令这里变得生气勃勃。“那里充满了生活气息”,库佩斯说道,“在那里,既有闲逛人士也有公司职员,还常常可以看到妈妈和正在玩耍的孩子。”在这个地方,并非一切都已完备而静止,生活仍在不断发展变化。

  除了这个位于闹市的广场,居住在树木繁茂、宁静怡人的索恩区(Solln)的库佩斯还特别钟爱伊塞尔河。自从这里回归自然以来,一旦置身河畔,慕尼黑市民总会不经意间忘记自己身处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之中。库佩斯最希望看到这种自然开放的地段能够保持不变。这里无需通过开设诸如河畔咖啡馆之类的场所来变得更有魅力。“就让这里保持原状吧。人们自然会来到这里。”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谈到城区文化。这个概念一方面包括各个城区图书馆,它们每年共有470万人次的访问量,还向慕尼黑的学校提供流动图书馆服务。另一方面也包括“Bookuck”(译者注:这个口号将德语里的“图书”和“看”两字合二为一)这样的活动,这个活动旨在吸引慕尼黑市民对本街区书店的关注。“居家之处,要有文化”,库佩斯说道。这类文化活动不一定要在市中心举办,也可以在市民自家门口。街区的文化通过附近市民的亲身参与得到发展,也可以通过大家集思广益来举办活动。库佩斯认为,这些才是报纸应当报道的事情。“文化对于一座城市的精神文明建设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在我们谈话即将结束的时候,库佩斯走到办公室后墙的架子前,取出一块黑色碎片,放到我的手里。这是他从鲁尔河畔的家乡带来的一块烟煤。我把它拿在两手之间反复掂量,完全看不出其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当我把它还给库佩斯的时候,煤尘已经将我的指尖染成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