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乡城专栏:广州
“未来,纪录片的价值才能得以体现”

 
© 张丽

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英文缩写GZDOC)是中国最大的电影节之一,每年都会展映内容丰富多彩的国内外纪录片。张鹂是电影节的主要组织者之一,是一位富有热情的电影爱好者,在电影节担任副秘书长一职。张鹂的办公室位于广州市中心的一桩摩天大楼里,装饰得非常古朴典雅,她就是在这里接待了我,并和我谈论她是如何加入电影节团队、广州作为文化之都的价值以及中国纪录片的新平台——社交网络。

作者: 贝美岚(Malina Becker)

    张鹂不仅热爱电影,而且热爱中国的传统民族饮品——茶。在办公室里见到我的时候,张鹂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是否想喝杯茶。我原以为她指的是在纸杯里冲泡的绿茶,然而张鹂却把我带到旁边的房间,里面有装饰得非常漂亮的茶台。我们一起坐下,张鹂开始进行一次小的“庆典”。她全神贯注的开始准备:用热水给茶碗加热,把冒着热气的茶水从一个茶壶倒入另一个茶壶,直到浅绿色的茶水在小白瓷碗里散发着香气的时候,才开始讲述她对电影的那份热情。

    张鹂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2012年起在中国最大的纪录片电影节,也就是广州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工作。在这之前,张鹂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条道路。她在深圳长大,按照父母的意愿在大学期间攻读了国际金融专业,之后在政府机关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是,张鹂对文化与艺术的兴趣并未因此而消散。紧邻深圳的广州一直吸引着她,因为她觉得与年轻的深圳相比,“广州这座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于是,张鹂搬到了广州,并开始在媒体领域工作,2012年加入广州国际纪录片电影节。

很多纪录片导演热爱广州,甚至把广州视为带来归属感的天堂。

    在中国,能有广州这样历史背景的城市为数不多,这是因为广州位于中国南海附近,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通往世界的门户。时至今日,广州仍然是中国最国际化的都市之一。广州有着来自中国各地区以及其他国家的多元文化。如今,很多人仍然是通过源自西方的名字“Kanton”认识广州的,这个名字其实是殖民时代的产物。张鹂觉得广州的开放性非常重要,她说,恰恰是因为广州的开放,才非常适合举办这类电影节。尽管广州人口多达1300万,这座城市的氛围仍然带着轻松,适宜居住。无论是成功的老板、艺术家或者是公务员,广州市的居民都很低调随意,毫不做作。纪录片也有着相同真实与质朴的特点,因此非常适合广州。“很多纪录片导演热爱广州,甚至把广州视为带来归属感的天堂。”张鹂如是说。

    广州是一座拥有历史传统的城市:黄浦区是广州的老城区,分布着19世纪修建的砖石建筑。在静谧的沙面岛上,老人们在广东民乐的伴奏下跳着舞。周末,各个大家庭聚在一起,在广州诸多饭店中的一家享用着早茶,所谓早茶其实是一种广东式的早午餐。但是,广州同时还是一座现代城市。夜晚,高楼大厦的灯光闪耀着珠江两岸,市中心的广州塔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之一。由明星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设计的广州大剧院云集了国内外的音乐大咖。“广州一直是领跑者。”张鹂说。无论是电影还是广东流行乐,这里经常是全国的标杆。广州地区深受附近的香港和澳门两座都市以及多元文化居民的影响。“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广州曾一度影响着世界。当时有很多人要学习广东话,粤语曾被视为是高贵的语言。”张鹂认为,除了每年举办的广交会——全球最大的博览会外,纪录片电影节是广州最重要的国际活动。广州地方政府支持电影节并且信任她的团队。“政府看到我们在做什么,看到我们的价值以及电影节的长远发展,因此对我们的工作也表示赞同。”

    张鹂侃侃而谈,期间还带着欢声笑语。随后,她重新倒上一杯茶,在回答问题之前,思考良久。

新媒体平台非常有预见性,再次改变了纪录片电影的发展,也改变了观众对纪录片的接受。相应的,这也影响到了电影制作。

    张鹂发现,纪录片领域在过去的几年里有了长足的发展。一方面是国家电视台播出越来越多的纪录片,另一方面新媒体也是重要的平台。优酷、哔哩哔哩和爱奇艺等在线视频网站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电影观众。一些影视制作在电视中播出后的反响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是通过社交网络则可能变得举国皆知。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2016 年中国中央电视台录制的三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该片记录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师的日常工作。在爱奇艺平台上,有200多万观众,其中大多是年轻人观赏了这部作品,紧接着这部作品甚至进入了电影院线进行公映。张鹂说:“新媒体平台非常有预见性,再次改变了纪录片电影的发展,也改变了观众对纪录片的接受。相应的,这也影响到了电影制作。”

    张鹂非常重视国际对话,非常乐于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人齐聚广州纪录片电影节,进而促成越来越多的跨国制作。去年,电影节收到了超过4000多部纪录片。“我想,随着国际间合作的不断强化,中国纪录片电影的质量也得到了提升。”国外制作经常在声音与作曲的支持下,聚焦于人们的内心生活,从哲学视角分析人的心理。给张鹂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伊斯梅尔·乔弗洛伊・尚杜提斯(Ismaël Joffroy Chandoutis)执导的短片《黑波》(Dark Waves)。该电影荣获2018年广州纪录片电影节最佳短片奖。“这部电影令我非常惊讶。其中没有展示人、没有展示明确的物体,这部作品实在是太优秀了!我当时想,用这样的方式竟然也能制作出纪录片!”张鹂兴奋地说。她最推崇的中国导演是周浩,并称其为中国的弗雷德里克·怀斯曼(Frederick Wiseman,美国导演——作者注)。“周浩的电影会给观众这样一种感觉:拍摄时似乎没有使用摄像师。影片里的人物以其完全真实的一面示人,看上去对导演是完全信任的。” 

    张鹂视纪录片为珍宝:“我想,对于看待世界的自身视角与自身价值体系来说,纪录片都是珍贵的。”很多纪录片具备的价值很晚才被世人发觉,例如几十年前的一些纪录片就是如此。“通过这些纪录片,今天的我们能够了解几十年前是什么样的,当时又发生了什么。观众的感觉如身临其境。”张鹂觉得,纪录片的这种长远性是非常珍贵的,她最后微笑地总结道:“未来,纪录片的价值才能得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