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乡城专栏:莱比锡
海边的城市:开心,友好而放松

2008年烟台 公园里的瞭望台
© Hang Su

Hang Su搜集网络上的有关家乡烟台的照片,进而研究并理解过去的审美。我们与Hang Su谈到城市的旋律,文化桥梁莱比锡的艾森班恩街以及德国选择党。

歌德学院:你来自山东烟台,在北京和莱比锡学习过作曲。烟台的声音听起来是怎样的?
 
我出生在位于中国东北部的、拥有两百万人口的海港城市——烟台。在殖民地时期,直到1917年,烟台都曾经是英、法、德三国处理领事事务的中心。时至今日,那里还可以看到当时遗留下来的建筑物,比如:德意志帝国邮局。当你沿着那里的海岸漫步时,会听到波浪的拍击声,看到岸边游戏的孩子们以及遮阳伞下的情侣,那感觉就像置身于地中海地区一样。海边城市的音响总是充满了相似的活力——分外明朗欢快,同时又淡定从容。
 
对你来说,莱比锡听上去也一样地明朗淡定吗?
 
假如必须用语言来描绘我对德国城市的最初印象,那就是轻柔与精小。即便是科隆或柏林,在节假日期间,街巷之上也会沉静几个小时。莱比锡成为我在德国落脚的第一站,对我纯属偶然,我来这里并非因为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S. Bach)。莱比锡听起来是什么样的?我喜欢清风穿过树叶的夏日午后,在这里真地可以清晰地听到这样的声音。

  • 2008年烟台 市中心 © Hang Su
  • 2008年烟台 法院区 © Hang Su
  • 2008年烟台 海港 © Hang Su
  • 2008年烟台 从前的使馆 © Hang Su
  • 2008年烟台 海边重修后的景点 © Hang Su
  • 2008年烟台 专科学校的内院 © Hang Su
  • 2008年烟台 住宅楼 © Hang Su
烟台这座沿海城市常常雾气缭绕。在你的音乐和表演中,雾气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2015年时,在较为深入地研究了汉字之后,我的音乐风格发生了变化。自那时起,一种在前景音乐中富有微音调层次感的、循环往复的、朴实无华的表达对我而言变得非常重要。这是一种与我的故乡联系起来的音乐姿态。如果可以进一步稍加解释的话,那么,它就是一种不稳定性的叠加,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现实反映在一片虚幻的表面之上。
 
在现实世界中,莱比锡的艾森班恩街(Eisenbahnstraße)是德国犯罪活动最猖獗的街道之一。你在这条街上和莱比锡城市东部有什么样的个人经历?你为什么选择外瑞(Vary)作为见面地点呢?
 
多年以来,艺术家和大学生们一直在共同塑造着这个城区,我认为这种做法非常好。2012年来,这条街越来越受人喜爱。 外瑞(Vary)是莱比锡具有独一无二经营理念的店铺,那就是:集唱片店与咖啡馆于一身。这个地方具备一个混合的特点,因为人们不必非要在这里买唱片或者喝咖啡。它也是一个进行文化与社交活动的聚会场所。我最看重的是该店的店主,他既酷又随意,这里的气氛也令人愉悦。

莱比锡听起来是什么样的?我喜欢清风穿过树叶的夏日午后,在这里真地可以清晰地听到这样的声音。

沿这条街下去就是注册协会“日本之家”的所在地,它架起了一座联接不同文化的桥梁,并且也启示着你。那么,你心目中的“中国之家”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听说“日本之家”在莱比锡曾经长时间地难以为继。后来,其创建人作出将其从莱比锡的格里斯区(Gohlis)搬到艾森班恩街的决定。慢慢地,然而持续不断地,“日本之家”成为了这条街上受人欢迎的去处。他们还发起了一个公益性质的民间厨房项目。间或地,也举行一些小型展览或者开办有关日本文化和语言的课程。2016、2017年时,我注意到中国运营商在莱比锡开设了几家商店,不过它们常常在经营一两年后就停业了。我认为,中方大多没有为这些经营方案制定长期的计划。在莱比锡的“中国之家”也许应该首先服务于中国人群体。来客们总会怀着不同的理由进入那里,也许大家仅只出于好奇。“中国之家”的理念应该来自于到访者的想象,并且这个项目应该实现和睦邻里的目的。
 
你在德国生活了十一年,在莱比锡也待了一段时间。2017年9月24日举行联邦议院选举时,德国选择党在部分地区获得了20.5%(基民盟27. 5%)的第一选票。你怎么看待来到此地后在你周围所发生的变化?
 
我曾经从朋友的一个熟人那里听说,2017年时,他把第一张选票投给了绿党,第二张投给了选择党。想以此表示,他的立场处于两个党派中间的某个地方。我对这样的选民感到害怕。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某些事情我已经习惯了,比如:在聚会上,几乎没有人和我攀谈,在大街上听到不友好的言论。不过,类似情况也会在不同的城区发生。总体来说,针对种族主义和仇外现象,莱比锡在作出极为积极的努力,并显示出鲜明的立场。几年前也爆发了多次大型的反对“德国反穆斯林化运动”(Pegida)的游行示威,以致有右翼思想的人星期一时不能够在莱比锡市中心集结游行。
 
朋克,滑滑板和跳舞的人,还有骑轻便摩托的男人们。你的收藏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映中国八、九十年代社会生活的摄影作品。你的兴趣因何而起,是什么吸引了你?
 
2019年春节以来,在豆瓣网上不断涌现出展示中国八、九十年代另类生活方式的照片。我试图重拾并理解这段往昔的审美。1980年至2000年期间,我的故乡经历了许多的政治及社会波澜。我当时还太小,无法理解那一切。现在,通过这样的收集活动,我又得以重温那段历史。借着摄影作品,我可以发现哪些社会、审美及文化事件深深影响了我和我的父母。人们可以观察到经济自由如何极大地促进了商业文化,进而快速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与价值观。因为各种亚文化的冲击力没有那么强劲,所以朋克们也不像德国朋克似的具备反法西斯的特性。我当时上学的班里没有一个人滑滑板。直到我离开中国时,那里都还没有大型的街头涂鸦场景。八十年代时,霹雳舞和逛迪厅突然极为流行,就像九十年代时的街头卡拉OK。那时的中国人满怀梦想,人口结构年轻化,他们的生活闪耀着经济增长的光芒。

思尔闻进行了此次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