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微啥?#4
弗洛伊德死亡事件:中国网民对西方反种族主义运动的反应

 
© 歌德学院(中国)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和全球反种族主义运动不仅登上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媒体头条,在中国也成为热门新闻话题。本文概述中国网络媒体对全球相关新闻动态的大讨论,网罗所有热门标签,从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到全球企业应对种族歧视的政策改变等等,不一而足。

作者: 棵小曼(Manya Koetse)

    乔治•弗洛伊德——一个已传遍全球的名字,这名46岁的黑人男子在今年5月警方的一次逮捕行动中被杀。

    弗洛伊德之死在世界各地引发声势浩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激发了全球反种族主义运动。该事件还在美国等多国家引发动荡和骚乱,一些有争议的雕像遭到人为损毁。

    为了声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反对系统性种族主义,众多西方国家组织和企业纷纷发表内容各异的反种族主义声明,并且宣布改变政策。

明尼阿波利斯纪念乔治·弗洛伊德的涂鸦壁画
明尼阿波利斯纪念乔治·弗洛伊德的涂鸦壁画 | munshots摄,Unsplash
     在中国,乔治•弗洛伊德案件及其余波也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并且登上微博等社交媒体网站的新闻热搜榜。

    从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到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包括中美紧张局势升级和香港国家安全法获得通过:今年以来,多宗新闻报道的事件并非孤立存在。

    在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网民讨论新闻的方式往往成为宏观叙述中国及其目前与各国关系的一部分。但这并不囿于政治层面——当谈到中国民众对弗洛伊德事件持续发酵期间的反种族主义运动的看法时,文化背景亦至关重要。

“多么自由的米国”——弗洛伊德被杀事件

    众所周知,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于5月25日发生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发生,当天警方接到一名店主的电话,店主怀疑有人使用假钞。警察到达现场时,弗洛伊德坐在自己的车里,警察命令其下车。

    手无寸铁的弗洛伊德顺从指示下车,但一段由旁观者拍摄的视频显示,警察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面部朝下,并用膝盖压住他的脖子。弗洛伊德频频呼救,痛苦地呻吟道:“我无法呼吸。”

    警察用膝盖顶住弗洛伊德的脖子长达7分钟,这名46岁的男子陷入昏迷,最终导致窒息死亡。

    这段记录警察暴力执法致弗洛伊德死亡的视频一夜之间在社交媒体上疯传,明尼阿波利斯和美国其他地方的民众发起抗议,要求伸张正义。
辛辛那提“黑人的命也是命”民众示威活动
辛辛那提“黑人的命也是命”民众示威活动 | Julian Wan摄,Unsplash
     此后,与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有关的四名警察被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解雇并受到刑事指控。明尼苏达州的紧张局势达到沸点,抗议活动升级为骚乱和洗劫。5月29日,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雅各布·弗雷(Jacob Frey)宣布该市进入紧急状态。

    同一天,CNN黑人记者奥马尔·希门尼斯(Omar Jimenez)对在明尼阿波利斯执行的逮捕行动进行直播,他亦遭逮捕,被戴上手铐,与他一同工作的摄影记者、制片人也被戴上手铐带走。尽管这几名CNN工作人员很快就被释放,但这一事件促使有关当局决定就美国歧视和种族主义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

    在微博上,关于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和美国抗议活动的新闻迅速成为热门话题,各种相关标签应运而生。

    5月底到6月初,关于抗议活动的微博热门标签包括:#CNN报道团队被警方逮捕#,1.7亿阅读量,#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进入紧急状态#,3.7亿阅读量,#美警察压颈致黑人死亡引发抗议#,700多万阅读量,#美国反种族歧视游行#,300多万阅读量,等等。

    #美国暴乱#标签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获得超过53亿的阅读量,引起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

    微博上多篇博文讨论乔治·弗洛伊德被杀事件及其直接引发的后果,并将相关事态发展纳入中美紧张关系的更大框架,指责美国在自由和人权,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和香港形势方面批评中国的虚伪性。

    一条微博热门评论说:“多么自由的米国”,还有人说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人权?”

    评论者对警察的残暴行为表示反感,称警察“冷酷无情”、“残酷成性”。不无讽刺的是,一些人想知道中国是否应针对必须为种族虐待负责的美国官员出台“反种族主义法”。

    共青团官方账号也在微博上分享了CNN记者希门尼斯被美国明尼苏达州巡逻队逮捕的消息,引发很多网民批评美国的“新闻自由”。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平等?自由?民主?”另一名用户写道:“这就是我向往的自由?这就是所谓的自由?”

    一些微博用户分享了他们汇总的新闻资料,其中显示美国官员在工作期间过度使用武力和暴力,殴打并枪杀民众。

    在弗洛伊德被杀事件引发的讨论中,中国网民的焦点集中在对美国的批评方面。不过,也有社交媒体用户对抗议者表示支持。一条热门评论说:“我完全支持美国黑人为法治、平等和自由而战的运动。”这条评论获得超过1.4万个赞。

    一位拥有超过12.3万粉丝的博主写道:“美国爆发的骚乱必将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美国仍然让我羡慕不已,因为当地民众有勇气表达心声,有勇气抵抗。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你们会站出来吗?”

“虚伪的反种族主义”——从《辛普森一家》到黑人牙膏 

     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在全球掀起一波反种族主义的抗议浪潮。与此同时,中国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新的标签,引发广泛讨论。

    弗洛伊德被杀之后,直接谴责种族歧视和警察暴行的抗议者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受赞扬。然而,企业和品牌最近所作的努力——反映媒体、时尚和娱乐界在更大范围内看待种族歧视问题——却鲜少引发中国网民的共鸣。
 
    与新闻相关的标签#动画辛普森不再用白人为非白人配音#是一个例子。截至笔者撰写本文时,这条微博的阅读量已超过9000万。6月下旬,《辛普森一家》制片人宣布,今后将不再安排白人演员为动画中的有色人种角色配音。

    一条具有代表性的评论说:“妈的,(好像)你根据声音就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白人?!”其余许多评论则表示:“有毛病吧!声音也分黑白?”

    “那直接全部蓝色吧,”另一位网友建议。某网友写道:“他们(辛普森一家)都是黄皮肤,为什么不用亚裔配音?虚伪的所谓反种族歧视。”

    其他网友也认为,此类措施只强调种族差异,而非打击种族主义:“越是这样越感觉看重种族区别,何必呢!”

    联合利华和法国化妆品巨头欧莱雅集团宣布,旗下产品将停用“美白”“白皙”等宣传字眼,其他品牌则下架部分美白产品,这些反歧视措施也在微博上引起广泛关注,(#欧莱雅停用美白宣传语#,1.1亿阅读量)。
广告
广告 | 截图
     “过了吧”“不至于吧”“大可不必”,许多评论者认为,并补充:“这个跟种族歧视没多大关系吧?”“变相的歧视”。

    有用户反映:“每个种族有不同的审美追求,每个人也有自己的审美,黄种人就是有很多人以皮肤白皙为美。怎么你就不怕歧视黄种人了?”

    值得注意的是,微博上对此类措施的批评立场随处可见,并不局限于一般性评论;从新华社到新浪微博超话社区,发布这些新闻文章的媒体在其帖子中还使用了“思考脸”或“惊讶”的表情符号,表明了这些媒体对相关事态发展的某种责备态度。
中国媒体在报道西方品牌的反种族主义政策时,经常使用沉思/惊讶的表情符号
中国媒体在报道西方品牌的反种族主义政策时,经常使用沉思/惊讶的表情符号 | 图片:新华社关于欧莱雅的报道截图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品牌对反种族主义运动作出的反应也在网上引发讨论:高露洁宣布全面评估审查旗下的中国市场牙膏品牌“黑人牙膏”,因为该品牌包装上印着一个黑人男子。

    讨论这条新闻时使用的标签包括:#黑人牙膏成美反种族歧视受影响最新品牌#和#高露洁考虑将中国市场黑人牙膏改名#,1.1亿阅读量)。
黑人牙膏在中国家喻户晓
黑人牙膏在中国家喻户晓 | 图片源自新浪微博
     黑人牙膏是中国一个土生土长的品牌,属于拥有87年历史的上海好来集团(Hawley & Hazel),在中国家喻户晓。对这条新闻的普遍看法是,许多人不明白该品牌改名对与社会不公正作斗争有何帮助。

    一位网友评论道: “哪里种族歧视?哪里(对黑人男性)有种族偏见?”  

    美国最大的银行摩根大通正从其内部技术材料和代码中删除“主”、“从”、“黑名单”等技术术语的消息也在微博上遭到批评(#摩根大通停用黑名单等术语#),一些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疯了”,认为此举类似于某种“文字狱”。

    在最近一篇讨论相关事态最新进展的微博中,博主乌鸦校尉(@乌鸦校尉)写道,牵涉的品牌和企业“是挥着‘政治正确’的大棒挨着谁打谁。”

    “美容产品广告夸大事实才是真正需要整改的,”另一条热门评论提到。  

“过度的政治正确”——反对西方反种族主义政策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环境下,网友显然是以一种与英语社交媒体截然不同的方式讨论西方国家最近的反种族主义运动。尽管许多品牌和企业最近采取的反种族主义措施在推特或脸书上招致了褒贬不一的评论,但微博上的普遍观点似乎是,这些措施“很虚伪”,“太过分了”,“没有必要”,“毫无意义”,认为这些措施强调种族差异,而非平等。另一种普遍存在的观点:大家好像过度关注反黑人种族主义,却忽略了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

    此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对种族主义的不同观点就曾引起广泛关注。一个值得关注的例子是2016年俏比洗衣粉广告。在这则广告中,一名黑人男性被扔进洗衣机,在“清洗”过后变成一名中国男性。这则广告在中国境外引起争议后被撤下。
引发争议的俏比广告截图
引发争议的俏比广告截图 | 截图
    引述当时中国社交媒体上一条具有代表性的评论:“西方媒体将他们的‘种族主义’概念应用于(这则广告)。事实上,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白人’与‘黑人’或‘亚洲人’相对立的概念,认为不存在所谓劣等种族之说。”     
                                                                                           
    在2018年央视春晚一个反映中非关系的小品中,刻画了一名中国女演员演出期间,把自己的脸涂上黑色。这段表演引起外国媒体恐慌,而中国网民却不以为然。
这部备受争议的小品中有一位把自己的脸涂成黑色的中国女演员
这部备受争议的小品中有一位把自己的脸涂成黑色的中国女演员 | CCTV
    这种态度和一般性评论似乎表明,种族主义或歧视在中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或者很快就会式微。事实是这样吗?

    当涉及到反亚裔种族主义时,种族主义和歧视问题在中国绝不会消失。纵观近现代史,中国人一直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近年来,中国人由于时常感到遭受歧视而表达愤怒并集体发起抵制运动,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例如,意大利奢侈品牌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曾发布一段宣传视频:一名疑似中国人的女子用筷子吃大块意式香炸甜卷,动作笨拙而略带傻气。中国社交媒体上的许多网民称这段视频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网络曝出网友与疑似杜嘉班纳设计师斯蒂芬诺·嘉班纳(Stefano Gabbana)的私聊对话,对话中嘉班纳言论涉嫌辱华。此后,该事件成为2018年微博最热话题之一。 
杜嘉班纳的宣传片截图,该片段被中国网民视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在2018年引起巨大争议
杜嘉班纳的宣传片截图,该片段被中国网民视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在2018年引起巨大争议 | 截图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还导致美国等国家出现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这一现象最近成为中国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引发网友愤怒,纷纷呼吁平等对待亚裔人群。

    那么,中国大陆本土的歧视和种族不平等现象算不算一个大问题呢?当然。除了不同类型、不同形式的各种歧视——地域歧视便是其中的例子,在中国还有许多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的例子。微博自2009年上线以来,针对非洲人的种族歧视一直是该平台上持续出现的问题(例子例子)。
今年较早时,广州一家麦当劳餐厅张贴告示“黑人不得入内”,引发国际社会愤怒
今年较早时,广州一家麦当劳餐厅张贴告示“黑人不得入内”,引发国际社会愤怒 | 截图
    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反对歧视在华非洲人的声浪日益响亮。当时数百名居住在广州的非洲人被驱逐出酒店和公寓。此前,广州政府针对当地非洲籍人士采取了强制性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措施。今年较早时,广州一家麦当劳餐厅张贴告示,称“黑人不得入内”,引发国际社会愤怒

    总而言之,中国的确存在种族歧视,该现象并没有式微的趋势。中国的社交媒体以截然不同的视角讨论西方的最新事态进展,这在很大程度上促使网民反对欧美反种族主义政策及其对媒体、政界和企业界的掌控。
 
    这并不意味着弗洛伊德事件在中国网民心中的可怕程度亚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歧视。社会不公和不平等是中国社交媒体上老生常谈的话题。对许多中国网民而言,这些现象牵连重大,相关新闻报道总能引起热议。
然而,西方的反种族主义行为对种族相关的礼仪以及对语言、意象和行为方面孰对孰错的关注,往往被中国网民认为矫枉过正,或者在实际打击社会不平等现象方面毫无用处。

    这些反应与当前地缘政治态势以及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有着很大关系,但在更大程度上是基于以下事实:与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在(反黑人)种族歧视问题上需要从不同的历史、文化和社会背景来解读。

    中国独立新闻评论员、独立学者郭松民最近不时发布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帖子。7月初,这位著名的左派时评人在微博里发长文,表示中国网民的反应是基于中国与大多数西方国家不同的一个事实,即“和欧美相比,中国既没有蓄奴的历史,也没有殖民非洲的历史。事实上,中国不是移民国家。”

    最后,一些网友表示,他们能够理解欧美企业最近在本国市场采取的反种族主义措施,但也认为,这些企业不应该将自己的政治正确强加于中国市场。

    最近的一篇微博重申了微博上许多网友的观点,认为在中国的黑人牙膏不应改名,而化妆品品牌应该继续向中国市场供应“美白”产品。作者表示,在中国,这些颜色、文字和意象的内涵与西方不同。文中写道:“欧美化妆品公司要是真的尊重全世界范围的民族和文化多元化、多样性,就应该同样尊重和正视东亚人的文化和审美。”

    至于反种族主义运动最终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市场,以及这场运动将如何——以及能否——改变现有对种族主义的观点,我们仍需拭目以待。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的激烈讨论仍在继续。对于一些微博评论者来说,当前形势似乎足够明朗:“美国式的政治正确在这里毫无意义。”