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王雅
我就要死了

我就要快死了
© 歌德学院(中国)

作者: 王雅

    “我就要死了,贝塔,我们再说一说话,意识到自己就快要死了,我觉得安宁。”

    我在他眼中看到我上一任主人同样的疲惫。那是我无法理解的状态,毕竟,我是有无穷精力的,只要不断电。 是的,我是一名叫贝塔的机器人管家。 这是我服务的第203个人类,这意味着我的前202个主人都放弃了永生。我是被这样设定的,在上一个主人死亡之后,我将被随机匹配给下一任主人。 从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现任主人时,他就是五十来岁模样,这是我服务他的第43年。 我的系统反馈给我,这次服务,也即将终结了。

    他张开微微阖着的眼睛,幽深瞳孔里似乎蕴藏着整个宇宙,我的中央处理数据立马告诉我,他就要陷入回忆了。 “回忆”我检索出我其中几任主人在“回忆”状态下的倾诉。在倾诉后,他们可被检测到的生命指数大多下降了。 “回忆是不安全的”我试图这样下结论。但我不会阻止他,这是我出厂时被设定好的:我们不能干预人类的决策。

    “我出生在2020年,2020,遥远的像历经无数个世纪。我记得那个温情尚存的世界。那时人类还没有实现永生。直到生命之丸被发明。”

    于是 “2020”“生命之丸”自动在我的搜索引擎里键入,那是科技大爆炸的几十年。2034年。美国国家科学院研发出了一种可以使机体定格的药丸。2043~2049年 我和我的同类被制造并投入使用。

    “或许那就是灾难的开始” 我看到主人眼中渐渐熄灭的微光。我的中央数据库告诉我,那道微光的名字叫做‘希望’。据说“希望”是人类最珍贵的东西。 “灾难?”我做好了带主人逃离的启动程序,可惜系统反馈告诉我,没有火灾没有毒气……什么也没有。我收起了应急启动程序,迷惑的继续听下去。

    “2034年,生命之丸被发明。我记得我小时候的那场普世狂欢,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人类已实现永生’。人们当时一定不知道自己是在庆祝灾难。”

    又是什么也检索不到的“灾难”,主人陷入了沉默,良久才继续道:

    “那种药,你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候吞食它,无法撤回,不可反悔。你可以被定格在任何年龄段,你可以永生。是的,曾经人类梦寐以求的永生。”

    “有人选择永生在童年期,有人在青春期,当然,也有一些人选择定格在老年。”

    “当然,也有人放弃永生。”

    “放弃永生”那也是我的前202任主人的选择。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有亲人,不再有朋友,是啊,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们有了你们,足够聪明,投其所好,不犯错,不反驳,我们的生活被照顾的妥帖周到,谢谢你贝塔,谢谢你照顾我。”

    反馈系统第一时间在我的脸上投出喜悦讨好的表情。我的语音系统也被调至欢欣的频道:“这是我应该为您做的,主人。”

    我的回应似乎打断了他。我的电子脑感知到了他又一次的负面情绪。我被设定了最精准的反馈系统,连笑起来嘴角的弧度,都是投其所好的。主人为什么不开心?我又一次陷入为时五秒的迷惑。

    主人闭上眼睛,我以为今天的交谈结束了,准备关闭高度能耗的“深度交谈”模式。主人突然再次开口。

    “当时间是无限的,人与人之间愈发隔绝了。我们不再珍惜,因为有大把时间告诉我们以后还来得及。我们曾以为,科技的发展可以满足我们的全部诉求。”

    我在主人的眼中看到“惊恐”和“懊悔”的情绪,我们机器人就从来没有那样复杂多重的情绪。

    “到我省悟,那种被设定好的机器人的喜欢和有血有肉的真实躯体的喜欢不一样的时候,我已经永远失去了。”

    又是一次为时五秒的困惑,反馈系统告诉我,此时最合适的回应是不予回应。

    “后来人类就越来越孤独了,像我一样孤独。我们被孤独吞噬,却转而又投入到科技带来的短暂麻痹的模式,毕竟,这更轻松易得。”

    检测到“孤独”我的电子脑第一时间罗列了我能为主人提供的全部人机互动模式。各式花样复杂数不胜数的娱乐消遣。 主人并未选择其中一项,只是继续讲了下去。

    “越来越多的人类像我一样,渐渐失去爱人的能力。后来当我身处人潮之中的时候,也不再觉得有人了。有一些思想老旧的人,因无法接受灵魂的退行,先行选择了放弃永生。我眼见越来越多的人放弃永生了。”

    这次主人被检测到的情绪词汇是“痛苦”和“绝望” 我的电子脑又一次罗列出花样复杂数不胜数的人机互动娱乐消遣模式。
    主人眼中的痛苦绝望被量级很高的疲惫取替了。

    “好在,我们依然可以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我们唯一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的机会。这是 人类还可以赢的机会,贝塔。”

    主人可被检测到的生命指数已经降到了最低。 这是我服务的第203个放弃永生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