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冯哲

影
© 歌德学院(中国)

作者: 冯哲

    响雷惊了空气。闪电划破遮蔽大地的黑布,肆无忌惮地将刀尖刺向其跳动的脉搏。

    他躺在床上,电光透过窗玻璃直直地打在他的脸上,鲜有血色的面庞被映得愈发惨白,而眼角那块深红的胎记却被衬得发黑。外面的风很大,穿过窗缝,吹得他的睫毛直哆嗦。
 
    但他依旧静静地闭着眼,动也不动。听不见他的呼吸声,只有被风甩在地上的雨滴噼啪作响。 

    当露水折射出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一切都是安静的。屋外的土腥味一次又一次逼进房间。 他终于睁开眼了,勉强坐了起来,似乎是有些虚弱。周围的一切似乎是那么熟悉,但是又有 说不出的奇怪和陌生。衣架子上的灰尘密密麻麻,偶尔被风吹得抖动几下,却始终没落下来。

    他朝房间外走去,发现屋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没有别人。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唤了几声, 而后将瘦削的身子挪向门口。他把手探向门把。突然,一道黑影压了过来,遮住了门把手, 遮住了生锈的锁孔。

    他心里一颤,惊恐地回头。黑影很快消失了。 “你去哪儿了?你是谁?”他向前跌了几步,大声叫喊着。但周围仍然是死寂。他这才发现房里的一切都有些陈旧了。墙上的壁灯像是忘了关,忽闪忽闪的,把沙发上的猫爪印映得十分清楚。为什么这些东西给他的感觉如此强烈,然而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他晃了神。
 
    这时,黑影又出现了,这次没有躲藏,却是在他眼前闪过,而后纵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他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他想知道为什么这里空荡荡只他一人。

    他立马甩开了门,冲出去追赶那个黑影。黑影移动得很快,可令他意外的是,他居然步 履轻盈,也能追得上黑影。他俩越追越远,直到黑影顿时闪进了一个街角。眼看着就能抓住 黑影了,他毫不犹豫地拐入了那个街角,却突然陷入了一片漆黑中。

    原来那有一个敞口的窨井。急速的下落让他几乎窒息,他眩晕着。 

    暖阳给大地的每一下摩挲都给世间带来不一样的变化,枝头的鸟儿恣意地倾吐着昨夜的 美梦,花骨朵儿咧嘴笑得妖冶张扬。一切都是如此舒服又美好。

    “哇——”
 
    一声婴儿的啼哭伴随着人儿们的欢笑,彻底激活了空气的细胞,冰冷建筑下的一切似乎 都有了生气。孩子长得很可爱:亮亮的眸子,肥嘟嘟的脸,小小的鼻子和精致的唇。唯一扎 眼的就是孩子眼角那一小块深红的胎记,不过这并未让这对年轻的父母对他的爱产生丝毫衰减。他们希望能永远呵护这个新来的小生命,让他永远享受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女人仍然有些虚弱,她半躺在病床上,怀里托着的小婴儿静静地闭着眼,他的鼻翼随着 呼吸微微地一起一伏。女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欣喜和满足。阳光那样强烈,打在床头的空药水 瓶上,赤色的字母亮得甚是刺眼。 

    这里不是市中心,整条街道大部分时间是安静的。只有早晨,着急上班的人们会摁响几 声车喇叭。当守着早点摊的老人小心地揭开蒸笼盖时,“腾”地窜出的白色水汽一下子让围 着摊子的人儿们激动了,他们接过的老人递来的那捧炙热,开启了新的一天。

    他驻足,完全沉浸在这种简单的美好当中了。半晌,他凑上前,也想尝尝老人递出的炙 热。然而,那些人似乎都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说话。他不相信,干脆直接把手伸了过去。 这回他信了,当他探出手时,一切就像幻影,他只眼睁睁地看着,却什么也摸不到!这是哪 儿?他怎么来的这里?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之前眼前一直黑,再睁眼就已经站在这 里了……

    又是一阵晕眩,他感觉时间的碎片不断拉扯着他的神经,眼前不断闪动的相似背景上, 却是越来越多的车子,而后没有了车,是越来越多的人,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喧嚣朝着他 逼过来。翻滚的尘土在远处腾起,灰黄色打在苍白的天幕上,像泼墨画一样,然后逐渐晕染 开来,没有美感,只带来持久的压抑、惶恐和动乱。

    他感觉自己要被吞噬了,下意识地想闭眼。就在那一瞬间,一道黑影闪出,又突然消失 在街角。他才发现黑影闪过的地上有玻璃片晃着眼,赤色的字母映入眼帘。他一怔,像是被 什么突然击中了,立马疯了一样地往街角跑…… 

    他来到病房,阳光正好。婴儿的啼哭伴随着人儿们的欢笑,一切都充满活力。护士一手 握着针筒,另一只手拿起了桌上的药剂。

    他的心一沉,立马冲了上去,企图夺走灌了药水的针筒。依旧是幻影一样,他只是能看 见这一切,什么也摸不到。他好绝望,大声叫喊着,但是根本阻止不了针筒活塞的缓缓推进。

    婴儿闹着,但是药水终是注射完了。留在床头的空药瓶在阳光下亮得刺眼,但依旧能清 楚地看到瓶子上的赤色字母——那是拉丁文,意思是“永生”。他觉得十分疲惫,晕厥了……
 
    一声响雷伴随着闪电在空中肆虐,他被惊醒。周围没有人,他推开门,向着远处的街角 走去。一个黑影跟着他。

    但是这条路似乎变长了,他怎么也走不到街角,眼前却有一个悬崖渐渐浮现。暴雨模糊 了视线,但他仍不停地向前走。恍惚中,他一脚踏入悬崖尽头的迷蒙。急速的下落让他几乎 窒息,但是这一次,他异常清醒。他看见周围布满了和他一样的人。这些绝望的、痛苦的、 不能死去的人,眼里全都泛着诡异的光。
空气是冰冷的,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回响: “我是你的影子。永生,末日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